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总裁丈夫有制服癖她忍了4年,遇心动帅哥后出轨却掉进丈夫陷阱

16c200072417ef66b176.jpg

她叫青梅,可是她没有对她痴心不改的竹马。

三十岁的青梅做了一个决定,一个可能会改变她一生的决定,她要结束维持了五年的婚姻,换一条通往自我的路。

而让她下定决定离婚的,却是因为她出轨了。

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她感觉到了一种身为女人的自豪。那个男人比她小,但却总是宠着她,迁就她。可是她的丈夫,董力,或许连她的名字都记不住。

二十一岁,青梅大学毕业,进入一家私营企业工作,那时她天真地以为只要努力就能有回报。可是她错了,在这个溜须拍马的社会,她被一个和她同一天进入公司的姑娘打败了。那个年龄比她大,但却比她漂亮,皮肤比她嫩,嘴也比她甜的姑娘。

在进入公司两年后,她终于有了升职的机会。

当领导告诉她,会在她和另外两人之前做出选择时,她有些沾沾自喜,那两个家伙工作可没她卖力,加班时间可没她多。她满心期待自己的升职加薪,可结果却是满地的狗血。

突然杀出一匹黑马,将她和另外两人通通杀得片甲不留。

她听说,那姑娘是做了一笔大业务,所以才会突然被领导赏识。如果真是这样,至少她心里还会觉得平衡些,可是事实是,那笔大业务是领导陪着那姑娘一起拿下的,至于为什么领导会陪她,青梅不想再继续思考下去。

她想,看来长得漂亮,能将领导哄高兴才是正业。

二十三岁,她辞职了,用之前的积蓄做了整容手术,垫了鼻子,开了眼角,磨了骨。她嘴唇稍厚,但因为缺钱,便没有动嘴巴,不过这却是让她微微多了些性感。

整完容后的她对自己的脸已经是相当满意了,可是看看扁平的胸部,她又突然觉得,胸好像有些平了,没有傲人的胸,便对男人没有吸引力。

二十四岁,她从朋友那里借了钱,隆了胸。此时的她已经失业一年,还有一些欠外债。

她想,自己该找个工作了。

面试那天,她穿了一件V领白衬衫,还有包臀黑裙,看上去干练又性感。将黑发挽在脑后,化了一个淡妆,嘴唇却是涂上了粉粉的唇彩,只需一眼,便会让人浮想联翩。

面试她的人事部经理,有些看直了眼,尤其是她那领口微微露出的沟,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在看了她的简历后,人事部经理便让她周一来上班。虽然只是前台,可对青梅而言,这就是一个机会。

在前台工作的时间里,青梅对公司内部有了很多了解,公司有两个老板,他们是朋友。一个叫张云凡,一个叫董力。张云凡三十六岁,董力四十岁,虽然董力年龄比较大,但却一直未婚,反而是张云凡,孩子都已经上幼儿园了。

青梅看到张云凡的时候,便觉得那就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他器宇轩昂,成熟稳重。反观董力,人有些矮胖,脑袋圆圆的像个南瓜,肚腩微凸,平日里总是笑呵呵的,一见他就仿佛看到了弥勒佛。

青梅搞不懂,两个看上去八竿子打不着的人是怎么混到一起,还一起做事业的。

不过这些她也不关心,她只知道,她的目标就是张云凡。虽然他结婚了,她也是不在乎的,即使只做他的小三,也能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好一点,不是吗?

