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帮豪门继承人处理桃色纠纷是她的工作,可一封信让富公子非她不娶

帮豪门继承人处理桃色纠纷是她的工作

1

同事们说荣初初的工作性质和皇帝身边的敬事房太监差不多。

敬事房太监是干什么的?

皇帝上床的时候,他们就踹着个纸笔在门外,一边很爽地听着OOXX的声音一边奋笔疾书,并在自己听够了的时候以“保重身体”为由暗示皇帝不要纵

荣初初觉得自个儿的技术含量比敬事房太监高了不止一个层次。

她替大BOSS简玉衍打理后宫,定时馈赠礼物,解决桃色纠纷,合理安排约会,安抚淘汰选手,致使一干简玉衍的红颜知己和平相处。

即使偶有争风吃醋,也叫她几番好手段安抚下来。

真要比喻吧,她有点像那奉劝皇帝雨露均沾、维系后宫和平的中宫皇后。

当然了,不包括侍寝。

荣初初觉得这工作特适合她。

虽然她表面看上去是个人五人六的小白领,但这也不能抹杀她骨子里是个女流氓的事实。

就她那肚子里那点墨水,到哪儿能找到这样一个待遇优越,又毫无文化要求,又叫她如鱼得水的工作呢?

所以,尽管外界对于大BOSS简玉衍的花心风流行为给予了各种各样的评论抨击,尽管简氏家族由于其桀骜不驯、大龄不婚施加了各种各样的压力,唯有荣初初冒天下之大不韪,劝其不要辜负天下莺莺燕燕。

靓脸孔,好身材,浪费遭雷劈啊。

她最关心简玉衍两码子事,一是穿得暖不暖,二是吃得饱不饱。

书上有句话叫什么饱暖就想上床啥的。她虽然读书少,这句话还是知道的。

其实简玉衍对于她文化水平的低下还是有意见的,但他这人是大尾巴狼,干啥子都装一装。

在红颜知己面前装深沉、装忧郁、装缺爱的2B青年,在她面前就装大BOSS的架子,说话拐弯抹角、慢条斯理,跟所有领导一个德性。

随随便便丢她一本书说:“拿回去看,我觉得写得不错,故此与你分享。”

分享个屁!一本新华字典他会觉得写得不错?脑子进地沟油了吧?但她还得作感激涕零的模样,多谢大BOSS的大恩大德和栽培。

这天她见简玉衍眉头紧锁、一脸不爽,为了显示自己多日以来的刻苦勤学,她凑上去给他讲笑话。

“从前有个花心大萝卜收到一封警告信,写信之人恐吓他离自己老婆远一点。大萝卜十分苦恼,因为这封信没有署名,他不知道上面说的是谁的老婆。哈哈哈……”

荣初初十分夸张地笑起来。

以前她也给简玉衍讲笑话,简玉衍虽然笑点高,但多少给她点儿面子,象征性地扯一扯嘴角。

不过这一次他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面无表情看着她慢吞吞道,“我也收到这样一封没有署名的信,叫我离他的女朋友远一点,不然给我好看。你说,‘他的女朋友’指的是谁?”

她背脊一凉,顿生寒意,就见简玉衍拍案而起,矛头直指向她,“荣初初,这就是你的工作没有做好。我的女性朋友当中,怎么会有别人的女朋友?”

他一直称呼一干红颜知己为女性朋友,端得是有水平。他只要一天不承认有女朋友,那些个女人就削尖了脑袋往前钻。

荣初初颇为不屑,谁会有事没事和女性朋友OOXX,还不止一个?

在简玉衍手底下做事,不管内心是如何波涛汹涌想骂娘,面儿上都得做小伏低。她眉目一敛恭敬道:“我即刻给你答案。”

简玉衍给她出了一个难题。

她要是查出来谁一脚踏两船了吧,这是她的工作没做好;她要是查不出来吧,也是她的工作没做好。

不过,荣初初此刻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人踩两只船怎么了?你脚都TMD踩N只船了。

2

亏得荣初初的妈给她生了副聪明的脑袋瓜子。

简直是绝地逢生、柳暗花明啊。

她同简玉衍汇报,“经过我多日的苦心追查,这件事终于水落石出。”因为她用了一个成语,简玉衍撩起眼皮瞅了她一眼。

她咧嘴一笑,大力拍BOSS的肩膀,“哈哈哈,其实这一起都是误会。”

简玉衍十分平静地看着她。

她有些心虚,讪讪解释,“这信是我男朋友写的,因为我尽心尽力、鞠躬尽瘁为BOSS你办事,他多少误会了。

“尤其上回,BOSS你纵欲过度浑身无力,我扶你上车的时候你不小心跌我身上了。哟,不巧被他看见,唉,这也不能怪他,怪只怪他太爱我!”

