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男友对我宠溺婚后却从不碰我,那晚他躲巷口烧纸钱我才知他阴谋

男友对我宠溺婚后却从不碰我,那晚他躲巷口烧纸钱我才知他阴谋

“我爱他啊,可是你却毁了他,让他从此离开了我!你说,我该不该恨你?”凄厉的喊声划破夜空,惊醒了沉睡中的人。

1

“喂,小七,我正送你嫂子回家呢。”冬日里的夜晚,街道上格外冷清,一个身材倾长的男人正在打电话。

男人的旁边依偎着一个美丽的姑娘,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穿着一件蓝色的羽绒服,听到男人电话中的对话,眼角弯弯,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世鑫,走这巷子里吧,近一点。”女人本不想打扰他的通话,只是从这里回家,会减少一些路程。

男人皱皱眉,然后说道,“这里太黑,咱们还是绕一段吧。”

女人一听,有些不乐意,“怎么,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还怕?以前我经常走这里的,能有什么事儿啊。”

见到女人不太高兴,男人赶紧说道,“别生气啊,你说走哪里就走哪里吧。”说完,便搂着女人往那漆黑的巷道走去,然后对着电话那头说道,“有什么事儿,咱们明天再说吧,可别打扰我和你嫂子的二人世界了。”男人随后又对女人说道,“我表弟,等他回来了,让你们认识,很有趣的小家伙。”

巷道两侧是两米多高的围墙,围墙一边是学校,一边是小区,因为冬日里天气寒冷,此时的巷道里是空无一人,只听到这一男一女的脚步声。

男人有些害怕,他和女友交往也不过一个月,还从不曾从这里走过。

女人好似知道了他的感觉,便笑着问道,“你怎么这般胆小?”

男人有些无奈,随后讪笑道,“怕黑,怕黑。”

“放心吧,我保护你,哈哈。”女人笑出了声。

“那就多谢亲爱的了。”男人知道她不过是在逗他,也不曾在意。

两人走到一半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喊声,“站住。”

他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也不知道后面是什么,便不打算理他,继续往前走着。

“你们俩站住。”后面传来一个低哑的男声,男人感觉有什么东西抵住了他的后腰,若是没有猜错,应该是一把刀,他不敢回头,也看不清他的模样。

此时二人也知道身后的男人是在喊他们了,男人便试探着问道,“你是谁?”

黑暗中的人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又说道,“把你们身上值钱的都交出来。”

两人立即明白过来,这人是想打劫。

“大哥,我们身上就这么点钱。”男人掏出钱包,拿出了几张红色的钞票,递给黑暗中的人。

一只手从黑暗里伸了过来,接过男人手里的钱,随后又说道:“这么点钱,就想打发了老子?”

“我们真的没带多少钱,求你放过我们吧,大哥。”男人乞求着说道,却没有注意到身旁边女人的表情,只见她转头看向侧后方,借着周围的一点点亮光看清了后面人的脸,满是血污。

“啊!血!”女人吓得尖叫了一声。

男人一听这话,知道肯定会出事,立马将女人拉到自己的身前,此时黑暗中的人也不再掩示,便说道,“本来不想杀了你们的,但被你们看到了,也只能灭口了。”

“你快跑。”男人推了身前的女人一把,自己还来不及跑出去,便感觉那寒凉的尖刀刺进了他的身体,知道自己怕是没有活路,便也顾不得其他,只能转身与黑暗中的人打斗了起来,尽量为她多争取一点逃跑的时间。

而此时的女人,是越跑越快,生怕那杀人犯追了过来,她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直到一口气跑回了家,心里才算安定下来。此时的她,也才想起男友没有跟来,便立刻报了警。

报警后她便一直在楼下等着,再不敢独自前去巷道内查看。直到听到警笛声后,女人才再次走向那条小巷道,此时的巷道不再如先前般萧索,警察在周围拉起了警戒线,她看到的只有一大滩鲜血,还有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男友。