在这两年的时间,她认识了许多和她一样的女孩子,从平凡无奇到惊艳四座,从此改变了人生,她或许也是其中一个。

每次只要张云凡从她眼前经过的时候,她总是会立马温柔地喊道:“张总好。”

可是在不知道多少次后,他却还是不曾注意她,将她当作与其他员工一样对待。偏偏越是这样不在意她的人,越是激起了她征服的欲望,要知道,自她整容后,很多男人都会被她所吸引。

有一次她听技术部的人说晚上要加班,她知道机会来了。而技术部是张云凡负责的,而且经她多日的观察,他是一个很负责的领导,一定会和大家一起加班。

下班的时候,她就不曾离开,因为大家都忙着自己的事,也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

她在一旁边悄悄地观察着张云凡,发现他中途接了两个电话,一个是他老婆,他告诉她晚上加班;另一个是九点左右,应该是他女儿打来的,他让她早点睡觉。

这两通电话,他的表情与语气都极其温柔,想来他定是十分在乎妻女的。这多少另青梅有些挫败感,但她坚信没有挖不动的墙角,只有不努力的小三。

加完班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青梅则趴在桌上睡着了。睡梦中,她听到有人在叫她,她以为是张云凡,结果睁眼才发现是董力。

“青梅,下班怎么没回家。”董力轻声地问她。

青梅有些迷糊,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明明是在等张云凡下班,制造和他相处的机会,怎么就梦到董力了,“你怎么在这啊,张云凡呢?。”

“你先说,你怎么在公司睡了啊,大家都走了。”董力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再问道。

青梅听闻他的话,总算有些清醒了,原来他们都走了,怎么也没有人叫她,她目的还没有达成呢。

“我看大家晚上加班挺辛苦,就想着是他们需要吃饭喝水,我还能帮着买。”青梅随便找了一个理由,随后又说道,“既然大家都下班了,那董总,我也先回去了。”

“我送你吧,天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回去也不方便。”董力看着青梅说道。

“那谢谢董总了。”青梅也不曾多想,便答应了。

董力的车很普通,像他的人一样低调,青梅自觉要往后排坐去,可是董力却是打开前面的门,让她上车,青梅自然是顺从了他的意思。

“阿凡有妻女的。”行驶途中,董力突兀的声音响起。

青梅有些疑惑地看着董力,他又接着说,“今天是他给我打电话的,说你还在公司。”

这话说完,董力将车停了下来,认真地看着青梅。她却只是看着车窗外不说话,搭在包上的手攥得紧紧的,她有些紧张,因为别人发现了她的秘密。

“阿凡不适合你,况且,我认为,这么漂亮的姑娘不应该做小三。”董力见青梅不说话,接着说道。

“那董总认为青梅适合做什么?”平复了心情的青梅,转头微笑看向董力。她想,大不了就辞职呗。

“做我的妻子怎么样?”董力的话让青梅吓了一跳,他这算是对她表白?

“为什么?”青梅不懂,他是喜欢她,还是觉得她适合他。

董力笑了笑,开始发动车子,然后说:“你面试那天,我看到了你,觉得感觉不错,挺喜欢的,所以你才有机会来工作。”

青梅听到这话,却是想,果然美貌是一种武器,这种武器帮她找到了工作,还得到了一个男人的青睐。

“可是你应该知道我心里有人。”青梅之所以在张云凡和董力间做出那样的选择,就是因为她觉得董力长得不好看,她爱钱,可是也要找一个自己看得顺眼的。

“你知道阿凡的妻子是怎么样的人吗?”董力听到她的话没有任何的情绪起伏,接着又说,“他妻子在他最困难的时候陪着他,从未放弃过,更何况她看上去或许比你更优秀。”

青梅从未想过会有一个男人如此直白地告诉她,有一个女人比她更好,她还未开口,董力又说道:

“你们都只知道公司是我和阿凡一起开的,却不知道他的所有财产都掌握在他妻子的手里,而且是他自愿这样做的。所以,青梅,你还要继续吗?”

青梅明白了董力的意思,张云凡很爱他老婆,他的钱在他老婆手里,如果他有外遇或者离婚,将会净身出户。那就表示,即便她真和张云凡在一起,也会和现在一样,没钱。

青梅看着董力,认真地说道:“谢谢董总的提醒。”

董力只是笑笑,“不客气,那么不知道青梅姑娘对我的提议,觉得怎么样?”

