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帅气总经理逼我和10个男人相亲,直到一起出差我才发现他目的

帅气总经理逼我和10个男人相亲

1

“谁来帮我系一下领带?”

总经理乔其,明明是冷血残酷又狠心的男人,谈笑间杀伐决断,回眸时灰飞烟灭。苏沐沐为其服务两年零三个月,也未曾见过他哪怕一次表现出亲民的模样。

员工迟到,杀无赦!业绩下滑超过三次,杀无赦!犯下白痴错误,杀无赦!

他本人很有经商头脑,在他眼中,90%的人要么是白痴,要么即将成为白痴。但他打着尊重员工的旗号,从来不会口吐“白痴”二字,他只会用一种“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对方,直到人家自惭形秽!

就是这样的男人,好像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抽风一次。

比如有一回,夜里,真的是夜里!

凌晨两点,他叫助理逐个打电话给熟睡中的员工,统统叫到公司陪他吃夜宵,虽然事后每个人有得到相当于半个月工资的补贴,但是苏沐沐有很长时间笼罩在这件事的阴影下。

因为她混乱之下顶着她可爱的机器猫大头毛毛鞋奔到了公司,遭到了总经理乔其无情的嘲笑。

总经理抽风,是她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好比现在,他说出系领带的请求。

格子间的同事面面相觑,然后齐刷刷将目光投向苏沐沐。

不,不能因为她家是卖领带的就将这个烫手山芋丢给她。据说是长时间打篮球,总经理手腕受伤,家务助理这几日又请了假,他颇有些生活难以自理的尴尬。

苏沐沐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轻举妄动,不然很有可能沦落为总经理的私人领带助理,运气再差点,很有可能暂替家务助理的职位。

乔其钞票多没错,人长得帅也没错,但在座女性皆是埋头苦干、努力生活的小白领,哪里有闲情逸致去花痴总经理?

只有那种整天闲来无事的女人才有功夫对着高富帅流口水,做些热脸贴冷屁股的糗事。

苏沐沐迅速把头低下去,同旁人一样做无事忙,谁料百忙之中的总经理竟还记得女员工的来历,“那个谁……你家里是卖领带的吧?”

他倚在办公室门口,笃定地看着“那个谁”。

苏沐沐在那个目光中战战兢兢地站起来,她有点儿受宠若惊,然后背脊发凉,“总经理,我家里是卖领带的,但这不……”

“进来。”

嘭——

大力的关门声后残留着苏沐沐的小声辩解,“但这不代表……我会打领带啊……”

其实总经理自己也有点心虚吧,他们是小公司,十来个员工,他哪里会叫不出“那个谁”的名字?

苏沐沐叹了口气,一副壮士未酬身先死的表情跟了进去。

总经理本来就是阴晴不定的男人,又有小道消息说近日总经理情场失意,实在是危险得紧。她一点儿不觉得是谣言。

话说情场失意,商场得意,怪不得前几日接了几个大单子,原来全托总经理的福。

况且,苏沐沐,自己也失恋了。

青梅竹马……暧昧了十来年,眼看就要修成正果,半路里杀出程咬金。

那个女子白面红唇,举手投足间皆是魅惑,一个眼神便能叫男人死心塌地。偏生还不是胸大无脑型,有思想有气质,苏沐沐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2

她轻轻掩上门,用同病相怜、惺惺相惜的眼神虔诚地看着总经理,希望总经理在这样诚恳的目光中感受到她顺便散发的“其实我对打领带不在行”这样的意思。

乔其也不说话,丹凤眼微微上挑,不耐烦地敲着大理石桌面。

照苏沐沐对总经理的研究,他正在表达“如果连打领带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还有什么事能做好”的不满。

苏沐沐连忙走过去,天塌下来也没有总经理大。总经理叫她站着生她不敢跪着死。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和失恋媲美的就是失业。

她个子不矮,却只到乔其下巴。

果真是腕子受伤,胡子也没刮干净,残留着青色胡渣。

苏沐沐小心翼翼瞅他一眼,他也冷眼看着她。

她将袖子往上捋了捋,像小时候打红领巾那样替总经理的领带打了一个漂亮的结。气氛有些诡异,空气流动缓慢,乔其身上沐浴露的味道一点点钻进她的鼻子。

她觉得她应该说点什么来衬托一下这个横空诞生的领结,“总经理今天穿这么帅是要去约会吗?”

