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城里漂亮女孩嫁了农村凤凰男,小姑子做了件事她才知进了火坑

城里漂亮女孩嫁了农村凤凰男

一、借钱

“你真的不能再拖了,你需要立刻住院把囊肿做了,现在都那么大了,以后怎么生孩子!”

“可是医生我最近没时间啊,每个月都要出差半个月。有没有什么药可以保守治疗,不用做手术的。”

“工作重要还是命重要?你经常出差在外,万一不小心有个什么闪失,囊肿撕破了呢?很疼的,你不怕死在外面啊,人生地不熟的。”

“医生,我再想想吧。”

“我先给你开点药,但是不要做剧烈动作了啊。”

丁丁拿着药,拖着疲倦的身体缓缓走出医院。她抬头看向蓝色的天空,零散地点缀着几朵白云。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有好好看过这周遭的事物了。脑子里的生活应该是美好的。

丁丁拨通电话:“大成,医生要我做手术,你看看能不能给家里借点钱吧。”丁丁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关于钱,她再也没有力气去指责大成什么了。

晚饭后夫妻二人面对着电视,多一句话也没有,许久了。丁丁问:“你打电话回去了没有?”

“打了,他们说只能尽量凑凑,今年收成不好,卖不出价。凑到了打电话给我,我回去取。”

“大成,咱们聊聊。”

“你说吧,我听着呢。”

“你别每一次聊聊都是这副受迫害的样子,我还没把你怎么样呢!你是我丈夫,我心理难过的时候就想跟你说说话,不可以吗?”

“可以啊,我听着呢。”

“你都快变成我的下属了,就像领导下达什么任务一样,你就乖乖地听话执行。”丁丁一下子哽咽起来。

大成搂了搂丁丁:“好了,不生气了,我知道你心里压力大,都熬出病来了。”

“你说怎么办,每个月还了房贷信用卡,生活费刚刚够,要是住院了,手术费不说,连工资都没有,你一个人怎么扛?”

“我再想办法去借点吧。”

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每个月大成都会坐班车会家里去看看父母,这是丁丁规定的。她不希望两个老人在家里孤独,有时候他们凑不到一块儿休息,所以就让大成每个月回去一趟。

如期,大成回去住了一晚回来了。

丁丁下班回到家,看到大成沮丧的样子,问:“怎么了?”

“家里农忙,没有时间去市集,就没取钱。”

“哦,没事儿,下个月去就行了,我还能拖一拖。”丁丁拍拍大成的肩。想要安慰几句,但又不想多说什么。她还能说什么呢?既然家里说了凑钱,应该多少会凑点儿的。

丁丁按照医生的嘱咐,每天按时吃着药,小心翼翼不让自己动作过于剧烈。

第二个月,大成又回去住了一晚回来了。丁丁这天很开心,心想着应该多少拿了点钱回来。大成很晚都没回家,丁丁想打电话,又怕他在应酬,不敢打扰,就在家等着他回来。

等到晚上十一点,丁丁熬不住了就进卧室睡觉。第二天一早醒来,大成在身旁酣睡。丁丁看了一圈家里,没有什么是多出来的。心里大概有底了。

下班回到家里,两个人继续面对电视一句话也没有。

“钱呢?”丁丁忍不住还是开口问了。

“他们取了,说,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回去,前两天堂弟要学车,家里借给他去学车了,本来说这两天还,结果没还。”大成不再说话。

丁丁走到阳台,看着32层外的风景,歇斯底里地喊了一句:“张大成,你个王八蛋!你们全家都是王八蛋!”

大成惊恐地看着丁丁,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知道自己真的没有理由说什么,这两年,丁丁吃的苦,受的委屈比谁都多。

“大成,我们离婚吧。”丁丁转身对大成说,“离婚吧!”

