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与穷男友相恋后母亲逼她嫁给高富帅,谁料这竟害她街头横死

与穷男友相恋后母亲逼她嫁给高富帅

1

我们都期望得到爱,得到父母的爱,得到朋友的爱,得到恋人的爱,如果爱中不曾夹杂自私的念头,总是站在对方需要的角度去爱,这样的爱应该是让对方舒服的爱,但如果爱中夹杂了私欲,口口声声的“我这是为你好,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那就不是爱,是情感的绑架,是矛盾的开始,是罪恶的源头。

06年的高一开学,我第一次见谭丽丽。

刚开学那会儿还没有校服穿,谭丽丽这样光鲜亮丽的外表在一众还未涉世事的毛头小子和黄毛丫头中间显得格外抢眼。

我还穿着平跟的女童凉鞋时,谭丽丽已经穿上了少女系列坡跟凉鞋;我还穿着姐姐不要的短裤时,谭丽丽已经穿上了蕾丝短裙;我还穿着从不知名的地摊买来的短袖时,谭丽丽的胸前已经出现了“NIKE”的标志;我光明顶的粗糙马尾和谭丽丽齐刘海的离子烫的对比,当时我就觉得这人一定是混的,花钱到县中来的,我鄙视这样不努力的人,鄙视这样浪费学习光阴的人,而我又发自内心地嫉妒她的漂亮。

很多青春的故事,都是从同桌开始的,我也不例外,我能和谭丽丽这样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成为朋友,也是归功于当时的班主任老林,他就非把谭丽丽安排在我这个全校前一百名的优等生的身边。当时我的内心是拒绝的,我曾因为这样的排位去找过老林。

“老师,我不想和谭丽丽坐在一起。”

“嗯?为什么呢?”

“她打扮得太漂亮,影响我学习。”

“哦,马上学校会统一发校服并禁止女生披散着头发的,不用担心。”

“我只想和优秀的人成为同桌,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你是‘朱’,谭丽丽是‘墨’?”

“显而易见。”

“哈哈哈,你会弹钢琴吗?你会民族舞吗?你会美声吗?这些你都不会吧,但谭丽丽会,她是学校特招的艺术生,学校还指望她以后当了明星为校争光呢,她学习能力很强,只是各种培训班上得太多,文化课有些跟不上,安排大明星给你做同桌,是希望你可以辅导辅导她,有这样的机会你不高兴?”

老林的话彻底把我侮辱了,我一个学习积极分子,竟然要靠什么大明星的同桌给我脸上争光,真是荒唐。

总结一下好学生,无非是压抑很多、释放很少,希望赞扬很多、批评很少,作业很多、朋友很少,不屑很多、同情很少,霸道很多、分享很少,孤独很多、人缘很少。

但事实证明,我却因为谭丽丽,发光发得光芒万丈。

一些青春骚动性早熟的男生,开学典礼之后就开始挤破头地给谭丽丽送情书了。由于我是同桌,谭丽丽不在位置上的时候他们就委托我把情书和零食给谭丽丽,有些出手阔绰的富二代还买双份,就当是给我的辛苦费。

虽然他们这样频频打扰我学习,我每次都板着脸接下东西,表现出我不屑于参与他们这些幼稚的活动,但我心内早就乐开花了,我从未感觉有这么多同学需要我,我也从不知道我可以在同学心中有这样的分量。而且有些男生真的很帅气,还有这么多的零食也让我可以省下不少伙食费,买一件和谭丽丽一样的蕾丝裙子。

这些追求的男生当中,一个叫孙浩的男生和别人不太一样。大部分的男生都是送零食和小饰品,但孙浩每次都是送书,我想他是为了一下吸引住谭丽丽的眼球,也有可能是榆木脑袋不懂女孩子喜欢什么,更有一种可能是他喜欢的是我,只是我是好学生,他不太方便追求,借助于大家都喜欢的谭丽丽的名义,慢慢接近我。哈哈哈,想到这里,我还不禁脸红心跳起来,看来我也开始思春了呢。

高一分班之后,很多追求谭丽丽的男生开始慢慢退缩了,应该是觉得此女生太高冷,或者是觉得女神级别的追求难度太高,一个个开始转向追求二线。当然他们转变方向是对的,经常在校园里看到他们已经开始了甜蜜的早恋。但是孙浩还是一如既往地送书。他送的书大部分是青春杂志,偶尔也有些名著小说,更有一次他送了一本琴谱,看来他是了解谭丽丽的。