“为什么一定是我?”青梅不明白依照董力现在的实力,想要找老婆其实蛮简单。

“第一,你漂亮;第二,你想要有钱;第三,我需要一个妻子;第四,我喜欢你这样的。”

董力没有说完,他其实最喜欢青梅丰满的嘴唇。现在的好多女孩子总把嘴巴整得小小的,薄薄的,可是青梅的嘴唇不一样,看着像是刚刚成熟的草莓,正等待人来采撷。

青梅抿着嘴不说话,看得董力差点就把持不住。不过青梅倒是没有注意到他,只是在认真思考着董力的话,她的确很需要钱,之前隆胸找朋友借的钱,现在每天都在被催款。

原本以为若是能抓住张云凡,应该会好一些,只是现在看来,张云凡这边是行不通了。那么董力,也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他胖了一点,难看了一点,但反正关上灯不都一样么。

青梅咬咬牙,然后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我觉得董总之前的提议不错。”

董力笑笑,好像一切都在他意料之中,“我们结婚后,我希望你能辞职,做全职太太。”

“好。”

“我希望每天一回家都能看到你。”

“好。”

“我每个月会给你固定的开销,你过生日或者是过节的时候,也会再多加一倍,但是在家里,什么事情都得听我的。”

“万一你对我家暴,我也听?”青梅觉得这婚姻像是协议婚姻的感觉,不过什么事情都谈得清楚明白,总比以后因此闹矛盾好。

“我不会打女人,但是你也不要在外面不三不四的。”

“好,那你呢?”

“青梅姑娘难道不相信自己的魅力?如果,我有外遇想离婚,会提前告诉你,并会赠送一套房产给你,如何?”

“好。”

“明天我会将这些婚前协议准备好,你看看,没异议的话就签字。”董力是个商人,自然知道要怎样做才能确何保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

青梅皱皱眉,仍回答了一个字,“好。”

董力看着青梅轻启朱唇,他便像是闻到了一股草莓的香甜味,想着既然两人今日都摊开说清楚了,也不再有所顾及,便凑了上去。

青梅见他有动作,原本想拒绝,可想着董力说的在家里都得听他的,想必也包含这样的事吧。

她闭着眼睛,任由董力的动作,董力最先是轻轻吻吻了晶莹的红唇,然后伸出舌头轻尝,好似发现了人间美味一般,开始不停地啃噬撕咬。青梅在这样的攻击下,觉得有些不舒服,便发出一声轻哼。

没想到这声音好似刺激到了正动情吻着她的男人,他将手从她的肩上,慢慢下移,摸到了一团温软,他虽然知道青梅的身材很好,但自己这样亲身感受又是另一回事。

正当他沉浸在美好的感觉中时,青梅却是轻轻拨开他的手,然后说道:“接下来的事,等咱们结婚了再继续吧。”