“相亲。”

乔其的回答简明扼要。苏沐沐差点喷出口水来,在关键时刻紧咬牙关给忍住了。

她无意中窥得总经理的秘密又兴奋又感慨。现如今行情竟差到如此地步,连总经理都要去相亲,世界是要被相亲统治了吗?

“所以……”

总经理还有下半句,是更大的秘密?苏沐沐控制不住两只因八卦而放大的瞳孔。

“苏沐沐,现场会有单身男士。所以,你也同去。”

苏沐沐张大嘴巴,一时无法合上,“总经理,你要介绍男人给我认识?”

在她不敢置信的眼神中,乔其缓缓点了点头。

总经理,其实你真的不是随便挑了个人来打领带吧?

整个下午,苏沐沐都在一种梦游的状态中度过。

她承认,她失恋在公司不是个秘密。就是前些日子,她双眼红肿似核桃,心不在焉如行尸走肉,旁人不用问便知苏沐沐感情受挫,那位日日傍晚来接她的大帅哥销声匿迹。

徒留佳人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苏沐沐自问在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影响到工作,顶多流眼泪多使了几张公司的餐巾纸。总经理是不会为了多使的几张餐巾纸暗中不爽,立志给她介绍男朋友,带她走出失恋深渊,以免浪费公司资源的!

经过一番总结和分析……看来是总经理对她一副怨妇模样十分不满意。

越是成功人士越是看重一些飘渺的东西,比如士气,比如风水。

这是一个不能不赴的相亲会,这是一个史无前例同总经理一起相亲的大案子!

一直到坐上总经理的豪车,苏沐沐才觉出哪里不对劲。

总经理,真的要带着那条有一个面疙瘩的领带去相亲?还是他以为自己系着的是红领巾?

3

苏沐沐有生之年穿过一次晚礼服是陪郑子培参见一个酒宴,他替她挑了一件纯白的露肩拖地长裙。

虽被称赞摇曳生姿,但苏沐沐一直觉得自己像条直立行走的美人鱼。她有生之年,每每看到电视里直播颁奖典礼,各种各样的晚礼服耀花人眼,便觉眼眶酸涩。

那时她真的觉得自己活不了了,失了郑子培,好似呼吸了二十六年的空气也没有了。但到底挨了下来,一日一日,数着日落东升,讶然自己竟能活下来。

可是依然消散了部分魂魄,心里空落落。

在街上看到妩媚妖艳的女子,控制不住的仇视。

当总经理将她带到一家时装店,店员在她身上比划一件齐膝的珍珠晚礼服,苏沐沐龇牙勉强朝乔其笑,“总经理,多谢你的好意,我身上这套装其实也老贵老优雅的,既可上班又可约会。”

乔其抱胸在一旁,轻轻“哦”了一声,然后说,“不用谢我的好意,衣服钱从你工资里扣除。”

他还郑重拍了拍苏沐沐的肩膀,“优秀的将军手底下有优秀的士兵,我并不希望别人因为你而怀疑我的能力。”

哟,这晚礼服可真神奇,一下就让她变成优秀士兵。

想来总经理十分看重这次相亲,就是不知对方是怎样的人物。可别长得跟狐狸精似,她不保证能摆出好脸色。

闲暇之余,她们也讨论过乔其的类型,他好似对女人不感兴趣,当然对男人也不感兴趣。

他失恋的消息传来的时候,苏沐沐还小小地诧异了。总经理在她们眼皮子底下谈了场恋爱她们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实在是失职!