我和谭丽丽被一起分到了文科7班之后,我要努力考大学,她要努力进演艺圈,我们经常是不在一起的,但是好像她真的没什么朋友,每次从外省培训回来总有一肚子的话要跟我分享,这样家境优越的文艺女生也渐渐被我接纳并列入朋友的行列,虽然这个行列里只有她一人。

高三的时候,谭丽丽开始慢慢接受了孙浩长达两年之久的追求,开始了初恋,我才知道谭丽丽也是纯纯的女生。

谭丽丽说她没有童年,很辛苦,学习钢琴和舞蹈都是被她爸妈硬逼着学的,她爸爸是县环保局的局长,就为了培养谭丽丽,她妈妈辞职做全职太太,外出演出和培训都是她妈妈一直陪着她。

谭丽丽说,晚上躺下之后觉得很委屈,很辛苦,很想放弃,但听到客厅里妈妈还在和辅导老师打电话,还在忙着洗烫我演出的服装,就咬牙忍住了,不想让妈妈失望,也不想做一个不孝顺的女儿。

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在中国的父母间简直蔚然成风,比比皆是,他们把孩子变成为他们长脸的机器,孩子们不敢有半句怨言,甚至有体恤父母辛苦的孩子再难也要咬牙坚持,孩子的成长已经完全不是按照他们心里的美好梦想去飞翔,而是一头拉着父母的期望、父母未完成的梦想的小牛,默默地被鞭策,无怨无悔地耕耘着不是他们的天地。

2

09年寒假开学的前一天,谭丽丽打电话给我哭着说了一些话。由于她哭得已经含糊不清,我大约听到是,过年的时候有个工厂的领导送了一箱子钱给她爸,她爸收了,第二天就被抓了。

我有些怀疑地反问了谭丽丽,你爸为官也快有30年了,一直很正直,才能有现在局长的地位,为什么今年就犯了这么糊涂的错误呢?你家又不缺钱。谭丽丽听了我的疑问,嚎啕大哭,她说这事还和她保送北京电影学院有关系。

父母为了孩子变得盲目。

最近看的一个新闻,高二的女孩追求一个心仪的男生因男生嫌其丑被拒绝,爸爸竟然挪用公款让女孩去国外整容。这样的新闻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儿女不成熟是因为尚未成年还未经世事,但父母却也如此幼稚,让爱变成了累赘和痛苦,这是谁也不想看到的。

谭丽丽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她父亲入狱之后,母亲因长久不工作,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处于待业状态,她家的亲戚朋友也敬而远之。但还好有个舅舅很疼谭丽丽,高三下半学期的艺考都是这个舅舅陪着谭丽丽东奔西跑的。

谭丽丽的艺术考试也很争气,被很多艺术院校录取了,其中她最心仪的是上海戏剧学院,目前就等高考的文化分也合格,就可以直接等待成为上戏的学生了。

谭丽丽数学不太好,老林还因此找我谈话,让我多辅导辅导谭丽丽。她自己也比以前上进得多,反复做着模拟试题,我也是被她这种倔强的态度打动了。

我让谭丽丽把所有的数学课本的公式和定义,都抄录到一个小本本上,反复背诵,高考不会出太难的题目,无非都是套公式,公式灵活运用了数学分数不会太低。

结果当然是美满的,她考得很棒,文化分上本科已经绰绰有余了,她也成功地被上戏录取,开始了她成为演艺明星的道路。

我们都期待着谭丽丽华丽的转身,再次赢回她家庭的尊严和地位,但往往老天爷随便个玩笑,就会让一个人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之前和谭丽丽谈恋爱的孙浩,因为谭丽丽家庭的变故,两人分手了。也是谭丽丽提出的,原因是她现在无暇顾及感情,怕浪费了孙浩的一片痴情,让他再找别的好女孩开始一段简单平凡的感情。