此时的董力感觉就是全身被烧着了,明明有人在帮他灭火,可是灭火器了却突然没了干粉,他就只能等待大火的灼烧,感觉全身上下都快爆炸了。

青梅可不管他的想法,她只知道一个姐妹曾告诉他,不要轻易让男人得到,否则很容易让他失去兴趣。

董力见青梅的表情,知道今天是没办法了,只能开车送她回家,不过他也不甚在意,很快这个女人就是他的了。

第二日,青梅便被董力叫进了办公室,然后看了看他拟定的协议,基本都是昨晚所提到的内容,只加了一条,若是女方出轨,就必须净身出户。

青梅便想,她肯定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便毫不犹豫地签下了名字。

下午她便辞了职,然后回家拿户口薄登记结婚,拿户口也挺顺利的,没有受到任何阻拦。

她父母早在她上中学时就离了婚,各自组建了新家庭,他们只会按时给她生活费,学费,其他的事都不会管。就连她做了整容,他们也没发现,还以为她本来就长这样。

不过青梅也不在意,早就习惯了,更何况他们在她大学毕业后,就再也没给过钱,平日里连个电话都不曾有。所以,她不相信爱情,她觉得只有钱才是真爱。

在离开父亲家时,她在想,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连结婚那么大的事儿都没人问问。

和董力拿了结婚证,青梅便搬到了董力的家,一套三层的别墅。

一楼是客厅和厨房,二楼是书房,会客厅和一间卧室,三楼则有一个露天阳台,一个超级大的卧室。还有一间娱乐室,里面可以唱歌,玩牌什么的,只不过应该没怎么用,因为青梅一进去便被里面的味道呛到了,就是很久没开过门的味道。

搬进来的那天,董力告诉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是住在二楼,既然她来了,便把三楼都收拾以后,两人便住那间大卧室。

他让她收拾房间时是一点也没客气,好像她就是他的女仆一样,不过想着二人签的协议,在家必须听董力的话,青梅便按他说的做。

青梅的表现让董力十分满意,想来她是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做的,随后他拿出一张卡交给青梅,“家里缺什么你自己买就行,记得给自己买点衣服,好好打扮一下。”

青梅也是理所当然地收下了卡,在将三楼收拾干净好,便拿着卡出了门,买了一些日常用品,又为自己添置了几套衣服,还买了两个包。

下午五点半董力给他发来信息,告诉她自己将会在六点到家,然后接她出去吃饭,让她穿得漂亮一点。

接到他的信息,青梅便开始打扮自己,将黑发自然搭在身体两侧,然后画了一个精致的妆容。

口红还是平日里习惯的橘色,再穿上今天新买的深蓝色蕾丝连衣裙,一字肩的设计露出她漂亮的锁骨,而包臀的裙子使她的身材看上去更加丰满,再搭配上银色的高跟鞋和同色系的手包,一个性感又优雅的女人出现了。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青梅满意地笑了,这就是她一直理想的状态。

想及此,她觉得嫁给董力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晚上两人选了一家安静的餐厅吃了饭,然后便一起回了家。刚到家,董力便拿出一个盒子,交给青梅,告诉她这是给她的礼物。

青梅正准备拆开看,董力打断了她的动作,抱住她,在她耳边说道:“先别打开,你上去洗澡,穿上它,我稍候上来。”

青梅还以为董力是想看自己穿他买的新衣服的模样,便点点头,来到三楼,按董力说的先洗了澡,然后找开他送自己的礼物,结果里面的东西让她觉得有些脸红。

一件血红色的裙子,但却只是纱制的,穿上它和不穿根本没什么区别吧。但既然之前便说好,在家要听他的,她便只能穿上,红色的透明内衣裤,还有外面一层透明的长袍,然后用丝带带轻轻将衣服在腰间束拢。

正当她穿好衣服发呆之际,手机响了,“记得画上红色的口红,要发亮的那种,刚忘说了。”董力发来的。

青梅按他的要求,将红色的唇彩涂在嘴上,然后边坐在化妆台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此时的她觉得董力还挺浪漫的。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了开门声,董力进来了,他也换了一件丝制睡袍。看着坐在镜前的青梅,她的唇在灯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点点晶莹的光亮,好像在不断地诱惑他,更何况那红纱里面透出来的若隐若现的莹白,更是刺激着人的感观。

他快步走到青梅面前,用食指勾起她的下巴,低下头,细细品尝着她的味道。

青梅这次也没有再拒绝,配合着董力的动作,董力轻扯丝带,散开她的纱衣,里面的美好全部呈现在他眼前。他再也经不住诱惑,他便如饿狼一般,将青梅狠狠地压在身下。

“我的小女仆,起床了。”还在睡梦中的青梅被耳畔的声音吵醒,她揉揉眼睛,便看到了一张大饼脸,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董力在叫她。

