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异地恋多年我拒绝多金上司猛追,去找男友却见他扶着一孕妇

异地恋多年我拒绝多金上司猛追,去找男友却见他扶着一孕妇

永安大厦的二十三楼内,周安安正在与林威对峙。

林威斜靠在办公桌后面,用笔敲打着桌子的声音,在这安静的房间内更显得刺耳。

周安安皱眉望着脚尖,嘴唇被她咬得失去了血色,此时手机就放在衣服左侧的口袋里,如果她有勇气,哪怕只是一点点,她应该掏出手机而后立马百度“被上司追求应该怎么办?”

也或者让她跟男友连海发个短信,寻求解决眼前问题的方法,而不至于她全身僵硬站在办公室里,而对面是望着她邪魅一笑的总经理。

周安安自认节节败退,而林威步步紧追。

一个分神间,文件从她的手指间滑落,落在地上的声音掩盖住了笔敲打桌面刺耳声。

仿佛瞬间有了底气般,周安安抬起头望着林威,斟酌了一下说道:“林总,我有男朋友。”

闻言,林威把笔丢在桌子上,双手摊开说道,“我知道啊,但那又怎样?”

最终,周安安落荒而逃。

算起这一次,从小到大能跟周安安当面表白的不超过三个人,男朋友连海就是其中一个,可是这林威……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这让周安安陷入了极端的焦虑之中,林威隔三差五地给她送礼物,亦或是请吃饭。

她全然招架不住,于是打电话给男朋友连海抱怨,可是接通后,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听连海急切地说道:“亲爱的,我这几天在忙一个竞标,等我忙完再给你打过去。”

挂断电话,周安安对着手机小声嘟囔:“忙忙忙,女朋友都快被别人抢走了你还不知道?”

察觉到此举甚是幼稚,于是她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双手趴在阳台上,晚风吹过肌肤清清爽爽的感觉,天边的星子在无尽夜色的相衬下,也异常明亮。

于是,她把双手卷到嘴边,对着夜空大喊:“异地恋,你欠我一个嘘寒问暖的男朋友。”

待喊完这句话后,她又觉得怅然若失。

林总在追周安安。

这个消息是被王秘书走漏出来的!

一时间,整个公司的人八卦之心被燃起。

他们疑惑平日里勤勤恳恳但又不张扬的周安安,何时被林总给看上了?

可是周安安有个正在异地恋的男朋友啊。

难不成,这血气方刚的林总厌了商场,所以打算征服周安安这棵小白菜,来个横刀夺爱,以此来证明情场商场两得意?

周一晨会上,各个部门汇报完工作以后,只见林威做思考状,把笔在指间转了几个来回,随即把目光落到周安安身上。

众人相视不语,只听林威问道:“周安安,你怎么看?”

在一旁认真做笔记的周安安,突然在晨会上被林威点名,一时之间,她张口说不出话来。

看到她的反应,林威轻笑一声,然后开始发表自己的观点。

林威如此堂而皇之,在旁人看来也只是调情罢了。

周安安开始扶额叹息,以至于后面的开会内容她都没有听进去。

同事不自觉瞥到她身上的眼神,充满了暧昧,周安安不禁对着林威的方向咬牙切齿。

公司里跟安安较好的同事,在茶水间里低声问安安:“你不会真跟林总在一起吧?那连海怎么办?可怜的连海啊,女朋友都快被别人抢走了还不知道。”

安安把杯子放到桌子上,用手捂住同事的嘴巴,以此来制止她的大呼小叫,“谁说我要跟连海分手?”

听到这句话,只见同事的眼睛瞪大,一副吃惊的模样指着安安说道:“你不会是要脚踏两只船吧?”

安安忽略她故作吃惊的话,把视线投到窗外,过了良久她问道:“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我会跟林总在一起?”

同事瞟了眼外面走动的同事,低声说道:“因为林总多金,又不用异地恋。”

安安咋舌,对着同事说道:“你们这群不懂爱情的孩子。”

同事还跟在后面喋喋不休,安安不理睬她,嘴角噙着笑只管迈步往前走,仿佛一提连海她就心情大好。

在办公区跟林威擦肩而过的时候,林威突然在她面前站定,轻声问道:“晚上请你吃饭?”

安安不用回头就能知道身后同事的戏谑眼神,无奈,安安一咬牙说道:“对不起林总,我晚上有约了。”

林威挑挑眉问道:“那明天?”