后来,她才知道,当天在他们经过的那个小区内发生了一起入室抢劫案,但因为受害人家里没有现金,便被灭了满门。后来那抢劫犯翻墙出来,正遇上了经过那里的他们,便想着找他们拿点钱,却没想到会被她看到脸上的血迹,所以又起了灭口之心。虽然她侥幸逃脱,但男友却是因此丧命。

男人的葬礼上,女人哭成了泪人,不断对男人父母说着抱歉,不过他们却是没有怨恨她,反而是安慰她。

只不过沉浸在悲伤中的女人不曾注意到,在一个角落里,一双赤红的眼睛正狠狠地盯着她,恨不能食其肉,喝其血,碎其骨,扬其灰。

2

秋后的一场雨,使得气温下降了不少。

方娅婷穿着一件黑色的毛呢大衣,在秋风中继续前行着。此时的她,脑袋里只想着领导交给她的方案该怎么做,却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而来的人。

看着被撒满地的A4纸,方娅婷立刻蹲下来,将它们一张张捡起来,然后递给眼前的男人,“对不起,刚才没注意看路。”

男人也不曾生气,只是笑了笑,随后温和地说道:“是我不好,看到你过来,也没避让。”

方娅婷听他如此说,倒觉得这男人有点意思,便仔细看了他一眼。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风衣,显得身材十分匀称。那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浓密的眉毛微微上扬,而眉毛下方那双如星辰般耀眼的双眸,正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随后又张开双唇,然后说道:“方娅婷,好久不见。”

方娅婷听他的话,吃了一惊,这人难道认识她?但她的记忆里却是没有此人的存在。

见到方娅婷没有反应,男人又说道:“我是邓天齐。”

“邓天齐……”方娅婷低声重复着这个名字,然后反复在脑袋里搜索着这三个字,可是仍然没有想起来这人是谁。

“你小学同学,就是坐你后边那个,经常扯着你辫子的那个小胖子。”邓天齐见方娅婷始终没有想起来,便主动说了出来。

“啊,是你啊,小胖子,你不是四年级的时候就转学了吗?”听了邓天齐的话,方娅婷终于想起来了。他就是自己小时候十分讨厌的那个胖子,经常趁她不注意拿走她的凳子,害她摔跤;上课的时候扯她的头发,让她发火然后被老师骂。没想到小时候圆得像个球的他,现在长得还挺帅的,都说女大十八变,这男人嘛,估计也得有十八变了。

不过,邓天齐估计是不知道自己小时候的形象在她心里有多差,反而是笑着点头,“是啊,是啊,就是我。”

“哎,你那时候怎么突然就转学了?我们一点情况都不知道。”方娅婷还记得那小胖子,有一天突然就没来上课了,没几天,老师就说他转学了,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邓天齐。

听到方娅婷的问话,邓天齐神色微微一黯,随后笑着说道:“以前的事情不提了,今天这么有缘,我请你吃饭啊。”

知道他不想说,方娅婷也没再继续问,只是答道:“好。”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坐下来后,方娅婷又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邓天齐听闻这话,微微有些脸红,但立马恢复了正常,“你和小时候又没什么变化,我一眼就认出你了。”

方娅婷听到话,心想,你都变得这么帅了,什么叫我没变化,难道就没变漂亮么?

或许是察觉自己的话说得不太对,邓天齐又说着,“不过你比小时候漂亮多了。”

听到这话,方娅婷心里也是挺乐的,便摆说一副你很有眼光的表情,说道:“那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追我的男人都从城头排到城尾了。”

邓天齐听闻她的话,笑了,“这点你倒没变,还和小时候一样的厚脸皮。”

方娅婷的脸有些黑,心想这人到底会不会说话,不过这小子好像和小时候一样讨厌啊,感觉这个话题聊不下去了,她便换了个问题,“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啊?”

“没工作啊。”邓天齐随意地回答。

“你少骗我了,刚看到你那些文件上的东西,全是漂亮的画,你现在做这行吗?”

