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女孩漂亮温柔却总遭男人背叛,婚后我发现真相差点悔青肠子

女孩漂亮温柔却总遭男人背叛,婚后我发现真相差点悔青肠子

爱情是什么?

不过是荷尔蒙与荷尔蒙的碰撞。

2000年的九月,司法警官学校(下简称警校)迁了新址。从原来的市中心搬到了郊区,学校范围比老校区一下扩大了四倍多,又有许多新校舍,扩招也是势在必行。

白森嘉就是这个时候被母亲强制转学到了这里。

他原本是一所普通中学高中部一年级的体育特长生。大致是母亲看他即便上了大学,就业依旧困难。还不如去警校历练几年出来做警察,最重要的是他有个舅舅是X城区某片区的所长,将来为他找个工作易如反掌。

森嘉起初是不愿意的,他已经在原来的中学上了三年多的初中,初三那年,为了上本校的高中和喜欢的女孩儿在一起,他拼命练了一年多,才以体育特招的身份进了重点班。付出了那么多,在高中上了才一个月,就放弃去警校,他多少有些不情愿。况且这里有这么多已经熟悉的朋友、哥们、同学,还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儿……警校全封闭式的管理,他要怎么和他们联系?

但,这个16岁的少年没能拗过母亲的一片好意。

警校的三年是白森嘉人生最沉默的三年。

他不知道是不满意自己对母亲没有和他商量就转学的抗议,还是因为一直以来他都是个普通中学的学生,始终无法融入职业中学?再或者,自己的同学们都去奋斗三年,去冲千军万马的那条独木桥了,而自己却在这里耗三年去上班,未来什么样几乎不用去想象的那种不甘心?或者,三者都有。

三年里,每天大强度的训练倒是让森嘉身体强劲了不少。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他也不想联系谁。曾经的哥们儿兄弟,喜欢的女孩,似乎都可以淡忘和放下。反倒是他这种冷冷的性子和不松懈的训练,赢得了很多同学的尊敬,这里也不乏有女生对他明里暗里的喜欢和追求,他也总是不动声色的拒绝掉。

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引起他注意的人。

一班的李玉云,就是那个例外。李玉云是警校的校花,虽然只是这个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学校女生很少,但她的精致的五官,小巧的身段、那种与男孩儿相似的大气的魅力以及阳光积极的笑容都在森嘉的心里投下了很深的影子。

只是,名花已有主。李玉云已经有个男朋友,听说两个人初中就是同学,一起报的警校,又都是回族,几乎没有别人插缝的余地。

森嘉清楚了情况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挖墙角是他去哪不齿的行为。况且,也没有真的已经爱到不行,那种感情比欣赏多一点,比喜欢少一点。

但他没有料到,那感情一埋就是八年,远比他想象的要深刻的多。

这八年来,发生了许多事,比如说他警校毕业第一次违背了父母的意愿,没有去当警察;比如说19岁离家北漂四年,回来后和朋友一起合开了地产形象设计公司;再比如说2005年开始房地产异军突起,他的设计公司也因此风生水起,成了业界的标杆和神话;还比如说2008年他买了人生第一辆车,在很多曾经的同学大学刚毕业还在四处求职的时候,他已经功成名就。

只是一直不曾有女伴,也不是没有碰到好女孩,在北京四年,他知道自己始终要回去的,不忍耽误女孩儿的未来。回来后就一直处于疯狂创业中,没有哪一个女孩儿愿意跟一个没有时间谈恋爱,甚至没有时间发信息的人在一起。2011年,他终于可以有自己闲暇的时间,却没能遇到那个合适的人。他喜欢什么样得女孩儿?初中暗恋一个,警校欣赏一个……太遥远了。

事业成功,感情空白的白森嘉一度成了原来的中学或者警校同学在一起聚会时必聊的话题。森嘉也不再回避同学聚会,他虽不喜炫耀,但财富带来的安全感还是不容小觑。

直到在一次警校的同学聚会中,又一次遇到了李玉云。她比八年前更漂亮,脱去了学生时代的青涩,已经从稚嫩迈向成熟,却还保留着青春的阳光美丽,又多了轻熟女性的风情和优雅。引得几个男同学一直围着她转。

言谈间,森嘉知道了李玉云毕业以后也没有去做警察,而是去了Y市电台做了音乐栏目的女主播。他突然意识到,他平常上下班常听的95.7Y市之音,不就是这个熟悉的声音吗?果然是她,这几年,凭借甜美又富有蛊惑力的嗓音和对潮流音乐敏锐的捕捉力。李玉云成了电台一姐,收听率遥遥领先。在警校的同学里,除了森嘉,就属李玉云这几年风头最盛,这个从小镇走出来的回族姑娘不容小觑。