安安心下一横,忙开口:“明天也有约,后天……也有约。”

看到她的反应,林威嘴角弯起一抹笑,转身从她身边走过去了。

安安自知不是林威的对手,他把往常追女孩子的手段尽数用到了安安身上,这让安安在林威面前节节败退。

直到有一次,安安气急,冲着他大喊:“我有男朋友,为什么林总还要来追求我呢?想以此来提高的你的优越感?”

只见林威皱眉,然后淡定地开口:“你又没结婚,我有追求你的权利。”

基于每次在林威面前都是惨败的下场,所以安安在公司尽量躲着林威,可是,她的这点小诡计被他看穿,时不时地在会议上点她的名。

这天,安安刚下班回到家便接到同事小张的电话,小张在电话中急切地说道:“安安姐,负责这个项目的王姐因为高烧在医院打点滴呢,现在对方的人都等在这儿,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找你帮忙。”

安安看着桌上刚打开的西瓜,咬咬牙说道:“那好吧,你把地址发过来吧。”

事实证明,周安安还是太年轻了。

她在包间门口恢复了职业性的微笑,并伸手推开门,可是,哪有什么谈项目的人,分明只有林威一个人。

察觉到自己被骗了,安安一个转身便要离去,却听到林威在背后说道:“来都来了,不让我请你吃一顿饭?”

安安扭头,装作好脾气地答道,“我害怕这是林总的鸿门宴。”

林威起身往安安的方向走来,安安四处看了看整个包间内只有他们两个人,于是拔腿就跑。

在跑的时候还拨通了连海的号码,电话一被接通,安安就开口抱怨:“你女朋友都快被人抢走了。”

连海以为安安是因为最近陪她打电话的次数太少,所以任性。

他把眼睛摘掉,揉了揉眉心说道:“安安别任性,我忙完手里的这个大项目,就回去结婚好不好?”

在打电话的间隙里,安安跑出了餐厅,扭头往后方看去,没有看到林威追出来,她松了一口气。

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电话中有女声在叫连海,连海应了一声就跟安安说道:“我同事在叫我了,先不聊了,晚些时候给你打电话。”

挂掉电话后,安安一个人在街上闲逛,恋爱的那种新鲜劲一过,再被异地恋纠缠,最后剩的只有爱了。

世间文字八万个,唯有情字最伤人。

如果不是因为爱你,谁愿意顶着恋爱的名头过单身的生活。

察觉到手机振动时,安安停止胡思乱想,低头扫视了一眼电话,她漫不经心地接起来,然后轻吐出一句:“妈,家里有饭吗?我想回家了。”

周母听出女儿的情绪不对,在电话里也没说什么,她的声音通过无线电传来,在这有风的夜色里,安安竟觉得如此安心。

周母说,好,我让你爸去接你。

安安坐在饭桌上大快朵颐,周母坐在她对面抱怨:“你跟那个连海以后有什么打算?难道就这样异地恋吗?”

安安从饭碗中抬起头,皱眉说道:“眼下这些都不是最严重的,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我怎么摆脱上司的追求。”

周母打量着安安不语,过了一会她说道:“你们老板这是怎么了?居然追求你这个小白菜。”

在安安的幽怨眼神中,周母起身,淡淡地开口:“妈是不同意你跟连海的事,你只需要找个知冷知热的就行,可是你们隔得这样远,不如……趁早分手吧。”

安安不语,埋头扒饭。

隔日到公司时,王秘书通知她去林威的办公室。

安安望了一眼林威的办公室,轻声问道:“林总又出什么幺蛾子了?我能不能不去?”

王秘书也学着她的样子,轻声说道:“听说是出差的事。”

安安的脚下仿佛有铁块般,每一步走得都异常沉重,磨磨蹭蹭敲开了林威的门。

林威正在跟别人通电话,示意她先坐到沙发上。

安安忐忑地坐到沙发上绞着手指,她还在胡思乱想时,只见林威挂了电话,从抽屉里拿出一盒东西走过来。

“朋友送我的巧克力,我吃不惯这种东西,借花献佛喽。”他把巧克力递给安安。

安安站起身,双手背后说道:“无功不受禄,我不能要。”

林威摊摊手表示无奈,把巧克力放在桌子上,而后开口;“公司安排你出差,明天就走,去C市。”

闻言,安安狐疑地问道:“林总不会也去吧?”

林威摇摇头答道:“公司还有一堆事情没有处理完。”

安安点点头,“林总不去我就放心了。”

林威坐到沙发里,自顾自地喝了一口咖啡问道:“你就这么怕我?”