邓天齐只是笑了笑,然后说:“就是自己接点业务,帮人家画点漫画。”

“原来你是漫画家啊。”以前怎么没看出这小子这么有文化气息啊。

“漫画家还谈不上,只能算是混口饭吃。”听他这么说,方娅婷也不好再接话了,明显人家是谦虚了。

“对了,你现在做什么啊?”邓天齐问她。

方娅婷撇撇嘴,“白领呗,每个月守在那格子间里,拼死拼活地工作,到头来,工资一分也不剩。”

邓天齐听她这样说,哈哈大笑了起来,确实是白领。

两人就这样边吃边聊,一会聊小时候的事,一会聊现在工作的事情,不知不觉就天黑了。

方娅婷正准备拦一辆出租车,就被邓天齐打断了,“你在这等我,我送你回去。”

不一会,邓天齐便开了一辆私家车过来,方娅婷坐了进去,用手机开了导航,随后说道:“你有车,之前干嘛还要走路?”

邓天齐没有回答,方娅婷见此,估计他是不想回答,便也没再说话。

直到方娅婷到了楼下,下车后,邓天齐才探出头来问道:“你真以为我和你是偶遇吗?”

方娅婷听到他的话,似乎明白,又好像不明白,只能一脸疑问地看着他。邓天齐看着她,然后笑着说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在不懂感情的时候,男孩子总爱逗女孩子,就表示他其实是喜欢她,想引起她的注意。”说完,他便开着车扬长而去,留下一脸纠结的方娅婷。

还没等她思考出他这话的意思时,他又将车倒了回来,痴痴笑着,说道:“我想说的是,我喜欢你。”这一次他就真的开车走了,方娅婷突然脸红得像个苹果,虽然她已经二十六了,但从来没有人当着她的面如此直白地表白,纵是她再厚脸皮,突然听到这样的话,也有些羞涩。

3

回到家的方娅婷窝在沙发里,好似一只慵懒的猫咪。对于邓天齐的表白,她有些惊讶,也有些欣喜。就今天的了解而言,邓天齐算是一个不错的男人,她二十六了,自从两年前发生那件事后,她就再也没对任何男人动过心。

她至今都记得世鑫倒在血泊中的模样,若不是为了让她能够顺利逃跑,他也不会被那人杀死。她经常会做梦,梦到世鑫满脸苍白地站在她的眼前,用满是鲜血的双手推开她,然后大声喊着,“你快跑。”

她再也没去过那条巷道,每次经过那里,总是能绕多远便绕多远。她害怕再遇到那样的事情,也害怕想起那个恐怖的夜晚,更害怕梦到那个逝去的男人。

整晚都没睡好,顶着两个黑眼圈的方娅婷下了楼,一眼便看见了在楼下等她的邓天齐。在清晨的阳光下,他的眸子熠熠生辉,他的笑容璀璨夺目。

“早上好。”邓天齐将买好的早餐递给方娅婷。

她一时有些发愣,怎么也不曾想到,他竟会一大早就来这里等她。见她没有反应,邓天齐也只是扬了扬那微薄的嘴唇,然后打开车门,轻声说道:“娅婷,上车吧。”

直到坐进了车里,方娅婷总算是将自己的思绪整理好了,这时才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邓天齐一边开车,一边回答,“七点到的。”他没有解释为什么会来接她,也没有解释怎么知道她没有吃早餐,倒让方娅婷有了一种错觉,就好像是自己的男友了解自己的习惯一般,他默默做的许多事,却不会向她邀功,好似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别看我了,快吃早餐。”邓天齐对着她嘱咐道。

方娅婷打开袋子一看,是一个蛋糕和一盒酸奶,还有一个苹果,这是她平日的习惯。她不知道邓天齐是从哪里知道这些的,心里却是颇为感动。

直到将她送到公司楼下,邓天齐也没再说什么,只道下班会来接他,便离开了。

这样的他和昨天的他给了方娅婷不一样的感觉,昨日的他就像是活泼的少年,今日的他如同成熟的男人。他好像慢慢地在浸透她的内心,让她随时随地能够想起他。

后面的好些日子也如同之前一般,他总是早早地来接她,买来早餐,送她上班。下班时,他也早早地等候在她公司楼下,带她出去吃饭。

除了两人相遇那日,他说过一次他喜欢她,后来他便再也没提过那句话,倒弄得方娅婷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若说他喜欢她,可是他再也没有明确地表现出来,可若说他不喜欢她,那他为什么做这些事情来讨她欢心?