“我们都困难那么久了,再咬咬牙就挺过去了。我再想办法去借点儿。”

“你怎么借?去哪里借?再咬咬牙就挺过去了?说的容易,你长一个囊肿给我试试?你每个月出差20天试试?”丁丁咬着牙吐出这几句话,晕倒了。

大成吓坏了,连忙送丁丁去医院,送进了抢救室。大成不敢给丁丁爸妈打电话,夜深人静的,他们心脏不好,别吓出毛病来。

大成一个人在医院守着,前前后后地忙着交各种费用,手里紧紧攥着两张余额不到一万的信用卡,怎么够刷。大半夜的跟谁借钱?

大成抱着头揪着头发扯,心里想着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还是控制不住发抖的手脚。

丁丁出来了。

“医生,我老婆怎么样?”

“囊肿破了出血。血是止住了,但是囊肿没取呢。她平时看的医生是谁,赶紧联系问一下情况吧。也好会诊。”

大成蒙了,这才意识到,丁丁平时去哪家医院看病,看的哪个大夫都不知道,连她每次复查都没有陪伴着去过一次。

他生平第一次那么慌张,是先借钱交住院费?还是先打电话给医生?还是先安慰丁丁?

大成脑子一片空白,自己是平日连感冒都没得过医院都没进过的人,现在只能抓瞎。他一点主意都没有。掏出手机,拨通了丁丁家的电话。

凌晨一点半,二老带着钱赶到医院,看到大成在门口等着。丁丁妈上来就给大成一记重重的耳光。然后又是办理住院手术又是安慰丁丁又是找到医生号码打电话去了。

丁丁爸心脏不好,每半年住院复查一次,都是丁丁妈照顾着陪守着,办理这些事可以说轻车熟路的。

大成扶丁丁爸坐下,丁爸摇摇手:“大成,不是我说你,你,你,你……”

“爸,你快别气了,快坐下,你心脏不好,别激动。”

丁妈打完电话,瞅了一眼大成,进病房照顾女儿去了。大成心里清楚,丁妈多一句话都不想跟自己说。这两年,她早已把自己的软弱看得透透的。

大成扭捏着走到丁丁身旁,丁丁把头扭朝一边,泪早已模糊了脸。大成不知道该说什么。

“爸妈,我送你们回去吧,接下来我知道该怎么照顾丁丁了。”

“你现在才知道该怎么照顾啊!我问你,丁丁身体不好你知不知道?”丁妈火气很大,扯开嗓门就骂道。

“知道。”

“你还有脸说知道,知道她身体不好,你早干吗去了?”

大成还是一贯地沉默,每次和丁丁吵架,他也总是这样的表情,像是被迫害,又强装坚强一样。紧皱着眉头,紧闭着双唇。

“妈,你们回去吧,我爸身体不好,这里又是医院,大半夜的,能不能安静会儿。”丁丁开口了,这才安静下来。

送走了丁丁爸妈,大成回到病房照顾丁丁,此时的丁丁已经虚弱地睡去。

大成两行泪滑下来。

二、婆家

大成生长在农村,是个要强懂事儿的孩子。从小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所以很能吃苦,对父母也总是有求必应,非常孝顺,从来不跟家里诉苦。当初丁丁就是因为看中他没有城市里男孩的娇气和任性,也很懂事孝顺,就答应和他在一起了。

当丁丁第一次去了大成家,感觉到用来没有接触过的环境,觉得大家都很淳朴真诚,一个大家庭和睦又温馨的。心想这样的家庭出生的孩子,性格基本不会有缺陷,就更加认可大成了。

丁丁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虽说家庭不是特别富裕,但是从小被父母宠爱着也没有缺过什么。丁丁爱笑,爱奋斗,总是傻傻地灌输很多鸡汤给大成,大成喜欢她这样坚强独立的性格。

俩人爱得死去活来的,以至于丁丁家里反对,也没能阻止他们的爱火。大成家倒是乐呵呵的,全村都传着:“大成出息了,找了个城里的对象,还是个大学生,大成爸妈可以享清福了。”