安安没有说话,她拧眉望着眼前这个邪魅的男人,华丽的皮囊下究竟藏着一颗怎样的心?这让安安猜不透。

到达C市时,安安他们忙了一整天,到晚上回酒店的时候,却看到本该不出现在这儿的林威,却坐在大厅里看杂志。

安安自知又一次被林威骗了,所以她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转身正准备逃走。

却听到身旁的同事大声喊了一句:“林总您怎么来了?”安安生生地顿住脚步,干笑着望向林威。

他们一行在等电梯的时候,同事一直在跟林威汇报项目的事,安安却能看到林威时不时瞟向她的眼神。

电梯到达楼层后,同事们接连走出去,只剩下安安和林威,见此情景,安安忙起身跟上同事。

C市的夜色不同于A市,没有不夜城的称号,所以从窗外眺望远方,也觉得异常静谧。

正在这时,安安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慢条斯理地接起来,然后说道:“林总有什么吩咐?”

林威淡淡开口:“安安,你觉得一个男人最大的忍耐度是多少?”

安安诧异,继而没有立即回答,却又听到电话那头的林威说道:“公司副总的位置我替你留着,能不能坐上就看你的态度了,你觉得如何?”

安安虽是职场上的初生牛犊,但这番暗示的话语,让她忍不住对着电话大骂:“你以为我稀罕你的副总吗?我告诉你,本小姐不干了,你爱追求谁追求谁,爱潜规则谁潜规则谁。”

说罢,她挂掉电话,然后开始收拾东西,手抑制不住地颤抖。

从酒店出来后,她的泪水忍不住地往下流,出租车司机看到后,安慰她道:“姑娘这是失恋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再找一个就是了。”

司机大叔的话说得云淡风轻,但是丝毫没有让安安听到耳朵里,她哽咽着对司机大叔说道:“从大学毕业这么多年,我们一直是异地恋,那么多事都是我一个人在扛……”

听着安安断断续续的话,司机大叔问道:“那现在去哪儿?”

安安说道:“去机场,我要去找我男朋友。”

司机大叔还陷在老一辈人的爱情观里,所以一路自言自语,直到安安下车后他还喊道:“姑娘,有些缘分要珍惜。”

当安安拉着行李箱,在机场狼狈地给连海打电话时,电话却显示关机。

安安到达连海的小区时,天色已经大亮,她站在楼下,揉了揉眼睛望着十三楼。

继而,她拽着行礼箱,在思考见到连海时她要说的话。

边思考边蹲下去系鞋带,不经意间望向花园方向时,却看见一身运动装的连海搀扶着一名孕妇,两人有说有笑。

安安这次彻底不淡定了,她拉着行李箱转身往回走,在这一刻,她连上去质问的勇气都没有。

回到A市后,她辞掉了工作,由此引发了同事们的猜想,出差那几天林总究竟跟周安安发生了什么事,林总一回来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而周安安居然辞职了。

这让众人摸不着头脑,于是他们非常笃定,林总还是没有追到小白菜。

众人在讨论这些八卦流言的时候,安安正窝在家里睡觉,手机自从那天给连海发了分手短信后,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她以为会等来连海一个解释,可是都三天还没见到他的身影,好多次安安都在心里质疑当初的自己为何要坚守这份感情?

爱情的力量能有多大,要不是未来她跟连海会有一个家的信念苦苦支撑着,她可能在凡世红尘中,早已被现实与异地打垮。

安安还在恍惚间,突然感觉有人在叫她的名字,睁开眼时,却看到周母立在她的房间轻唤她的名字。

安安闭上眼睛,嘴里嘟囔道:“妈,你又怎么了?看在女儿失恋又失业的情况下,能不能让我多睡一会?”

闻言,周母淡淡地说了句:“连海来了。”

安安猛地睁开眼睛,随即又把被子蒙到头上,“不见,我不见。”

周母自是知道女儿的性格,所以她起身离开,果然过了不久后,就看到一身家居服的安安,头顶着乱发走出来。

连海上前拉住她的手臂,开口便急切地问道:“安安,你又在耍什么脾气?因为这段时间没跟你通电话吗?以后可不要再轻易地把分手挂在嘴边了。”

安安使劲挣脱他的手掌,走到沙发处,佯装无所谓的态度,自顾自地拿起一个苹果开始啃。

连海紧随其后,“安安,听伯母说你失业了,怎么回事?”

安安抬头瞥了他一眼,开口答道:“我险些被上司潜规则,在心情极度失落时,连夜赶去男朋友的小区,可是他正陪着某位孕妇呢。”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287.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