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IT男在地铁遇心动女孩偷偷跟踪,正准备告白时对方却突然消失

IT男在地铁遇心动女孩偷偷跟踪,正准备告白时对方却突然消失

1

冬末,杨海在地铁里第一眼看到那女孩就呆住了,那是一种不能描述的感觉,通常人们叫作一见钟情。他欲罢不能,在拥挤的上班人流里紧紧跟随着那抹紫色——女孩围巾的颜色。

幸好两个人坐车的方向一致。在同一个车厢里,杨海发挥着身高优势,隔着三四个人头看着女孩的侧脸,努力记住她的眉眼。

在此之前,他对爱情这个玩意儿本已不抱希望。

女孩把长发挽了个高高的髻,面容清爽无瑕。她大概意识到杨海的目光,偏脸看了他一眼,杨海表面上若无其事,心如撞钟。

女孩比杨海早两站下车,杨海一直跟踪到她公司楼下,才急忙跑去自己的工作地点。

他是个IT工程师,那天编程的时候眼前全是属于女孩的紫色。

第二天在相同的时间和地点,两人再次相遇,杨海认出她的那一刻涌出漫天喜悦。

这次除了紫色的围巾,女孩还戴了一顶紫色的绒帽,上身穿黑色韩版棉布小外套,下身是修身长裤,优雅浪漫。杨海恍然觉得这世上再也没有比她更美的女子了。

从此他不再睡懒觉,每天都早早赶到地铁A口,假装埋头早报,直到瞄到紫色女孩到来,才不经意地错后几步随她进地铁站。

“她有三条深浅、长短不一的紫色围巾,长卷头发。有时候挽起来像个舞蹈演员,走路也好像带着音乐旋律,很轻盈。你知道那种感觉吗?远远看到她,我就好像喝醉了酒,幸福得发晕。”杨海对铁哥们熊真说。

“你都盯梢人家一个月了,还打算晕多久啊?”熊真满脸络腮胡子, 是个伪文艺男,他对杨海幼稚的举动嗤之以鼻,“哥哥哎,你都27岁了,不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了。喜欢就追,爱了就结婚,多简单的事搞那么神秘。”

杨海想了又想,还是没想出来怎么追最好。搭讪一定要自然,要与环境融洽,还要令对方感到耳目一新,对他油然而生好感。如果这个开头没起好,女孩从此视他为怪人,恐怕就再也没有机会接近她了。

——那是天大的遗憾。

杨海盼着地铁里小偷增多。当他们罪恶的手伸向女孩的口袋时,他将大喝一声将小偷扭住,然后温和询问惊慌失措的女孩:“别怕,看看你的东西丢没丢?”

或者他身怀小偷绝技,在大家毫无觉察的情况下靠近女孩,一伸手取走了女孩的手机,下车后记下号码,等她打来电话便着急说道:“这个手机我捡到了,一直在等失主,你在哪里?我帮你送过去吧!”

可惜杨海既没碰到小偷也没练成神偷术,搭讪计划不断推迟。

只要每天能看到女孩他就心满意足,觉得世界繁花似锦,别无他求。他记得住女孩每一套衣服和鞋子的式样,还在心里偷偷给她取了个名字——美嫣。

2

真到了繁花盛开的春季,女孩却不见了。杨海在地铁口徘徊良久,五彩缤纷的春衣从身边飘过,他找不到钟情的她。

有个穿着经典复古小波点衬衣的女孩走过来,衣下摆有网纱花边,内搭纯色T恤,看上去简单俏皮。她手挽的女伴穿可爱蕾丝V领的青草绿色针织开衫,两人看着痴立的杨海说了句悄悄话,大笑。

另一个着牛仔紧身裤,帅气的大方格工装茄克,颇有英伦风范的短发女孩冲过杨海身边,“要迟到了,请让一下!”她嚷着,背上的电脑包撞了他的腰。

紫色!杨海看到了和围巾相同的紫色,不过那是半身短裙的颜色,是个娃娃头的女子,T恤胸口绽放着大朵的粉色花,十分夸张。她注意到杨海的目光,对他微微一笑。

杨海的眼睛不放过每一个经过地铁站的女子,他渐渐感到惶惑。

也许她生病了吧?或者休年假不上班?