简玉衍第五次更正她,“上回我是发烧浑身无力,不是纵欲过度。”

她笑眯眯看着他,一副“小样儿,跟我还装”的欠扁模样。

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接受了她上述说法的简玉衍忽然叫住她,虽然是很平静地问,“荣初初,你什么时候有了男朋友?”

但,擅于察言观色的她还是在BOSS的眼中看出了这句话背后的深层涵义:荣初初,你这样的还找得到男朋友?

这个观点,在她为简玉衍工作的生涯中,不止一次被他通过各种言论加以佐证。他经常教诲她,“一个女人可以没有相貌,但一定不可以没有气质。”

气质?她根本不在乎那种东西……

荣初初终于有了一雪前耻的机会,回眸一笑,一边潇洒地甩了甩头发一边假装漫不经心。

“追了我老长时间,天天在我家门口站岗,我就勉强给了他个机会。”接着娇嗔,娇得她自个儿都想吐了,“哎呦,尽给我惹麻烦。”

还是简玉衍定力好,斜斜挑起一条眉毛,轻轻“哦”了一声。

她愉快地哼着“萝卜青菜,各有所爱”飘了出去。

荣初初压根儿没想到这档子事还有后续。

到半夜,简玉衍的电话打过来,却不是他的声音,大约是他某个女性朋友的声音,哭哭啼啼同她道,“初初,我……玉衍他……他……他凶我……”

她没差两眼一翻昏过去,大半夜的这电话可真有营养,她还以为是简玉衍死了呢。

其实这也不能怪人姑娘心理承受能力差,主要是简玉衍从前表现太好,给人一种“你是我最爱的姑娘,我TMD风流花心都是有苦衷的”的错觉。

这姑娘指望荣初初说上句话,平息简玉衍突如而至且莫名其妙的怒火。

荣初初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印象中倒没有简玉衍发脾气的记忆。大多时候他是个波澜不惊、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萝卜,仿佛喜怒哀乐皆是一个表情。

你说练这一万年不变的表情得花多少工夫啊。好在荣初初足够聪慧,练就了凭一个表情读懂BOSS所有情绪的功夫。

由于荣初初的明察秋毫、玻璃心肝,那些个姑娘也不大在她面前矫情,一矫情她脸上立马浮现俩儿字——装逼。

这也是促成荣初初工作成绩卓越的一个因素。

大家都坦诚了,什么事都好办了,礼物要钻石还是跑车统统好商量,晚上是想直接和BOSS赤裸相见,还是想走走文艺范儿来点秉烛夜谈之类的,荣初初一手安排。

大半夜被当成知心姐姐,无形之中被肯定了价值的荣初初在对方摁下免提后思考了一下,中肯地说:“BOSS,做的时候发脾气影响性能力。”

她觉着已经说得很隐晦了,又没说早泄啊、阳痿啊什么的。

简玉衍在那头喝了一声,“荣初初你能不能别这么粗俗,给我安分点。”显得有火上浇油的趋势。

于是她十分安分地掐断了电话,躺床上合计了一下,约莫是那封信勾起了BOSS对后宫诸女的疑心,瞧谁都不顺眼了。

3

男人和女人吵嘴吧,无外乎俩儿结果。一是谈到感情伤了钱,二是谈到钱伤了感情。

荣初初琢磨着简玉衍那组合属于前者。跟他谈钱他绝对有,感情吧,就不一定了。跟人谈人没有的东西,人能不生气吗?

但简玉衍对着她也板一张脸,俩眼珠子幽光森森,怪慑人的。

她反省了一下,推测大约是责怪她侍寝的姑娘没安排好,惹着他了。

荣初初当这类似于老鸨的工作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经验丰富,一面给那姑娘送了礼物,一面给简玉衍找乐子。

“不是有一采访过你的记者吗?你还赞许人家有气质来着,人约你吃饭呢。”

他不知听没听到她说话,将沉默是金的优良传统发扬得特别光大。

她颇有自说自话的本事,“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许了。真是,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跟我还装不好意思。”

简玉衍终于有动静,撩起眼皮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吧看得还挺仔细。她就觉着跟手术刀似的,刺啦一口子把她给劈开了。

她笑得有些尴尬,这眼神她只在一刀光剑影的谈判会上见过,怎么跟她也用着了?存心给人找堵嘛!

“荣初初,你前几天说那信是你男朋友写的,是吧?”他脸上的细微表情可真够细微的,老臣子如她也琢磨不透,只得洗耳恭听,“那——约时间一起吃个饭。”

BOSS最后一句话砸过来的时候,荣初初没站稳差点栽倒。

他怎么就能从和记者姑娘约吃饭,跨越到和她的男朋友约吃饭呢?这隔着得多大一沟壑啊。到底他是怀疑她作假了,还是怀疑她作假了呢?