问及婚姻情况,李玉云坦言已经结婚,还有一个一岁的儿子,但并不是方年上学的恋人,而是电台的一位文字编辑。

细心的森嘉却发现她并没有戴婚戒。他还发现在她说起婚姻的时候,有一种无法隐藏的不悦。

同学聚会结束,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森嘉也是晕晕乎乎。他来时知道要喝酒,并没有开车。倒是李云玉,开了一辆丰田凯美瑞。森嘉为她叫了代驾,等代驾的时间里,其他同学相继离开,就剩下他们。

突然,李云玉说:“不等了,走吧!”拿起钥匙,打开门就坐在主驾上。森嘉赶忙去拉她下来,2011年,全国开始严打酒驾,再说,这也太危险了!她却极快的发动车,大笑着说:“你来不来?不来我走了!”森嘉只得坐上副驾。车子飞快的离开了餐厅门口。森嘉并不胆小,但他实在不喜欢做这种愚蠢的事来彰显自己的勇敢或者别的什么。他的不愉快,也写在了脸上。一路无言。

李云玉的车子并没有回家,一路开上了贺兰山。路上没有车和人,她看起来也很清醒。最终停在了山脚下的一个庄园附近。

“我们分居半年了。他在外面有女人,还不是一个!从谈恋爱的时候,他就时不时招惹别的女孩儿,彻夜不归。后来结婚,我怀孕的时候有两个,生完儿子他又换了一个。我好累,这婚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李玉云呜呜的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

森嘉不知说什么好,他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好心疼她。“白森嘉,你喜欢我吗?”一双漂亮的泪眼看着他。如何说“不?”况且在他心里,明明是一直有她的。

“喜欢。喜欢了好多年。”他温和的笑着。“那会儿,你一直有男朋友。”

“他?!不提也罢!他后来也喜欢别人了,在一起五年,不如认识一个月的小女警。所以我讨厌警察这个行业,所以后来转行了。”她低下头。“为什么没有人一直爱我?”

一定是那晚酒精作用下月色太温柔,她低头间耳后和脖子上光滑的在车月光的粉饰下太美,他听到一直不善于说情话的自己在说:“我一直没有女朋友,心里只有你。”

话刚说完,就看到了一双温柔又充满感激的眼睛,接着是两瓣柔软的唇。

他的心原本是荒原,她却洒下火种。27岁的白森嘉第一次如此亲密的和一个女人在一起, 她点燃了他内心沉寂了多年的感情,也点燃了多年的欲望。

那一夜,白森嘉第一次没给家里打招呼的没回家。

那一夜,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三个月后,白森嘉结婚了,新娘是李玉云。那天回去不久,李玉云就正式办理了离婚,孩子留给了前夫。然后森嘉就开始筹备婚礼了。听到这个消息比当初听到他功成名就更让人震惊。

哥们朋友劝他再想想,他的回答是,“我已经想了八年,等了八年,抗战都胜利了,你们还要让我等多久?”

父母更是不同意。且不说李玉云已经结婚有孩子,就单单是回族这一条,他们就不同意。两个民族,两种习惯,两种信仰。白家是传统的汉族,白爸爸最爱吃各种猪系列,将来怎么带孙子孙女?

森嘉不惜与父母闹翻。从警校毕业开始,他就发誓自己的路一定要自己走,好的、坏的,都自己承担。他已经做了太久的乖宝宝,刚刚尝到了人生自主的甜头,怎么可能放弃?如今,他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娶她,娶她,娶她!

白爸白妈又一次领略了儿子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犟。白妈妈哭了多少次,也没能打消儿子的念头。

婚礼依旧如期举行。白爸白妈只能妥协。婚礼上他们才第一次见到这个儿媳妇,并不是他们不见,而是森嘉怕白妈妈说什么过分的话,不让李玉云来家里。白妈更难过……儿大不中留,什么意思,她总算是懂了。

精心修饰后的李玉云明艳不可方物。只是眉眼间流露出强大的控制欲让白妈妈担心。

婚礼第二天,森嘉就带着新婚妻子出门蜜月旅行。一路从新马泰到欧洲十国,然后又去了南非,历时两个多月,半个地球都留下了他们的影子。在森嘉的回忆里,那是最幸福的时光,虽然偶尔也会听到她唠叨,但言语平和,还都充满柔情蜜意。