“既然醒了,就帮我穿衣服。”董力见青梅睁开了眼,便立刻坐了起来,伸直双臂。

看到董力的动作,青梅才知道,董力是让她帮他穿衣服,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些大老爷一般,自己只需要将双人伸开,便有仆人帮他把衣服套上。

青梅立即去衣橱找董力的衣服,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什么也没穿,原本想拿件睡衣穿上,可是董力却在催促,让她快一点。

她只好先拿了董力的衣服,让他穿上。

董力对此很满意,在穿好衣服后,一把搂上青梅那纤细的腰枝,亲吻她的脸庞,然后缓缓说道:“我喜欢你这模样,今天上午不要出去,我会让人送些衣服过来。”

说完,便松开她,然后向屋外走去,走到门边的时候,又说道:“今天是第一次就算了,但以后要早起,给我做好早饭。”

看到董力出了卧室,然后下楼洗濑,再后来开门,关门,直到他的汽车发动后离去。青梅总算松了一口气,便懒懒地躺在了床上。

原本以为,没有公婆约束,应该不用早起的,却不知董力的话让她明白,自己以后的日子或许并不太好过。但那时的她,不知道,其实比起后面的一切,这根本不算是事儿。

一整个上午,青梅都不曾出门,在等待董力让人送来的衣服。她满怀期待董力为她买的新衣服,一定是最时尚,最流行的大品牌,可是收到衣服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想法真是太美好了。

十一点半的时候,终于有人敲了门,然后送来许多袋子,送货的姑娘拿着其中一个纸袋告诉青梅,“您好,这是先生希望您今天穿的衣服。”

“好的,谢谢。”等送货的姑娘走后,青梅迫不及待地打开那个袋子看,黑白色的衣服,她实在没明白是什么,又拿出来一看,才发现竟是一件女仆装,青梅感觉不可思议。

她又打开其他的袋子,有护士妆,有泳装,甚至还有带王冠的礼服。

在检查完所有的袋子后,青梅才知道,原来董力竟然有这样的嗜好,或许这便是他一直单身的原因。不过青梅倒也没觉得不好,反而是认为这样的生活更有新鲜感,每天都生活在不同的角色里,也是对生活的一种体验吧。

将所有衣服都拿进卧室后,她收到了董力的一条短信,“今天穿上女仆装,六点在家里等我,记得今天你是我的小仆人。还有,不要忘了吃药。”

看到吃药二字,青梅一直在疑惑,吃什么药?直到再看了一遍那些袋子,才发现女仆装的袋子里,有两个避孕药,难道董力不想要孩子?

吃完避孕药后,青梅便一直在想,仆人一般应该做些什么呢?做家务,给主人做饭,主人回来后,给他按摩放松。

下午的时候,青梅便出门买了菜,然后早早回到家准备晚餐。直到五点半的时候,才换上了那套女仆装。

衣服的胸口开得很低,稍稍不注意便会露出让青梅骄傲的事业线,而下半身的裙子很短,哪怕是弯个腰,都能看到内里的风景。青梅想,这对董力想必是一种极大的诱惑。

六点钟的时候,董力回家了,青梅赶紧站在门边,然后带着一丝娇媚说道:“欢迎主人回家。”

董力见此十分满意,便将脚抬了起来,青梅立刻会意,替董力脱了鞋,换上拖鞋,然后又说道:“饭菜准备好了,请主人用餐。”

董力便进入餐厅,青梅立刻替他布菜,直到董力吃完,在客厅坐着看电视时,青梅才准备自己吃饭。可是这时董力又开始叫她,让她替他捏捏腿。

青梅马上放下手里的筷子,走到客厅为董力按摩,董力看着蹲下来的青梅,若隐若现的酥胸,忍不住捏了一把,青梅娇声道:“不要,主人。”

或许是被她的话刺激到了,董力一把将她拉起来,躺在自己身前,“小女仆,今天我可是你的主人,你怎么能说不要呢?我再问一遍,要不要?”