他们心里美滋滋的,完全没有想过这句话后面的伏笔。

丁丁要给大成一个温暖的家,大成则许丁丁让她一生幸福开心。两个人披荆斩棘,过关斩将,面对着各种结婚前的考验。

大成爸妈诉说着农村的穷苦,买不起房子。迫于丁丁的压力,父母无奈,最后丁丁家给买了房子,但是条件有限只能付个首付。于是他们变成了房奴,每天乐呵呵地幻想着这个家以后会有多么的温馨幸福。

丁丁想大成的父母就是自己的父母。所以结婚后,丁丁辞去了原来的工作,想找一个能够周末双休的,这样就可以每个月陪伴大成一起回家看望老人。

每次回去,都买好多衣服,营养品。婆婆说:“呀,回来就好了,还带什么东西?”

“我们不要你们每次回来带东西,也不要你们拿什么钱给我们,只要你们逢年过节的回来一趟,看看我们,就好了。”

丁丁幸福得一塌糊涂。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大半年。直到那天的一通电话,他们的生活开始被改变了。

“妈,什么事儿啊?”

“挺好的,你在上班啊?”

“没有,什么事儿你说吧。”

“你不是在单位里上班嘛,听说你们那个单位工资挺高的。小凤不是还没有对象嘛,你给看看有没有条件好点的,介绍一下。”

小凤是大成的亲妹妹,高中毕业,模样还可以,就是瘦小许多。“我们这里都有对象了,行,我留意下吧。”

后来丁丁只要是男同事,就会立刻想到有没有合适给她介绍。有一次还真是遇到个单身男孩子,模样条件都挺好的,人性格也不错。丁丁给他说了这事儿,他很乐意去见一下小凤。

后来见了,小凤告诉丁丁,她不喜欢。丁丁傻眼了,那么好的小伙子。小凤说他那是家里有钱,又不是自己有本事赚的,她想找个有本事又上进又对自己贴心的。而且她嫌这男的太臃肿。

丁丁心想,人家哪里是臃肿,明明很标准好吗,难不成你还想找个跟你们兄妹一样瘦小的?丁丁干笑两声没再吭声。从此以后再也不给她张罗对象了。

回到家里就问大成:“小凤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怎么了?”

“没什么,妈不是让我给她张罗个条件好点的对象嘛,她说喜欢成熟稳重会疼人,又会赚钱有本事的。所以问问你啊,你们毕竟亲兄妹嘛。”

“管他的。”大成嘴上这么说着,丁丁却看出了他的愉悦,毕竟他还是挺心疼这个妹妹的。丁丁觉得嫁对人了,对家人这么好,又懂事又孝顺。

没过多久,丁丁接到小凤的电话,“嫂子,我这个月没钱交房租了,能不能来你那里住一段时间?”

“啊,哦,那,行吧,那你的家具这些怎么办?”

“我打电话给搬家公司拉过来吧。”没等丁丁说完电话就挂了。丁丁有种不祥的预感。

从小娇生惯养的丁丁从来都是一个人住一间房。她不适应这种农村式的群居生活,谁来了都可以往自己床上睡一觉,谁都可以往自己家里住一阵。就连刚结婚那会儿跟大成躺一张床上,都适应了很久。

看着她的这些行李,这哪是过来住一阵,简直就是永久进驻啊。丁丁的洗漱间被她大大小小的化妆品沾满了。洗衣机里永远都是她的脏衣服。电视遥控器永远在她手里。

丁丁就一直这么迁就着,心想差不多她找到房子就搬走了。

过了半年,她还住着呢,并且开始慢慢地嫌弃丁丁做饭不好吃,太淡了;嫌丁丁家务做得太勤了,妨碍她看电视。

丁丁有时候洗衣服总看到洗衣机里塞满了她的,就顺便帮她洗了。回想起来,这半年都是她在帮小凤洗衣服。

那天小凤打了个电话来,很自然地说:“嫂子,我今天加班回去得晚,你帮我个忙,帮我把洗衣机里的内衣裤洗一下啊。”