在如此反复一个月后,邓天齐终是开了口。

送方娅婷回家的时候,他变魔术般地拿出一个盒子,是一条项链,淡蓝色的钻石镶嵌在铂金雕刻的花朵上。方娅婷的心脏突然不可抑制地跳动了起来,她好像明白他要做什么了。虽然一直有准备,也一直有期待,可是当真实情况发生时,她的内心不免有些激动。

“娅婷,让我为你戴上,可好?”邓天齐柔声说道。

方娅婷点头,脸庞微红,眼带笑容,“好”。

将项链戴好后,邓天齐的手却没有拿开,轻轻抱住了她,然后将嘴唇贴近她的耳朵,用极致魅惑的声音问她:“娅婷,以后的日子就让我一直陪着你、宠着你、爱着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方娅婷的脑袋一片空白,她知道他在说什么,却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她是愿意的,这样的男人,想来,是很多女人都喜欢的吧,他帅气,他温柔,重要的是他爱你。还不等自己的脑袋有反应,她的声音便发了出来,“好。”

听闻方娅婷的回答,邓天齐松开了抱着她的手,只是那样静静地看着她,然后他的嘴唇轻轻地向她的脸靠近。

方娅婷闭着眼睛,心中却是思绪万千:两年了,今天她终于可以走出那晚的阴影了吗?她白皙的脸庞泛起苹果红,她以为他会吻她,毕竟两人刚刚确定了恋爱关系,他肯定是有些激动的吧。只是她等来的却是他那泛着冰凉的薄唇轻点她的额头,然后便迅速地离开了她。

“娅婷,天晚了,早点休息。”方娅婷还在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他却突然如此说道。

方娅婷有些疑惑,也有些失落,不过随后又想,或许是他觉得刚定下关系,怕太过亲密会引起她的不快吧。随即她也不再多想,便道了一声晚安,就回了家。

两人终于是确定了恋爱关系,邓天齐对她,可谓是极致的好,甚至达到了宠溺的地步。她有时竟会觉得,就像是一个父亲在疼爱自己的女儿一般,生怕她受到一点委屈。

她爱上了天齐,依赖他、习惯他,她从未觉得恋爱如此美好。她有时在想,若是哪天他离开了她,怕她是活不下去了吧。

在两人恋爱一年之际,天齐向她求婚了,拿的那枚戒指,据说是男人一生只能买一枚的真爱戒指。

4

在求婚那天,方娅婷终于有勇气再次走了那条巷道,她拉着天齐,走到当初世鑫被杀的地方,告诉他,“天齐,谢谢你,若不是你,我怕是此生都无法走出这件事情,我终于可以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了。”

“你知道吗?三年前,就在这里,我的前男友被杀了,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办法正视这段过去,直到你的出现,让我有了再次恋爱的勇气。”

“天齐,我爱你,我想我这辈子是离不开你了。”

她将自己埋进邓天齐的怀中,默默流着眼泪,她在向那段困扰了她很长时间的过去告别,她将展开一段全新人生,而让她重生的人便是这个男人。此时她却没有注意到邓天齐脸上的阴霾,更没有看到他眼角弥漫着的雾气。

两人很快便订了婚期,方娅婷也满心期待着穿上婚纱,与他步入婚礼殿堂的日子。她会做一个好妻子,为他洗手做羹汤,为他天冷加衣裳,为他生儿育女,陪他白头偕老。

只是有一件事让她有些疑虑,两人谈恋爱也有一年多了,可是却显少有什么亲密的行为,就连亲吻也不过是偶尔为之,更别提进一步的事情。她也不是什么未经人事的小女孩,所以这件事情倒让她觉得自己对于天齐而言,好像没有魅力。