青梅明白他的意思,便说道:“要,主人。”

董力便将青梅压在身上,狠狠地蹂躏起来,直到两人都瘫倒在沙发上,董力才气喘嘘嘘地说道:“小女仆,快扶我去洗澡。”

可怜的青梅,连饭都不曾吃,便扶着董力洗澡,还要为他搓背,擦身。直到董力躺在了床上,青梅才算是有自己时间,赶紧到餐厅吃了一点早已冷掉的饭。将一切收拾好后,自己才洗漱,正准备躺在床上睡觉时,董力又说:“穿上女仆装睡。”

青梅又脱掉身上的睡衣,重新穿上女仆装,董力对此总算满意了,然后便翻过身,单手抱住躺着的青梅,对她说:“明天我七点起。”

青梅知道他是想告诉她,让她早点起,准备早餐。拿起放在旁边的手机,调好闹钟,一看已经十点钟,青梅才慢慢闭上眼睛,她突然想到今天的避孕药,便轻声问董力,“为什么要吃药?”

董力只是含糊地说道:“我不喜欢小孩。”

青梅便没再纠结这个问题。

后来的青梅都会是不同的人,有时她是一名关爱病人的护士,有时她一名冷酷的女王,有时又一名优雅的空姐,又或许是热爱运动的健康美女,但她却从不是自己。

自她与董力结婚后,他从未叫过她老婆,甚至从未喊过她的名字,他总是叫她,“小女仆”“美女妹妹”“我的女王”“空姐”这些名字,或许他早已忘了青梅二字。

青梅有时也会想,这样的生活到底是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是每当看见董力为她买的衣服,包,还有戒指,项链,她又会觉得,这样的生活便是自己想要的。

直到在她婚后的第四年,她遇见了一个男人,她才突然发现,原来生活早已变了模样。

那天是一个周末,而董力又难得出差了,青梅总算可以腾出休息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了。她下午在瑜伽馆练完瑜伽,便准备回家,走在路边突然有人抢了她的包,她赶紧大声喊:“有人抢包啊,有人抢我的包。”

可是这一路并没有太多人,她只能自己跟着那贼跑,但最终还是跟不上他的步伐。

就在她准备放弃时,突然从旁边窜出一个穿着运动装的男人,他赶紧跟着那小贼跑去。后来青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那运动装的男人将包还给她,青梅一看,所有东西一件不少。

“真是太谢谢你了,帅哥。”青梅对着运动装男人说道。

这一看才发现,他的模样有些熟悉,仔细回想了半天,青梅才想起,这男人竟和张云凡有些像,但却比张云凡年轻太多,身体强壮一点,皮肤也要黑上一些。

那人笑了笑,露出两个酒窝,洁白的牙齿晃得青梅有些晕,“不谢。”他的声音却与人不同,甚至是朝着反方向发展,像丝丝柔和的风吹向青梅的发丝。

“要不,我请你吃饭吧。”这是青梅自结婚后,主动要请一个男人。自她嫁给董力,便没再与任何男人接触过,包括张云凡,就连董力都不曾向她提过。

她每天的生活便是配合董力扮演不同的人,然后偶尔有时间和姐妹逛逛街。

她没去过董力的家,只知道他父母在老家,董力每个月会给他们打钱,家里也有保姆在照顾。而他只是在中秋,春节这样的日子会回去待上一两天,青梅也只有在这样日子才算是完全解放。

“嘿,美女,怎么了?”一只手在青梅眼前晃了晃,她才算回过神来。

青梅又笑着说道:“我请你吃饭,怎么样?”