好在荣初初家里男人够多,环肥燕瘦应有尽有。

她挑了父亲手底下一得力将领,丫有两块腹肌,是一猛男。她嘱咐猛男,“适时跟简玉衍秀一秀你的身材,别让他小瞧了我的眼光。”

结果猛男先生到西餐厅的时候,就光着上半身,砖块似的腹肌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在荣初初惊恐、简玉衍惊讶的目光中雄赳赳气昂昂地坐下了。

现在要假装不认识已经来不及了……

简玉衍问:“先生贵姓?”

猛男答:“我的姓不贵。”

简玉衍又问:“在哪里高就?”

猛男答:“俺舅舅不高,是个矮子。”

荣初初掩面长叹,头一次认同了简玉衍的教诲:没文化真可怕。

她一整天都沉浸在这件事带来的挫败感中。

简玉衍还戳她痛处,十分认真地询问,“你的男朋友,你是看上他什么?”

她老觉得在这人不苟言笑的面具背后,此时此刻有一张嘲讽着疯狂大笑的脸孔。

天下男人都不能拿来跟简玉衍比,一比就绝望。

人什么都有了,英俊的相貌,成功的事业,优越的家世,一票崇拜他的红颜。他就是拿来激励屌丝们奋发向上的楷模啊。

猛男先生简直弱爆了,指不定简玉衍在心中想:就这样的还给我写警告信,开什么玩笑?简直是侮辱人。

但荣初初有演戏天分,抱着水杯做幻想状,“BOSS你也看到了,他不是身材好嘛,老好老好的。”她找不出猛男的其他优点,勇气可嘉算不算?

简玉衍微微弯腰,接了满满一杯子的咖啡说:“眼光挺特别啊。”刚刚把杯子送到嘴边,他忽然打了个喷嚏,随着身子的晃动,咖啡统统泼到了荣初初身上。

“#¥@&*……”她特流畅地说了一长串脏话。

罪魁祸首的简玉衍,平日十分看不惯她溜脏话的简玉衍,竟没有丝毫不悦,当然了,也没有表示歉意,露出一抹意味深长且淫荡的笑。

“他难道没有嫌弃你身材不好吗?”

在简玉衍渐行渐远的背影中,她猛然反应过来,骂骂咧咧环住印出玲珑曲线的前胸。

这句抨击她身材的话才是简玉衍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茶水间和她闲话家常的最终目的啊!敢情他那喷嚏也是算计着时间来的。

论阴险,真是谁也阴不过简玉衍。

4

隔天义愤填膺穿了加厚的胸衣,塞了俩儿胸垫,整得比那些个宅男女神还波涛汹涌。

她想象简玉衍眼珠子瞪出来的模样,哪里知道他压根儿不在公司,她白白在他办公室外头昂首挺胸走了两圈。

荣初初很少有不知道简玉衍行程的时候。

她的工作虽然和公司正儿八经的业务搭不上关系,但好歹算掌握着大BOSS的私生活,那些个高级秘书之类的找不着简玉衍的时候还客客气气给她打电话呢。

就像那些个朝中大臣,再在皇帝面前红得发紫人也懂得不得罪太监总管。

但这回她到中午才知道简玉衍去了健身房,还打电话吩咐她送份文件过去。

荣初初觉得有事儿,照理说跑腿轮不上她,自从有次她差点把他一重要合约当废纸丢了,他就再也不放心胸无点墨的她沾边任何有文字的纸张了。

她一路琢磨着简玉衍的心思,结果在健身房看到裸露上半身的简玉衍,顿时“嗖嗖”脑中空白一片。

她没想到简玉衍的身材这么好,六块腹肌,跟巧克力似的,汗水涔涔,贼性感。

他拿毛巾擦汗,站到她跟前问话,男性气息——简称汗味,扑面而来,“文件呢?”

以前没觉得他高,这会子发觉只到他胸膛,他胸上还有毛儿,荣初初直愣愣看了一会儿,把东西递过去,哀嚎一声,“BOSS你不能再练了,再练胸脯比我都大了。”

简玉衍本来没注意到她注水的胸部,这下被提醒了,目光落下来,然后眼神很奇怪,不确定的语气,“你塞的棉花还是热水袋?”

荣初初嘴角抽搐,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怎么还能睁眼说瞎话编造出睡一觉就A罩杯变C罩杯的谎言?

她闷闷地答:“胸垫,专业术语。”想想又觉得不甘心,努力为自己挽回一点面子,“我男朋友就喜欢我这样的平板身材,说骨头硌手了才有手感。”

简玉衍眼睛一斜,淡淡说:“我喜欢丰满型的。”

她知道,地球人都知道,看他那一票身材凹凸有致的女性朋友就知道了。

健身房有餐厅,简玉衍赏了她一起用餐。

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从前也和BOSS吃过饭,没啥好受宠若惊的。她就是颇不适应和裸着上半身的BOSS一起吃饭,没想到简玉衍还有这嗜好,她坐立不安。

但很快荣初初就释然了,因为餐厅里的每个男人都光着上半身……

这种气氛下如果不聊聊重口味的话题,就太对不起这些个光膀子的男人了。

“BOSS你今晚五点之后就空下来了,王曹两位小姐想同你烛光晚餐,陆傅两位有看电影的意思,还有几个打内线进来说准备了惊喜。”

她询问建议,“你想和哪位共度良宵?”