丁丁炸毛了,这个她绝对接受不了。自己打小都没帮父母洗过内衣裤,没帮老公洗过内衣裤,为什么要帮她洗?丁丁本来就很讲究私人空间,私人物品,也爱干净,上次小凤翻了她的柜子,戴了父母结婚传给她的玉镯,她都忍了。

但这次……

“不洗,你自己的内衣裤自己洗。”

“哎呀,好嫂子,你就帮我一下了,明天我还得加班,没时间洗。”

“我也要上班的,每天回来还要伺候着你们,我自己父母我都没伺候过他们呢。”丁丁冷冷地说。

“你结婚了呀!结了婚的女人不是都这样的嘛,你不会还没习惯吧!”

“结了婚就要伺候你啊?你是我公公婆婆吗?”丁丁没好气地挂了电话。

第二天,小凤收拾行李,大成问:“你这是要去哪儿?”

“你家那口子看不惯我,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摔门就走了。

“大成,你信吗?”

“不信,这段时间你辛苦了,我都是看在眼里的。”

丁丁笑了,觉得自己终于终于自由了。

可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小凤再怎么无理取闹,大成从来都没有指责过她半句不是,反而是第一时间哄老婆,说几句辛苦了。她更不会想到,大成连重话都不敢跟妹妹说。

过了一个月,大成上交工资的时候,丁丁发现不对劲了。

“大成,你这个月才一千块钱啊?”

“有个事儿忘了跟你说,小凤搬走的时候不是没钱嘛,我也没钱,就把信用卡借给她了。”

“什么?这么大的事你都不告诉我!你不怕她把卡刷爆了?”

“她就是对付两个月,能用多少钱?”

“你……”

后来的每个月,大成上交的工资越来越少,丁丁去查了消费记录,这一查,点燃了丁丁的暴脾气。她立刻打电话给大成:“张大成,信用卡爆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多少钱吗?五万!五万!你那好妹妹都用来干什么了!”

“你别激动,我已经把卡拿回来了,我们慢慢还分期就好了嘛。”

“凭什么啊,花了我的钱,还得我给她还债?”

“都是一家人,她不会那么不懂事儿,我会让她还的,啊,你别生气了。”

“去他妈的一家人!张大成!结了婚!我才是你的家人!婚后的财产属于共同财产你知不知道!家里的每一分钱都需要尊重我的意见!”

丁丁挂了电话,打给小凤,电话那头却传来:“此号码不存在……”

丁丁气坏了,打电话给婆家:“妈,你知道小凤电话吗?我找不到她。”

“不知道啊,怎么了?原来的打不通吗?”

“嗯,我有事找她,没有就算了。你们最近怎么样。”

“唉,还不是老样子,今年菜不好卖,你爸身体又不好,我也不好啊。你们有时间就回来看看吧。”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可怜的丁丁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从来没有听他们问候过一句自己的父母,也从来没有听他们关心过一句自己,打电话都是说他们不好。也就只有第一次买了东西回去,他们说不要拿钱买东西,回去了看看就好。

丁丁竟然傻傻地当真了,每次都是空着手回去,每次都是重复的话。

原来他们这是在说,拿点钱回去啊。

三、吵架

每次回去,自己父母总还买些东西,托自己带回去问候二老,可是他们却从没有问候过自己的父母一句。父亲住院的时候也不曾打过一个电话。买给他们的衣服,也不见他们穿过。

有时候他们主动打电话来,都是这谁谁谁又有事儿了,要丁丁帮忙,那谁谁谁又来城市里打工了,到丁丁那儿住几天。最离谱的还有一次打电话说希望丁爸托关系帮哪个小堂弟找学校读书,说跟着丁丁混会有大出息。

她听到的时候苦笑着,难不成以后全村老小还要来投奔我吗?到底是嫁女儿还是招女婿啊。这家人尽想着怎么占便宜,难道因为自己在城市里长大,娘家就成了所有人的靠山和希望了吗?