这话说简单点就是“我配不上你,我不耽误你”。但孙浩这人特别痴情,尤其是眼看谭丽丽家变故了他却帮不上忙,他也是恨透了自己的无能为力。

爱情中的男人总是希望给自己的女人遮风挡雨,营造一片蔚蓝的幸福天空,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让女人事事都依赖他们。悲催的是孙浩并不成熟,18岁的决定能多有远见,他做了气得他妈住院的事情,不去已经考上了的大学,毅然决然地跑去上海的工地上拧钢筋,他说他要供谭丽丽上大学。但18岁的他又怎知道这无形间更拉开了他和谭丽丽之间的距离。

我虽然考到了北京,和谭丽丽分隔两地,她时不时地也会微信联络我,偶尔有重要的犹豫不决的事情会打电话询问我的意见。

其中她提到过孙浩,两人还保持着好朋友的关系,孙浩发了工资也会买很多东西送到谭丽丽的宿舍来,同学都以为这是谭丽丽的哥哥,并没有人认为谭丽丽会交这样一位男朋友。

另外她还提到一位追求者,也是老乡,叫刘成志,他父母之前好像还认识谭丽丽的父母,只是并无多少交集,但开始追求谭丽丽之后,刘成志似乎给他妈妈做了不少工作,刘成志的妈妈开始经常联络谭丽丽的妈妈,不仅给她妈妈介绍了工作,偶尔一起吃个饭,一起跳跳广场舞,还逢年过节往谭丽丽家送东西。

这又是一位为了儿子甘愿做奴隶的母亲。

我说这样也好,阿姨一个人在家里有人照应是好事,你也可以多考察考察刘成志是不是三分钟热度。

谭丽丽每次聊天中提到孙浩的更多一些,反而对刘成志有些刻意避而不谈,可想而知这么些年孙浩在她心中已经远远不是一位喜欢她的男孩的地位了,更多的是一种亲情。

3

知道谭丽丽去世,是大三的暑假。

吃过午饭,我打电话给谭丽丽,准备叫她下午一起唱K,晚上再一起去吃县中对面新开业的韩国料理,她最喜欢吃烤五花肉,怎么吃都不胖,总是让我嫉妒得直掐她的大腿。

接电话的是公安局的刑警,他说这是死者的手机,问我和死者是什么关系,我当时就懵了,但听着这一口的县城普通话,我认定这人是刑警,人家并未开玩笑。

我老实地回答:“我是谭丽丽的朋友……她……她现在在哪里?”

“尸体现在在一家餐厅,还有其他伤者,嫌疑人我们怀疑就是她之前的男朋友,如果你可以提供一些有理的线索,现在可以到警察局找我们刑侦人员做个笔录。”

“我……我可以过去吗?”

“我们马上处理完现场就回警察局了,你还是不要来了,以免看到死者会情绪失控。”

电话被挂掉了之后,我开始崩溃大哭。

“上天啊,你竟然如此的残忍,跟一个22岁花季的女孩开这么大的玩笑!”

“她还没有结婚,还没有生孩子,还没有过过一天自己想要的生活!”

“老天爷啊老天爷,丧心病狂的老天爷,杀千刀的老天爷啊!”

高温持续了整个7月,树叶都被晒得蔫了,上出租车前我注意到在蓝蓝的天空上有好多朵大大的浓积云,从车里看柏油马路,一阵阵的热浪,简直要把人都烤熟了。到达葬礼现场时,天空开始有轰鸣的响雷,终于等来了盛夏的第一场雷阵雨。

谭丽丽的爸爸去参加了谭丽丽的葬礼,警察出于人性,在他送别自己女儿的最后一程,没有给他戴手铐,让他体体面面地看着女儿下葬。但看到他抽搐的脸,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心里一定比自己死还难受。

我央求警察在带走他之前跟他说几句话。

“叔叔,丽丽,是我见过最孝顺的女孩。”

“丽丽没有做过任何让你和阿姨失望的事情。”

“阿姨还在医院,望您保重身体。”

他点了点头,被带上了警车。天空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人们开始慌张地找地方躲雨,眼看着新培土的坟墓被暴雨冲刷着,释放出清新的泥土的味道,混杂着刚刚烧过的纸钱的味道,我想起了第一天和谭丽丽坐在一起她身上的味道,都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让人印象深刻。

有人在叫我的名字,让我到屋檐下躲雨,我不听,也不动,我知道暴风雨来得那么突然,定也会走得很仓促,我们都将忘记风雨的时刻,继续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有些人也就从此活在了别人的回忆里,如这风雨一般,都将过去。