苏沐沐深吸了口气,罢了,权当为了总经理的幸福生活牺牲吧。

可是换上礼服的时候,依然忍不住伤怀,一个人在换衣间,手臂绕到后面拉链子,怔怔发呆。想起很久之前,郑子培和她挤在小小逼仄的空间里,彼此的呼吸滚烫而炙热。

她偷偷哭了一会儿。

失恋后的苏沐沐,好像每隔一段时间就林妹妹上身。

出来的时候也没见总经理露出啥惊艳的表情,只撩了撩眼皮扫过她的脸。她下意识去看镜子,糟糕,眼眶红肿,证据确凿。

苏沐沐缩了缩头,乔其眉头一皱,露出总经理经典的“你是白痴吧”的表情,“拜托不要在穿着优雅晚礼服的时候学乌龟的样子。”

“……”

谁知总经理比想象中知道得更多,更……婆妈……

驾车过程中,本性暴露。

“我最讨厌员工将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来。”

起初,说话还是比较靠谱的,“你们这些人,不过是失恋,整得跟世界末日似的。难道不知道上班时间一张张低迷的为了男人要死要活的脸很容易使总经理我心情不爽吗?”

然后渐渐地,“芳草满地儿都长着,随便一揪就是一大把。便说我给你介绍的,一个一个个都是商界精英,保准儿能填补你内心的空虚和寂寞,屁股一转就把之前那个忘得干干净净。”

苏沐沐没有插上话。她目瞪口呆,成呆滞状。

第一个亮点,总经理讲话用上了儿化音,他不适合装萌。

第二个亮点,他说话同她父亲一个口气。

第三个亮点,一个一个都是商界精英!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

到底是多少个!!!

4

苏沐沐的余光瞥向乔其。

他的面前端坐着一位看上去端庄可人的女子,正探过身子,手指妄想染指乔其的领带,“你需要一个会打领带的伴侣。”

乔其身子微微一侧,不着痕迹躲过她的手指,但依然保持绅士该有的风度,轻轻将点菜单塞到女子手中,“穆小姐想喝点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叫暗爽的感觉在苏沐沐体内油然而生。

苏沐沐特别想提醒他这个时候该笑,她拿手指戳嘴角,用力往上提了一提。乔其漠然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漠然地同相亲女说:“听说这里的卡布奇诺不错,穆小姐可以尝尝看。”

哼,不听老人言,叫你一辈子泡不到妞。

她倒是努力扬了扬嘴角,朝面前的十位男士最大限度地笑了笑,连牙龈都露出来,凉飕飕。

多壮观,一女VS十男,“环肥燕瘦、青菜萝卜”应有尽有。

总经理办事效率永远走在正常人的大脑前端。她不由得暗暗淌汗,乔其每天看见她一张失恋的脸到底是有多不爽,不爽到这样大出血!

她笑得几乎嘴角抽筋。

明明记得十位男士中有几个堪称绝色,好像身材气质都不错,不想到了第二日,苏沐沐努力回想,却一张脸都想不起来。

她愧对总经理的一片心血,不敢在他面前表现出来。总经理关心她就好像婚姻介绍所的大妈关心大龄剩女。

“看上哪个了?”活脱脱青楼老鸨的口吻,是不是看上哪个就叫过来陪酒?

苏沐沐开头几日尚能蒙混过关,“统统优秀,我还在考虑中。”到后来渐渐招架不住,编出瞎话,“啊有,我有在和陆先生接触。”

其中是有个家伙姓陆吧?

乔其看她的眼神颇为怀疑。

为了取信于他,这天苏沐沐在茶水间冲咖啡,瞄到乔其懒懒散散走过来。他一到午休时间便是这副模样,好像狮子收了利爪,露出点迷糊的小可爱。

苏沐沐利落地掏出手机贴在耳朵边上,声音腻得流蜜,“哈尼陆,人家同你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没问题啊,晚上我们吃烛光晚餐,人家还要跳……”

还没想出同陆先生跳个什么舞,乔其长臂一伸夺了她的咖啡,细细抿了一口,露出满足的神情。

苏沐沐还未来得及为自己泡的咖啡自豪,就听他的声音透出浓烈不满,“行了,别装了,我刚得到消息,那十位都对你没什么想法。”

靠!