他愿意全心全意疼爱妻子,愿意聆听她的所有建议,愿意为了她顶住全世界的压力。

他认为自己也做到了。

无奈婚姻并不是只有激情、浪漫和幸福。它还有平淡、磨合和生活。

李玉云是个很强势的女人,白妈妈没看错,她不仅控制欲极强,且有很严重的强迫症。

第一次吵架,是因为森嘉洗完澡没有把地垫及时收起来,李玉云说他习惯太差,他反驳早一会儿晚一会儿又有什么关系。

第二次吵架,是因为森嘉拌藕片放了黑醋,颜色不好看。李玉云说他被父母娇惯坏没有生活常识。他反驳他肯做饭就很好,况且她也没有提前说。

第三次吵架,是因为森嘉忘了她嘱咐的去洗车,第二天她要参加一个发布会。她骂他没脑子,不用心,不记事,不把她放在心上。他没有反驳,因为时间紧迫,他赶紧送她过去发布会,因此错过了签一个大单的机会。

第四次……

第五次……

……

无数次。

在这个婚姻里,白森嘉找不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无论做什么事,在她的眼里嘴里他都是错的。从未有过被肯定,被需求的感觉。他觉得自己很失败。

他和她谈过,却被她一句:“如果你觉得我哪有错也可以说啊!我这是在帮助你!”顶了回来。他竟无言以对。是的,除了她爱挑剔他,他真的不曾发现她有什么不好。

她依旧漂亮,工作能力强,除了不爱做饭,操持家务也是井然有序,床上功夫更是了得,让他沉迷。可就是那挑剔,让他的自信一天天被打垮在这婚姻里。那状态也影响到工作,一连几个单子没有签成,令他暴跳如雷。从前那个意气风发,运筹帷幄、温文尔雅的白森嘉去了哪里?

半年后的一天, 因为没有及时把吃完的水果盘清洗干净放回厨具架,森嘉又被骂:“习惯真差,你爹妈没给你养成用完东西要放回去吗?”依旧的趾高气扬,理所当然。

森嘉把水果盘啪的摔在地上:“一个水果盘而已,提醒一下就好,何必句句牵扯我爹妈!”

“白森嘉,你敢摔东西了啊!”李云玉毫不示弱,“你再摔一个我看看?!”

哐当!一只漂亮的珐琅花瓶应声落地。那是参加一次活动主办方送给李玉云的,那色泽和勾勒,她十分喜欢。“有什么不敢的!”

“啪——”“你这个没教养的东西!”李玉云上来举手就扇了森嘉。森嘉捂着脸,捏着拳头。他不打女人,不打女人,不打女人。

“李玉云,离婚吧。我总算知道为什么你的前男友、前夫要找别人了。”森嘉深呼吸几口气。他拿起纸巾,擦擦嘴角得血渍,这女人下手真狠!

“离婚……你要和我离婚??”她的口气一下软了下来。“你说你爱我,你等了我八年。怎么要离婚?”她又变成了当初那个哭诉前夫外遇,楚楚可怜的女子。

“我爱的,等的,不是这样一份婚姻。”白森嘉拿起衣服准备出门。离婚他想了很久了,他的一生还太长太长,他无法接受一辈子这样的生活。

李玉云哭着跑过来,跪在他脚下,抱着他的腿,“不要,森嘉,不要。我不离婚。”那哭声,揉寸断肠。“只有你,一心一意爱我,我不要离开你。”

站着站着,他的泪也下来了。从在一起的那天起,她给了他人生中最快乐,最幸福、最缥缈浪漫的半年。然后又带他进入人生中最灰暗、最痛苦、最没有信心的半年。她究竟是天使,还是恶魔?

婚没离成。森嘉没办法对着她的哀求和哭泣继续坚持,李玉云也答应一定会改。还有就是……她怀孕了。

这个孩子的意外到来,让森嘉不知所措。从心底里,他是期盼有自己的孩子,最好是个女儿。可他又对这样的婚姻充满了恐惧,她会改吗?