简玉衍想得很认真,看来几位标致的可人儿让他难以取舍。好长一段时间的挣扎后他道,“荣初初,你觉得呢?”

“……”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收受贿赂,她公平公开公正地回答,“不如一起上?”

对面的男人怔了一怔,被这个答案华丽丽的震惊了。

结果简玉衍哪里都没去成,出了个小车祸,在警察局录了好一会子的笔录,荣初初把他领出来的时候已经华灯初上。

看他疲惫的模样估摸着也没有精力翻云覆雨了。

她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教育他,“BOSS,那些女人都是你的,你猴急什么?生命诚可贵啊……”

他支着胳膊摩挲下巴,侧头看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夜景。有灯光打在他的半边脸上,高深莫测,眸子深得跟一潭水似的。

荣初初想她没说错话啊,他干啥子这副表情?平白生出伴君如伴虎的惶恐。

“荣初初,我心里不舒服。”车子停下来等红绿灯,简玉衍忽然跟她掏心挖肺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不舒服,堵得慌,好几天了,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致,尤其是对着那些女人的时候。烦躁,不定神,一不小心就擦到别人车了。”

她半晌没接上话,默默挠着方向盘。完了,出大事了。

她在简玉衍殷切的目光中幽幽想:BOSS在暗示对着男人的时候才提得起兴致?这不是加大她以后的工作难度吗?

荣初初不高兴了,虽说当初进公司简玉衍是看在她老爹的面子上,但也说明了就给他负责一干子女性朋友,不带中途再加一干子男性朋友的。

人要讲信用。

“平日见你舌灿莲花开解那些独守空房的女人,今儿怎么闷声不吭?这关键时刻你也开导开导我啊。”

说得好,独守空房的女人,是女人哪。荣初初都想哭了,皱着脸道,“BOSS……我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没用,养你做什么的?”

不能给领导排忧解难的下属不是好下属,她深谙此理,羞愧地低下头。

5

简玉衍是真的堵得慌,脾气见涨,动不动拿一张扑克脸恐吓他人,搞得整个公司风声鹤唳。人人都来跟她打探消息,期望避免踩到雷区。

她哪里好说什么,总不能告儿人家BOSS苦恼怎样提起性趣……

这厢好糊弄,那群女性朋友就难办了。接连推了好几个约会,他倒是清静了,她的手机却快被打爆了。

那些个女人臆想出了个倾国倾城的美人霸占了简玉衍,纷纷义愤填膺要荣初初透露情况。

其实最恐慌的是荣初初啊。

简玉衍这般子走清心寡欲的路线逼得她无事可做,叫她时不时沉浸在失业的忧心中。

她不得不去心理医生那儿学了几手来开导简玉衍,特别布置了一下他的办公室,据说这种颜色搭配能叫人放松心情。

他还真放松了,她口干舌燥阐述定期OOXX的益处和两性健康科普知识,他倒好,歪在沙发渐渐睡熟了。

要不是他发出微微的鼾声,她还以为把他给催眠了。

凑过去替他盖上衣服,他冷不丁弹起来。

真的是弹啊,一下撞到她的鼻子,痛得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在铺了厚厚地毯,不然她真不知道是该捂鼻子还是屁股。

他扶她起来,迫不及待问:“荣初初,你刚讲什么来着?”

“啊,那个……回形针式?”她还处于茫然状态,不知BOSS兴奋为何事。

“不是这个,再前面一些。”

“那啥……”荣初初想起来,“诱导你回想什么时候开始心里不舒服,听到什么不中听的话或者看到什么没有心理准备的画面……”

话还没有讲完,简玉衍就大步流星窜了出去。

她把“画面”的尾音收回来,继续茫然中。

BOSS这是要干什么去?终于决定冲破世俗的束缚和道德的约束,活动活动筋骨?

荣初初大力捶地,她到底是哪句话疏通了他长久以来的淤塞,到底是哪句话给了他“走自己的路叫别人说去”的勇气?

悔恨中……

晚上到楼下丢垃圾,看见失踪了一天的简玉衍在绿化带边上徘徊。徘徊,徘徊……她走到他跟前,他还在继续徘徊。

借着月色和路灯,荣初初在他的脸上捕捉到各种诡异的神色,尤其在注意到她的时候,双眼迸发出可疑的精光。

成了?荣初初瞪大眼睛。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250.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