自己的父母也是靠领着退休工资过日子,就算家里有点钱,那也是父母自己辛苦挣来的。关他们什么事啊?

而且这些电话都一个劲儿打给她,从来不打给大成。一件件一桩桩事情都在让丁丁帮忙,让丁丁家帮忙,却从来不懂得感谢,也不明白别人的辛苦。

丁丁心想,这群喂不饱的狼啊。

每天吵架的生活接踵而至,频繁得不能再频繁了,今天为了这个吵,明天为了那个吵。偏偏每次大成都是沉默,皱紧眉头,紧闭双唇。渐渐地丁丁已经不想跟他说什么了,看到他的表情心里就烦。

小凤跑去深圳打工去了。留下丁丁、大成还那五万块钱。丁丁本打算要个孩子的,可是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经济负担,她犹豫了,胆怯了。

大成始终不愿意跟家里开口提这事儿,更不愿意跟家里说拿钱还信用卡。在他心里,最苦的,最艰难的,永远是他那刁难磨人的父母,永远是他那不愿意努力,想天上掉馅饼的妹妹。

她不敢想象生孩子面临的各种费用,生完孩子带孩子,谁带?自己病怏怏的父母?还是大成家。她能指望谁呢?

丁丁看中家庭教育。这一年下来,这个所谓温馨和睦的大家庭在她眼中早已千疮百孔。孝顺的大成根本就是软弱胆小,害怕父亲。如此的男人,如何敢把孩子的命运教育交托给他?再看看婆婆,那么宠溺小凤,怎敢把孩子交给她带?

带出来的孩子要么就是大成那样胆小无能,要么就是小凤那样,好高骛远好吃懒做,脾气又不好。自己带孩子,房贷信用卡怎么办?自己不能工作没有收入,光靠大成那点薪水,还完房贷信用卡就只能吃饭了。

他们家帮助是不可能的,要真有心,早就帮了。当初买房子还贷款的时候,公公曾豪言壮志以后每个月会帮助他们一起分担压力的。可这一年下来,一个子儿都没有。

而这点点滴滴,大成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能怎么办呢,只能看着,只能记着,然后过后又去哄丁丁。他就是没有勇气,没勇气面对父母苍老的脸,没勇气开口跟他们提钱。

渐渐地,丁丁不愿意和他们一家人来往了。丁丁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就是无边无际的谩骂和指责,她这个做媳妇儿的如何不称职,做人如何不厚道。要不就是逼迫穷人。虽然没有直接打电话责骂丁丁,但是总是有人把这些风声吹到她耳朵里,灌进她心里了。

丁丁变得越来越强势,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她不想接受这样的家庭和命运。她拼命在工作线上,熬坏了身子。强烈的自尊心又时刻提醒着自己,不可以把烦恼带给自己的父母,不可以开口借钱,家里的事不要带到外面去。

婆家还会时不时地打电话来托丁丁办事儿,一开始丁丁还是难以拒绝接电话,但是接起来找各种理由推脱。毕竟对他们再怎么不满,还是得有礼貌地尊重长辈。

是的,丁丁就是太把他们当长辈了。所有事情只能跟大成吵,大成也只能忍着,哄着。丁丁有时候在想,这段婚姻才多久,就几乎看到了头。可是当初自己一意孤行非大成不嫁,八匹马都拉不回来,还跟父母闹离家出走……

现在的丁丁,觉得自己可笑。

她想过和大成离婚,可是又觉得大成真的对自己好,虽然家里来人会装出大男人主义的样子,只会自己端茶递水,但是平时却能俯下身给自己洗脚。想到这些,丁丁又不忍心。

大成喜欢孩子,他们曾想过生个可爱的孩子,一家其乐融融。毕竟现实的残酷让丁丁放弃了这个念头,就算要孩子,也不是现在。可是以后要孩子,自己年龄越拖越大,带孩子的困难再一次缠绕着她。