白森嘉小心翼翼。

李玉云小心翼翼。

他的小心翼翼是因为他依旧爱她,有了孩子更是加倍的想对她们好,他相信,自己的努力能化成绕指柔。他努力按她的希望去生活,把家里的东西规整到她要求的地方。他需要一个安静、温馨的环境来迎接孩子和未来的生活。

她的小心翼翼却是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好,让他又提离婚。当初,听说他一直没有女朋友,她就赌他心里有她。经历了两次感情的失败,经历了反反复复的背叛,她渴望有个人爱她至深,能给她想要的生活。只是,她从不认为自己的指责有错,她只是在忍,以获得更大的筹码。如今,她认为自己已经得到,那就是孩子。所以她需要把这个孩子顺利的生下来。

孕期七个多月时,还是发生了一点意外。

李玉云正在播音时,接进了一个听众的来电,只听得电话里歇斯底里的喊声:“姓李的,你个婊子!我咒你……”导播急忙掐断,她接进之前,对方说是失恋,想倾诉一下。没想到……李玉云气急败坏,扔掉耳麦,甩开门冲了出去。

当晚李玉云的肚子就开始疼,还伴随轻微的出血。医生说有早产先兆,要住院几天,然后保胎。

森嘉请了白妈妈过来帮着照顾妻子。李玉云也告诉家里人她住院的事,却被告知白妈妈虽然最初并不同意,但如今木已成舟,她还有了自己嫡亲的孙子,善良的老人怎么能不照顾?

住院第六天,森嘉来到医院。李玉云住的是单间,他远远看到妈妈在门口仿佛在抹泪。急忙跑上前,果然看见妈妈的眼眶红着。

“妈,你怎么了?”

“哎哟,你看我,中午切了个洋葱忘记洗手了。今天泪流了一下午。”白妈妈看到儿子瞬间又笑了起来。

几天后,李玉云出院后就同森嘉一道住进了婆婆家养胎。这是在这之前的一年多里,她只来过两次的婆家。森嘉白天上班,傍晚回来,漫长的白天只有公婆和儿媳。

回来的一个月后的某天中午,爸爸突然打电话给他:“儿子,你妈被油烫伤了,你快回来。”

白妈妈的右臂一大片的烫伤。急忙送到医院后,森嘉才有时间问爸爸怎么回事。

“儿子啊,你送李玉云回她家吧!我实在看不下去!”白爸爸很倔强,也很生气。

原来在白妈妈开始照顾李玉云的这一个多月里。他的妻子许多次辱骂、羞辱白妈妈。或者因为饭菜口味太淡;或者因为想喝鸽子汤白妈妈做的鸡汤:或者因为内裤袜子没洗及时,都会被李玉云骂。

今天只是因为李玉云想吃炸薯条,白妈妈说买来的不够卫生,要亲自给她做而大发雷霆。

暴怒之下,掀了锅。白爸爸倒不忍她,只是每次骂完白妈妈,李玉云都会跪在地上乞求他们的原谅,并求他们不要告诉森嘉,以后会改云云。

“儿子,不是爸爸说你。这次,你真的选错人了。”老人边说着就老泪纵横。

森嘉怒不可遏。每个人都有底线,他的底线。就是父母。

必须必须,要离婚!

他一路驱车回家,却看见李玉云切开了自己的手腕,在沙发上静静坐着。

“你干什么?!”他赶忙按住她的伤口。“森嘉,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你让我死吧,我带着女儿一起。”李玉云的哭声像是草原上失孤的狼。

“好好生孩子,别的不要想。”森嘉拍着在自己怀里哭的哀怨重重的女人,心头更觉疲惫。

森嘉退出了设计公司,低价卖掉了自己的股份。他放弃一切,就是回家陪着李玉云。说“陪”,不如“看”更恰当。女儿出生后,有过一段和谐的时光。他爱女儿,和天下所有的爸爸一样。因此,李玉云突然不怕他再提离婚。因为如果此时离婚,孩子肯定是她的。于是她比之前更嚣张跋扈。全家所有的人,都得听她的。她便是女王,其他人必须臣服于她。

于是他们之间的战争从小吵到大吵,后来李玉云更会大打出手。森嘉的手臂上留下了李玉云用剪刀划过的痕迹。

十一

这一场婚姻,就如同一个闹剧。终于在女儿一岁多收场。法庭上,看着白森嘉提供一堆证据都指向李玉云有精神疾病,不适合带孩子。

李玉云又开始嚎啕大哭,跪在森嘉脚下,哀求着不要离婚。可惜两年多的折磨,森嘉已经有了免疫。

尾声

再见白森嘉,已是两年以后。他开启了自己的新生活、新事业。健身房成了他新的伴侣,一身肌肉回报了他所有的努力,他活的像阳光一样,神采奕奕。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305.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