有一次,天齐送她回家,她便留着他,不让他走,天齐也听了她的话,没有离开。可是除了吻她,也没有碰过她,她甚至换上了诱人的睡衣,而他都只是搂着她,然后告诉她,“我只是想将我们最美的日子留到婚礼那天,我想给你一场完美的婚礼。”方娅婷也信了他的话,也因此更为期待他们的婚礼。

终于迎来举行婚礼的日子,那一天的方娅婷满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满心期待着幸福婚姻的开始。那时的她并不知道,这场婚礼也是她痛苦的开始。

结婚的时候,邓天齐没有亲人来,只有几个相交不错的朋友。他们恋爱时,他便说过,他四年级时突然转学,是因为父母车祸去世,当时没有亲人愿意收养他,他后来便一直在孤儿院长大,也没再联系过那些亲戚。那时的方娅婷深爱着邓天齐,只觉得他的童年太过悲惨,心疼都来不及,却不知道,这其中隐藏着一个秘密,足以毁掉他们婚姻的秘密。

新婚的当天晚上,她羞红着脸等待与丈夫的洞房花烛夜,可是天齐却告诉她,婚礼太累了,早点休息。看着邓天齐满脸的疲惫,她只能点点头,独自睁着眼睛到天亮。

结婚第二日,天齐告诉她突然接到一个大业务,需要出差,这一走便是大半个月。她心中不是没有委屈,可是天齐每天都会打电话对她嘘寒问暖,对她表示抱歉。面对如此待她的丈夫,方娅婷实在找不出抱怨的理由。

可是当他出差回来后,他又以工作太忙为由,干脆搬进了书房。方娅婷初时也有些恼,可是每每半夜起来,便看见他坐在电脑前不停工作的模样,她又满是心疼。

再后来,天齐便以身体不适为由,再也未和她同床而睡,待她也不及以前温和。他时常不回家,偶尔回来也是待在书房,对她不理不采,方娅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明明以前十分宠爱她的天齐,为何好似突然变了一个人。她每次想找他谈谈的时候,他便会迅速转身离开,甚至懒得看她一眼。

她以为是自己有不好的地方,才让天齐对她的态度有所转变,于是她开始变得温柔,变得娇媚,不断地改变自己,可是天齐还是对她不屑一顾。她不是没想过离婚,可是每当她看到天齐的面容时,却怎么也没办法提出口。她爱他,爱到骨子里,此时她才发现,她根本离不开他。她在这段原以为幸福的婚姻中,却一直感受到丈夫的漠视和冷落。

直到有一天,她终于了解了事情的真相,而这真相让她几乎崩溃。

5

那是一个冬日的夜晚,开门的声音一下子将快入睡的方娅婷惊醒,她赶紧起来,却听到客厅里有脚步声。她知道,那是邓天齐。

她悄悄打开门,从门缝中看着邓天齐,他换了鞋,随后将鞋柜上的一袋东西拿起来,然后打开客厅的门往外走去。

当时的方娅婷便猜测,这肯定是邓天齐的秘密,或许也是关于他们婚姻的秘密。她赶紧套上外套,然后悄悄跟着出门。

下楼后的邓天齐没有开车,而是一路步行,来到那个让方娅婷害怕的巷道,然后走了进去。刺骨的寒风让方娅婷有些颤抖,她不明白,邓天齐为什么来到这里,她很害怕,她又想到那个夜晚,吴世鑫就那样躺在血泊之中的夜晚。

此时的巷道里走过先前那般黑暗,竟是有一闪一闪的火光,方娅婷也跟着走了进去。

然后她发现有一个人蹲在那里烧着什么,她好像听到了邓天齐的声音,“世鑫哥,今天是你的忌日,但那个女人好像不记得今天是你离开的日子吧。她现在估计正想着怎么才能让我爱她吧,不过,我怎么可能会爱她,怎么可能会让她幸福呢?”

