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我还爱你,只是你早已不在

我还爱你,只是你早已不在

前言:

我们在一辆公交上,我要提前下车,我像往常一样尊敬地对你说:“爹,我走了啊!”

父亲还是以前的父亲,穿着生前常爱穿我常手洗的上衣,留着生前常爱剪得平头,还有那一双很深邃很明媚的眸。

这是我晚上梦中的一段,醒来后我已泣不成声。

转眼,父亲已经离开人世将近五个年头,我早已脱落成今天这个温暖、向阳而又美好的女子。事实上,在生活工作的某个时间点,其实我还是那个悲伤、感性、没有安全感的孩子。

即使如此,我也会凭借着光与信念永不停歇的艰难地向前走。

1

前几天,大学期间交谈的男朋友鹏回头找我复合,前提是必须让我跟他去北京。

这件事本身对我,并没有任何的刺激,但刺激我的是有关爱情的东西。

鹏是唯一一个见证了我人生最低谷的男孩,5年前我大二,鹏大四,我们结识于网络。

那个时候,我的父亲病情严重,冒着大雪纷飞我连夜从学校跑回来照顾父亲。

由于父亲的病情与日俱增,我实在无法发泄自己内心的忧愁,便在网络里与鹏相识。

鹏在手机的另一端悉心地安慰我,开导我,教导我。

直到父亲去世的第三天,鹏冒着皑皑白雪见了我。

也许也是因为那一面吧,鹏无可救药的爱上了我。

后来,我们就在一起了。

我在保定,他在太原。

2

初春,我们都踏上了回各自学校的火车。

因为是异地,我们经常QQ聊天,为了节省话费,我们也常常用手机飞信互诉衷肠。

13年3月14日我生日,我在微机房写了一篇日志,那个时候刚好父亲去世四十来天,我着实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鹏便给我订了去太原的火车票,想让我出去逛逛公园、踏踏春、放松放松。

第一次来到又一个陌生的城市,到站已经十点多了,鹏很贴心为我备了小米粥和包子。我见到他时,他乐呵地从怀里取出了为我垫腹的粥和包子,满是心疼地说:“快吃点,我怕它凉,就在怀里一直捂着。”

这是我和鹏的第二次见面,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很饱,尽管颠沛流离,尽管路途遥远,我的内心却很撑很撑,也许就是那种很饿但不想吃东西的状态吧。

3

鹏在深夜里,第一次牵起了我的手,是为了赶最后一班公交车而不得不在春风中奔跑。

我们到了鹏提前订好的小旅馆,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和男人待的旅馆。

看的出鹏很细心,鹏把自己在学校洗干净的被罩和床单都拿了过来并铺好,还特意为我买了牙刷和牙膏,还把他在学校的香皂毛巾都一起拿了过来。

此时,已经深夜十二点,鹏已经换了旅馆的拖鞋,但鹏的手机短信像轰炸了般,是因为他们宿舍的哥们得知我要来,所以都很邪恶。

而我却执意让鹏回学校睡了。整晚的我,除了不敢睡,就是睡着后被噩梦惊醒。

最后的最后,我才知道,鹏担心我一个人在小旅馆里不安全,他自己在旁边又开了一间房。

4

第二天一大早,鹏给我买了各种好吃的以及要去动物园喂小动物的各种食品,我们在明媚的阳光下出发,在春风肆意昂扬的傍晚回来。

太原的春天风沙很大,我有点水土不服,也有点休息不好,到了旅馆我就累得躺下了。

此时,鹏执意要拉我起来回学校去吃鸡公煲。我躺着没理会。

后来,鹏轻声轻语地征求我同意:“我可以亲一下你吗?”

我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就这样,鹏第一次亲吻了我的脸颊。

在鹏的学校吃完饭,我们在学校里转了半天,他给我介绍完学校的每一草每一木后便送我回到了小旅馆。

鹏回到了学校住宿舍,因为第二天早上他还要家教一个四年级的小学生。

5

第三天中午,鹏家教完踏着明媚的阳光在小旅馆下和我会和,此时我把小旅馆所有属于鹏的东西都打包了下来。

一起吃了饭后,我便订了动车准备回保定。

鹏送我去车站,陪我逛街,陪我吃最贵的吃冰激凌,还说非要给我买一件好看的衣服。

当时的我,站在以纯的镜子前,其实我是自卑的,是丑陋的,但鹏依然把我当做手心里的宝。

本来想在进车站的前一秒偷偷地吻一下鹏的唇,可惜最后由于赶时间匆匆忙忙进站了。

后来,我们俩就真的像这样越走越远。

6

我和鹏在一起,陪他考了一次研,陪他考了两次公务员,最后的我们就像成绩一样,不知为什么就这么沦落到和平分手的地步。

后来我去翻他QQ空间的留言板,发现在我们冷战期间,有一个女生跟他留言,说他们已经在一起三个月了,而鹏还跟她回复,说什么赴汤蹈海都要珍惜维护好他们的爱情。

那一年,我在北京,我在夏日的热风里呵呵了好久。

而现在,鹏又回头来找我了,是因为去年他终于在他27岁生日的时候考上了北京空军的事业编,而部队里,都是有钱有权,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奋斗。

现在回到家,家人都在催他赶紧找个对象,所以他觉得凭他现在的光环,一定可以收拢我。

没想到,我竟这样滑稽的拒绝了他。

情人节又回头找我,我依然决绝地选择不理睬。

前面已经说过鹏回头找我这件事,本身对我没有任何刺激,刺激我的是你的爱情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以前我觉得我和鹏之间的这段感情真的很纯真,所以就算他出轨我也没有让他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但是已经没有爱情了再回头是个什么鬼?

仅仅是因为年龄大了被逼婚?还是一因为我太天真太善良?!

后序:

这几天频繁的在做梦,频繁的有梦见父亲,而梦里的父亲,依然是活着的那个父亲。

是的,我还爱你,可是你却早已不在,即使你不在,但你依然会在梦里陪伴我。

我爱您。

至于鹏,就让他留在记忆里吧,对于爱情,慢慢来。

我相信我一定会遇到一份爱,这份爱就像父爱一样,深沉、永久,永不停歇,而我也会永不停歇的向着光大胆地走。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qgtp/279.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