约了熊真喝酒。熊真的络腮胡子剃掉了,直到他走到跟前开口说话,杨海才发现他,险些吓一跳。

“为什么剃掉了胡子?”

“没法子,女朋友不喜欢。等跟她结了婚我会继续为你留胡子。”

“去你的!别人还以为我们搞基情。”杨海笑骂,两个人举杯对饮。

“你跟踪了那么久,一张照片都没偷拍过?”熊真感到震惊,“在这样一个微博时代,随手拍早已普及大众,你居然都不肯抬一下拿相机的手?”

“咳,抬手动作太大了,我不想惊扰她。”

杨海也很后悔没留张影像,不贴微博自己看看也好啊。现在怎么找?

也许他的美嫣不再系长围巾,也许她换了发型,也许她不会走这条路了。难道还没有来得及跟她说一句话,就要永远失去她了么?

杨海不放弃。在往日的上班时间里他照旧坐地铁到了女孩公司楼下,30层的楼她在哪层工作呢?到底谁能告诉他“那个紫色长围巾的女孩”是谁?

作为一名优秀的IT工程师,杨海工作很忙,常常需要加班。同事们惊讶地发现他有了新爱好:总是在工作间隙手不释卷地捧着时尚服装书圈圈点点。

“按照脸型、体型和气质,女人的着装风格可以分成不同种类。个子高骨架大,五官轮廓分明,个性鲜明的女人称为戏剧型,这类女人适合穿与众不同的衣服,戴大号饰品。大翻领、束腰带、色彩对比强烈的衣服都适合。”

不,美嫣不是这个类型。也不是甜美可爱的蝴蝶结、小碎花、蕾丝边的萝莉型;更不是男式衬衫、英姿飒爽的正太型。她温婉优雅又性感自然,大概会穿面料精致的针织衫、柔软的褶裙或者天鹅绒长裤,再配飘逸的丝巾。

杨海爱上了逛商场,在女装区徘徊,一看到类似美嫣穿过的衣服眼睛闪亮,好像美嫣的精魂附在了那些衣服上。他不断推测美嫣会穿什么颜色和款式的春装,几近疯魔。

唉,如果人的走向也能编程解决该多好!

3

将近两周没有看到女孩了,杨海仍旧固守同样的程序:每天早上等候在地铁A口,一直到可能迟到的最后一分钟,再坐车赶到女孩办公楼下静候片刻,然后快跑上班。

现在他不必用报纸遮面做伪装了,他焦灼地看着每个经过的女子,通过分析她们的衣服风格缩小范围。但是再也没有看到美嫣那轻盈的,带着音乐韵律的行走姿态。

每一天的失落都加重了他的懊悔。如果当时早一点认识,至少留个通讯方式,哪还至于这么心痛?

“你在等谁呢?”有一天,他站在美嫣办公楼下仰头张望的时候,一个短发的女孩问道。

她穿着长袖黑灰格子宽松衬衫,下摆很长,差不多到大腿了。杨海在心里做了判断:此女乃标准正太型。

“哦,我没有等人……”

“是吗?我看你好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每天都坐地铁过来站一会儿,所以有点好奇。”女孩笑着说。

“你在这里工作?”杨海看女孩点头,心中灵光一闪。和她套套近乎,以后说不定可以帮自己找到美嫣。

“这是我的名片,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第一次和女孩这样搭讪,杨海的脸很红。

“好呀。”女孩清脆地说,也拿出自己的名片,她叫蓝海。“我们两个人有相同的名字啊?”

“这么巧,那不如晚上一起吃饭吧?”杨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说出口的话,他还以为永远不会这样和女孩子搭讪。

一阵短暂而令人窒息的沉默后,蓝海答应了,她的脸也红了。

两个人挥手转身,分别赶去上班。杨海偷偷回头看到女孩走路不快,略有些跛足,心里不由怜惜。

春天里应该有这样美丽的约会,两个年轻人在餐馆里慢慢打破拘谨,聊了很多。

蓝海在一家服装进出口公司工作,非常惊讶对面的男人懂得这么多衣着时尚的知识,甚至能清楚讲出今春女装强调个性和中性风,设计特点是帅且有女人味。

“你要不给我名片,我还以为你是时尚圈的人呢。”蓝海笑道。

杨海忙澄清,“两个月前我是完全的流行盲。”

“那这两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特别的事呢?”蓝海问,眼睛像琥珀般润泽。

4

“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她让我领悟到每天我们穿衣都是一种艺术表达。画家用画表达自己的风格,摄影家用镜头表达,作家用笔,而我们每个人在世上的每一天,都在用衣服标示自己的内心风格。”

“哦。”蓝海问,“那个女孩一定很特别吧?”