参加完葬礼我去看守所见了孙浩。

他被看守的警员扶着,一点一点地挪到椅子前坐下,身上的手铐和脚链,看上去如此的沉重,像极了他心中那份千金重的感情,这份感情,不仅毁了他和丽丽两个年轻的生命,更毁了两个家庭。

“葬礼上我看到你妈妈了,一直下跪给她的家人道歉。”

他把头低下了,我知道他是不想让我看到他红了的眼睛。

我仔细观察孙浩把头发剃掉之后,衬托着在工地被晒黑的皮肤,显得硬朗,更像“哥哥”了。

“你知道她怀着你的孩子吗?已经40天了。”我没有保留任何情分地开始直接发问。

他开始痛苦起来,开始捶打我们之间厚厚的玻璃,他右臂腕上的纱布开始透着丝丝血迹,看守的警员开始制止他的动作,但他还是在扭曲自己的身体,还是在挣扎地摔动已经脱落纱布的手臂,我知道,他想现在就死,马上死!

“就算你死了,丽丽也活不过来了。”我留下了最后一句话,离开了那个冷冰冰的探监室。

4

法院判刑一周之后,果不其然和我预料的一样,小县城出了这样的案件,肯定有媒体报道,就连省级的晚报都用了一整页报道了这个案子,标题还用了特别狗血的名字:“痴情男狠心杀害初恋,一尸两命”。

我抄下了概况,如下:

“近日,7·12恶性杀人事件引发关注,据昨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案件已经告破,嫌疑人孙某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警方经过调查,发现死者谭某是孙某的初恋女友,因女方母亲不承认这段感情,并强行把谭某介绍给别人,引起孙某不满,孙某醉酒把谭某捅死并将谭某母亲捅成重伤。警方调查认定,孙某犯故意杀人罪的,处死刑,缓刑两年执行,孙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具体的内容,太痛心,我不愿回忆起,我始终觉得谭丽丽的一生都是附加在别人的人生中的插曲,她是不曾做错什么,这也是她做错的唯一一点。

谭丽丽的妈妈知道刘成志和谭丽丽是校友,又在追求谭丽丽,所以需要借钱的时候,首先想到了刘家人。

在事发前的一年里,谭丽丽的妈妈前后向刘成志家借钱近10万,都拿去存起来了,这个涉世不深的家庭主妇把钱存错了地方,是一家以高利率为诱惑的非法集资的挂牌公司,在2012年底整个公司卷钱跑路了,很多和谭妈妈一样的受害人举着条幅抗议,又能解决什么呢?

刘妈妈就在这个时候提议谭妈妈钱不用还了,女儿嫁给她家儿子,谭妈妈其实一开始就对刘成志家有好感,希望攀上这门亲戚,刘家家境好,刘成志也是艺术院校未来的明星,而且刘家不嫌弃谭爸爸还在坐牢这样的家境,谭妈妈就果断答应了。

这事谭丽丽和孙浩提过,说自己并不想嫁给刘成志,但为了她目前已经残败的家和辛辛苦苦付出的妈妈,她不得不顺从她母亲。两人因为这件事情,吵过,也闹过,但都未得到最终的解决。

几个月之后的暑假,孙浩从工地突然回来联系了谭丽丽,说要见她,见不到她就自杀,但谭丽丽说自己和妈妈已经约了刘家人一起吃饭,而且自杀这样的借口谭丽丽并没有在意。

在刘成志还未到达餐厅时,孙浩先到了,一身的酒气,和谭妈妈理论了一番,谭丽丽并未吭声,然后孙浩就拿起身上带着本来要威胁谭丽丽说自己自杀的尖刀,反而把刀子插在了谭妈妈身上,接下来的一刀直插心脏,却插在了挡在妈妈前面的谭丽丽身上,谭丽丽并非当场死亡,孙浩拨打了120急救,但是为时已晚,并未抢救成功,谭丽丽离开了。

大致也就是这样吧。也就快过去了吧。

每天报纸上报道的被杀害的人太多,判刑的犯人也太多,小县城茶余饭后又会有新的话题,谁又会真的记住这个23岁的花季女孩就这样离开了她还未绽放的世界。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60.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