多少个夜里,丁丁独自一人哭醒。每次回娘家看父母,也总是告诉他们自己很幸福,让他们不必为自己担心。她的委屈和艰难,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她害怕看到父母担心焦虑的神情,她更害怕去面对当初信誓旦旦的不言后悔。她真的想说自己后悔了。

她告诉自己要坚强一点,每个人生活都不容易,自己能够挺过来的。于是每天给自己灌着无数的鸡汤文,给自己加油打气。直到体检的时候才得知自己得了卵巢囊肿,医生说现在还不算大,但是会慢慢地长大,如果一直不治疗,很可能会影响生育,但是治疗也需要坚持,有的人会好,有的也不见得会好,最好还是做手术。

从那个时候开始,丁丁需要靠吸烟来缓解压力。而且有时候是两天一包烟。丁丁之前有想过不打算生孩子了,因为实在无力照顾孩子,也不能保证给孩子一个健康的家。他们会吵架,孩子会被爷爷奶奶影响。

但是想到真的可能不能生的时候,丁丁又憧憬着要是能够有一个可爱的宝宝,又会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她忍不住渴望看到一个生命的诞生,想要参与这个生命成长的过程。

但是一切都不会有想的那么简单。丁丁纠结着,犹豫着。

她跟大成商量,“如果我不打算要孩子了,你还会跟我在一起吗?”

“怎么了?”

“医生说我得了卵巢囊肿,虽说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会影响生育。”

“没事的,我们可以找大夫看好的。”

“我是想,我们现在没有钱生养孩子,带孩子也是难题,要是等两年身体好了,我也差不多三十岁了,那个时候如果生育,不太好。”

大成不再说话,只是安静地抽了一支烟。

丁丁第一次重大的决定没有征求过父母的意见,结果坑苦了自己。这一次她觉得需要跟妈妈商量。结果妈妈的话出乎了她的意料,让她体会到母亲无时不刻的操心与牵挂。

“我还是想劝你不要生这个孩子,虽然我也是母亲,一个女人不生孩子是不够完整的,我没有资格剥夺你生孩子的权利,但是我真的担心你生完孩子后面的路怎么走,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的。钱不钱的还是一回事,但是孩子带来的争吵也不亚于带来的幸福啊,到时候你如果过不下去了要离婚,孩子怎么办?要是为了孩子迁就着过,你怎么办?……唉,你自己决定吧。但是身体不好,该看病还得看病啊。”

丁妈妈这番话像针一样扎得丁丁心里生疼。她疼的是妈妈是过来人,即便自己不说,她也能体会自己的不容易。她无时无刻地不在牵挂着自己,那得是多么焦虑才会想到劝自己的女儿不要生孩子了啊。

丁丁捧着脸哭了,无声无息地一个劲地抹泪。丁丁决定不要孩子了,大成要是不能接受,就离婚吧。再也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

丁丁等大成回到家,语重心长地跟他深入沟通这事儿:“大成,我考虑清楚了,我不能剥夺你当父亲的权利,但是我不希望孩子生下来就痛苦,加上我身体不好,能不能生还是个未知数。不如就不要孩子了吧。如果你能够接受,还愿意跟我在一起,我们还可以有很多事去做啊。如果你不能接受,那么我真的是不愿意耽误你。你也三十了。”

“我是不会跟你离婚的。”

“你的意思就是无论如何,就算没有孩子,你也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是的。如果不要孩子了,我们买辆车吧,人生总要有个奔头有点期望啊,你总不能让我什么都落不着啊。”

丁丁感动得流泪,她没有想到过大成可以牺牲自己当爸爸的权利。对于一个农村出生的男人来说,传宗接代可是头等大事。虽说时代不同了,但是基因始终在那里摆着。习俗也未曾改变过。

丁丁心里告诉自己:可以了,大成对自己也可以了。

日子恢复了平静,这是难得的快乐时光。丁丁为了工作忙碌着,大成为了买车奋斗着。好消息是婆家有半年多没有打电话来。

年底体检报告出来,丁丁傻眼了.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81.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