“当然,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可惜她离开了。”

“这么说,那个女孩在我们公司楼上工作,你每天站在楼下是想等她回来对吗?”

“……是的。”

蓝海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一张笑脸。“别着急,我相信你一定会等到她。”

杨海伤感起来,“即使等到她又能怎样呢?她根本没有注意我是谁,也许她早有了自己的另一半。”

“没注意你?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吗?”

“不是。我没有办法交女朋友,我有个很大的缺点。”杨海发现自己喜欢对面的女孩,她可爱又亲切,不知不觉就对她说了不少心里话。

蓝海倾听着,表情震惊。

“所以你不敢跟你喜欢的那个‘美嫣’说话?”

“哪个女人会喜欢我这样的人?只要能看到她我就已满足,但是她消失后我还是很后悔。我一直想找到她。你曾见过办公楼里戴紫色围巾的女孩吗?”

“见到过。”

“我……你能帮我问问她去哪里了吗?因为她对我的内心很重要……”

“重要?”

“我第一次那么喜欢一个人,说不清什么原因就是忘不掉她。也许对一个男人来说这么说丢了分,但我很高兴自己没有丧失爱的能力。”

蓝海脸色发白,看看餐馆窗外,外面下起了丝丝春雨。

“这个鬼天气,出租可能不好打了,你别担心,我送你回家吧。”杨海一向有绅士风。

在出租车里,两个人坐在后座上稍有尴尬。杨海竭力寻找话题,说到自己小时候和爸爸妈妈出去玩,下起大雨,人群慌乱,他和爸妈走散了,独自一人站在黑云压顶的雨中呼喊着。

“我一张嘴就喝到雨水,干脆不出声,低下头把脑袋洗了个干净。好像老天变成了特别大的淋浴喷头,我还考虑是不是该脱了衣服洗痛快点。”

蓝海又想哭又想笑,“你后来找到爸爸妈妈了吗?”

“没有。后来我自己回家了。我从小认路能力就特别强,人有了缺点总会有补偿吧。”

5

车到蓝海家,她请杨海进屋,说要给他看一样东西。

杨海坐在沙发上,看到蓝海从卧室出来,戴着紫色的长围巾和帽子。

“我的长卷发剪了。”

“你是美嫣?!”杨海惊讶地叫起来,“对不起!对不起!吃饭的时候跟你说过,我有脸盲症,无法认出别人的脸,真的没认出你来!”

“你现在认出来了?”蓝海笑着说。

杨海神色黯淡,“脸盲症不妨碍工作,可是无法认出所有的人脸,包括我父母的脸。

“医生说是因为大脑颞叶的一部分有问题。我只能通过衣服、发型和声音认人。

“我最好的朋友熊真为了让我认出他,留了多年的胡子,很多人疏远了我。我不怪他们,被人忽略确实不好受。”

蓝海坐到他身边,轻轻说:“冬天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跟踪我了,你跟了一个月,我一直等你开口,但你就是什么都不说。我鼓足勇气,决定改变形象,自己制造跟你讲话的机会。

“我剪了头发,换了衣服风格,那天飞奔撞到你。等你一回头看我,我就停下来对你说‘对不起’,然后我们会一起走,我会说你看起来很眼熟,身材很好,我们公司的一个小型活动需要男模特,你愿意吗?”

杨海恍然想起那个喊着“要迟到了,请让一下!”撞到他的短发英伦风格女孩。

“可是你压根没有看我一眼,你不断地看着左右的女孩,理都不理我。”蓝海说,“当时我觉得很委屈,原来你根本不在乎我,是我自作多情。结果一不小心崴伤了脚,到现在都无法正常走路。我猜了一百个你为什么不理我的理由,都没猜对。”

杨海几乎不能言语,“真的……没想到是这样……美嫣,不,蓝海,很抱歉,我这种人不配拥有爱……”

蓝海带着眼泪笑了:“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给我起的名字,也不介意每天让你重新认识我。”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307.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