方娅婷听到这些话,心里有很多疑惑,但是她明白了一件事,邓天齐认识吴世鑫,便颤抖着问道:“天齐,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来了,方娅婷。你还记得五年前的今天吗?有个男人,因为你,死在了这里。”邓天齐好像是预料到她的到来一般,指着自己眼前的位置说道。

“你想说什么?”方娅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吴世鑫是我表哥,如果不是你,他怎么会死。”邓天齐愤怒地看着她,那样的眼神是她不熟悉的。

方娅婷看着眼前陌生的天齐,她不相信,那个以前如此宠她、爱她的人会这样看她,“天齐,我不知道他是你表哥,而且,那只是一个意外。”

听闻方娅婷的话,邓天齐冷笑一声,“还记得出事那晚的电话吗?就是我打给他的,我在电话里,明明听到他说不想走这里,是你非拉着他从这里走的,如果不是那样,他怎么可能会遇上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英年早逝?又或许在你离开时,不是独自逃命,而是早点报警,也或许能挽救他一命。可是你这个薄情的女人,却头也不回地自己跑了。”

方娅婷突然醒悟过来,“原来是你。”那天,世鑫叫着小七,原来是在叫小齐,“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离开,是我的错。这些年来,我总是梦到他,想起他。可是,你为什么要如此对我啊?难道你就真的没有一点点爱我?”

“记得我告诉过你吧,在我四年级那年,突然转学,是因为我父母遭遇车祸死亡,当时没有人愿意管我。其实我没有去孤儿园,是我的表哥,求着他爸妈收养我,虽然在那个家里,姨父姨母对我不太好,可是表哥却是十分关心我,所有的东西,只要他有的,他都会分给我,我也总是依赖着他。”

“直到后来渐渐长大,我才明白,那是爱,我爱上了他,爱上了表哥。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因为我们是两个男人,大家都不会接受这样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过表哥,我怕他知道后会不再见我。而我,只要看到他幸福就好。在别人眼里,或许他有许多的不好,可他却是唯一带给我温暖的表哥。”

“方娅婷 ,你说我为什么要这样对你呢?”邓天齐此时回忆着他和世鑫的过往,眼里出现了一种她从未看见过的情愫,可是随后他又赤红着双眼,凄厉地说道,“我爱他啊,哪怕他碌碌无为,哪怕他胸无大志,哪怕他平淡无奇,我都爱他。可是你却毁了他,害了他,让他从此离开了我。你说,我该不该恨你?在他离开后,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来计划接近你,调查你的过去,调查你的喜好。而且,重要的是我们是小学同学,你说是不是上天都不愿意放过你,所以让我来惩罚你啊?”

此时的方娅婷好似突然冷静了下来,她只是问道:“既然如此恨我,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邓天齐却是突然笑了起来,满眼泪水,“你是他拿命救来的,我怎么可能杀你。可是我也不能让你好过,凭什么他失去了生命,你却可以过着幸福的生活。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像他那样的傻瓜,再没有男人会那般对你,甚至为了你不顾自己的性命!”

方娅婷明白了,他这是在惩罚自己,他不要她的命,却是要她心痛,要她生不如死,要她永远无法走出那段阴霾。她从未忘记过吴世鑫,她知道因为自己的自私才让他失去了生命,是她的错。邓天齐说得对,这个世界上,或许不会再有像世鑫那般爱她的男人了。

“方娅婷,我要你天天看见我,便会想起世鑫哥,要你时时刻刻想起他,我要让你困在这婚姻的牢笼里,永远走不出去。”邓天齐说完却是再也不理她,只是沉默地盯着眼前的位置。

方娅婷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没有再说话。

是啊,或许她不配得到幸福,就这样吧,继续过下去吧,在一段有名无实的婚姻中生活着,用她的余生来偿还自己所犯的错。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300.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