“好啊。”对面的男人爽朗一笑。

两人就近早了餐厅吃饭,原本青梅是想打车去好一点的地方吃,但那男人却说,他知道一个好地方,便带着青梅来到这家店。

它很小,青梅很多年没来这样的地方了,只有几平方的店面,里面摆了几张桌子。看到青梅的目光,那男人说:“你别看它地方小,东西可是很地道的。”

青梅知道他定是怕自己嫌弃这里不好,便笑着说:“没有,我以前也经常到这样的地方吃饭。”

在她最穷的时候,她甚至觉得在这样的店里吃饭都是一种奢侈,那时如果有一袋方便面,便是莫大的满足。

“我叫莫由,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男人笑着问青梅。

“青梅。”她淡淡地回答。

“青梅竹马,那你的竹马呢?”莫由好似是个很健谈的人。

青梅却是好久没和男人说过话,倒显得得有些陌生,只是说道:“没有竹马。”

“那我做你的竹马吧!”莫由看着青梅的目光熠熠生辉,青梅有些明白这样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不过她没有那样的打算。

见青梅不语,莫由便又笑着说:“我开玩笑的,你别在意。”但眼里却有种失落,青梅装作看不懂。

很快,店家上了两个酸辣粉,还有一个干煸土豆,这些青梅好久没吃过,顿时觉得无比美味,不过一会便将所有的东西都吃光了,还再打包了一包酸辣粉。

临走时两人互加了微信,虽然青梅不想和莫由有任何发展,但总是有些虚荣心,尤其是一个已经很久没有接触过除了自己丈夫以外男人的自恋女人,莫由对她的态度多少是满意了她那颗脆弱的心灵。

两人便时常在微信上聊天,她渐渐知道,莫由是一名健身教练,家是农村的,条件不太好。

因为他们也会约定一起去健身,莫由曾问她,什么时候喜欢上健身的。她说,她不是喜欢健身,只是她老公喜欢,就连瑜伽,都是老公替她报的名。青梅到后来,都好像能看到她提起董力时,莫由那双黯淡无光的双眼。

两人的实质性进展,也是发生在一个练完瑜伽的周末,那天董力回家去看他的父母了。

青梅便约莫由一起去酒吧喝酒,她好久都没去过那样的地方,闪烁的灯光,喧嚣的音乐,刺激的美酒,无一不刺激着她的感观。

直到凌晨,才和莫由有些醉醺醺地出来,在送她回家的时候,莫由突然抱着她哭了起来,“青梅,我只想做你的竹马,可是你为什么不给我这个机会。

“你知道我每天有多想你吗?每当想起,你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我就觉得活不下去了。

“你说,我到底哪里不如他啊,他有我年轻吗?有我身材好吗?有我长得帅吗?

“我知道,他不就有钱吗?可是你信吗?我以后一定会比他更有钱的,真的,我会给你买很多好东西,你相信我,青梅。”

在莫由的哭声中,青梅有些丧失了理智,她抱着莫由,说道:“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可是太晚了,不要再说了,不要说了,不要……”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莫由连带着她的唇一起吞入了口中,青梅在他的刺激下,热烈地回应着,直到莫由抚摸上她的身体时,青梅才一把推开了他,“不可以,不可以。”

然后踉踉跄跄地往前走,留下一眼呆愣的莫由坐在地上看着她。

那以后,好几天青梅都没再联系莫由,甚至不再回他的信息。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没办法再回到以前,她不想再过那样的苦日子。

直到她再次去到健身馆,发现莫由不在,问起他的同事,别人才告诉她,莫由连续旷工好几天了。青梅知道,他定是因为自己的拒绝才没心思再工作,想及此,青梅赶紧跑到莫由租住的房子,敲了许久的门,才打开。

以前那个精神的小伙子早已不见了,现在的他满脸胡渣,眼睛有些浮肿,满身的酒气。见到青梅的到来,他也没没问,便转身走进屋里,随即有些哽咽地说道:“你还来找我干嘛?”

青梅看到满屋子的酒瓶还有烟头,就知道,他这几天定是不好过,便耐着性子问:“你干嘛不去上班?”

“用不着你管。”

“我担心你。”

“你还是回去担心你老公吧。”

“你,行行行,我走了。”青梅原本是想着等他冷静后,自己再来看他,没想这句话却是刺激了莫由。

他捡起地上的玻璃瓶子一下子扔在地上,“我知道,都嫌弃我,我爸妈嫌弃我没我哥有能力,你也嫌弃我没你老公有钱。是啊,我什么也没有,我活着干嘛?”

见他情绪激动,青梅便又说道:“不是说让我回去的吗?我关心你,你赶我走。按你的话,我回去,你还不高兴,你要怎么样?”

莫由此时却是一把抱住青梅,“你不要离开我,我害怕。我爸妈不爱我,你也不爱我,青梅。”

青梅听这话,觉得有些心酸,自己和他一样,都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孩子,语气便好了许多,“莫由,你乖乖地听话一些,好不好,看看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你这几天不理我,我很难过。”

“我知道了,我不会不理你的,你不要这样了,我喜欢的是以前那个你。”

听到这话,莫由立即松开青梅,双手摁住青梅的肩膀,“你喜欢我,是吗?你真的喜欢我,没有骗我。”

青梅犹豫一阵后,便点点头,“嗯。”

莫由一听,高兴得抱着青梅转了好几圈,随后吻上了她的红唇,温柔而热烈。青梅慢慢地沉醉在其中,这样的吻不似董力吻她时,她总是想要以怎样的方式回应他,在莫由这里,她只是自己。

不管周围的环境,不管自己是否结婚,她只想真正地做一次自己。她释放着自己压抑已久的感情,随着莫由的动作而全身颤抖,娇喘连连。

一番云雨后,两人便躺着那满是酒气的屋里睡着了。

直到快天黑时,青梅才醒来,想到董力要回家,她便赶紧起身穿好衣服。莫由见此,有些不高兴地看着青梅,青梅只是哄着他,明天再见面,莫由才开心地笑了起来。

看着自己胸前的点点红梅,青梅有些无奈地笑了,要是董力看到她该怎么解释。不过幸好今天该穿的是职业西装,高领的。

唯一希望的便是董力回家后不会和她缠绵,虽然她每天都穿不同的衣服,但董力却不是每天都会和她同床。

晚上回到家的董力果然没有碰她,只是洗漱完后,在二楼的客房睡觉。青梅早已习惯,他一个月总会有十天左右在客房单独睡觉。

安然地度过第一天,青梅一早便出了门,来到莫由家里。或许是因为爱情的原因,莫由没了昨日的消沉,他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的,还有一股熏香味。

两人又是一番撕扯,很快便赤裸相对,直到彼此筋疲力尽,才想起来,都忘了吃午饭。穿戴好后,莫由带着青梅来到了小吃街。闻着香味,青梅不停地流起了口水,她好久都没有这样自由地生活过。

后来的好长时间,两人的脚步都会出现在各处,有时是游乐园,有时是步行街,有时是小吃街,甚至还有动物园,总之小情侣之间做的事他们都会做。

青梅那时都觉得,这样才算是恋爱,才算是为自己而爱的恋爱。

在一次和莫由约会后,他送她回家时,她突然有了想要永远和他生活在一起的打算。她想和董力离婚,时时刻刻和莫由待在一起,她要活得像自己,不要每天扮演那些奇奇怪怪的人。

想到董力,青梅才发现,她虽然每天会早早穿戴好那些衣服,但董力却再也没有碰过她,最多也不过是抱着她睡而已,不过这正合了她的心意。

自和莫由在一起,她身上的吻痕总是从未消失过,不过后来为了防止董力发现,她总让莫由吻着一些看不见的地方,而她回家也会尽量选择能遮挡的衣物。

当她向莫由提起自己想要离婚时,莫由的目光立即亮了起来,青梅的心情也跟着高兴了不少。

只是那天她刚回到家,却发现原本应该在公司的董力竟然在家,见到她进来,董力笑了笑,然后说道:“怎么,舍得回来了?”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283.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