“其实我对他们也没什么想法……我们是双方的……”

苏沐沐不屈地辩解。乔其转着咖啡杯说,“放心好了,我会有其他办法的。”

!!!其他办法!!!总经理!!!大人你到底想干什么?您最近是不是父爱泛滥无处发泄啊?拜托不要露出一副非要把女儿嫁出去的表情好不好?

他忽然定定看住苏沐沐的咖啡杯,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杯沿上是半个鲜红夺目的口红印。她默默看了总经理一眼,总经理咂了咂嘴,一边淡定地转身,一边嘀咕,“怪不得味道怪怪的。”

苏沐沐朝着乔其渐渐远去的身影无望地伸长手臂……能不能,先把杯子还给我,好不容易从星巴克偷出来的……

5

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苏沐沐本来还算不错的心情,在看到办公桌上小山似的文件后,跌入谷底。还不止一座小山,粗粗估摸,至少五座。

她颤巍巍抬起手,“我什么时候……有这么多文件没做……”

格子间的同事皆是清闲模样,一个甚至在打毛衣,“总经理吩咐的,叫我们把手头的工作都交给你做。”她刻意压低声音,“苏沐沐,你是不是得罪总经理了?”

没有吧?连苏沐沐都有点儿不确定。

真是越来越摸不清总经理在想什么,敢情这些日子他看着她时不时露出的绞尽脑汁的表情是想怎么整她来着?

她悄悄往总经理办公室瞥了一眼,赶巧儿了,他整好也看出来,同她的目光在半空中碰撞。

他表现出一副“不用感谢我”的庄严模样。

我去!

下班的时候,苏沐沐想着这些文件也不急,不用急着一天做完。屁股刚刚从椅子上抬起来,乔其的一只手便搭到她的肩膀上,轻轻把她按回去,“我看你晚上也没什么事,就加一会儿班吧,好不好?”

请问总经理是下命令还是在下命令?

苏沐沐一人奋斗在格子间,只觉天昏地暗、天崩地裂。

外头霓虹灯一盏一盏亮起来,公司里面却只她一个人的位置亮着灯,厕所里传来滴答滴答的滴水声,莫名其妙的有些恐怖的感觉。

她伸了个懒腰,不敢动动作太大,万一惊着什么就不好了。

“饿不饿,吃饭去?”

冷不丁角落里传来一道声音,吓得她腿一软,屁股没挨到椅子,一下坐到地上。乔其走到亮光处,双臂一拖,将她拎到椅子里,“你也就这么点胆量。”

苏沐沐默默扭头看了一下他呆着的那个角落,再默默转过来,“总经理,你不会一直在那蹲着吧?”

“当然不是。”苏沐沐松了一口气,听他继续说,“我没蹲,我是一直坐在那里。”

“你也有工作没做好?”是吧,是吧……

乔其特理所当然地道,“我坐在那儿看你工作啊。”

!!!

苏沐沐手有点儿抖,上去摸了摸乔其的脸,再摸了摸乔其的胳膊腿儿,等到她的手往乔其的胸部摸过去的时候,总经理发威了,“喂,三更半夜的,你想干什么?”

“我看那些鬼片里,当一些人表现出异常的时候,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我看你还暖不暖,心跳还在不在。”

她将手贴在乔其的胸口,里头有强劲有力的跳动。但是有哪里不对劲?苏沐沐不敢抬头,眼皮子往上撩了撩。

乔其微微垂着眼睑,一动不动看着她。夜晚橙色的灯光从落地窗里打进来,笼罩在昔日残酷冷血的男人脸上,连带着他硬朗的面部线条都柔和了起来。

苏沐沐的呼吸有些急促。

乔其的声音也是低低的,“你工作的时候是神采飞扬的,我在旁边看着,我就想……”他顿了顿,苏沐沐的掌心冒出汗来。

怎么办?总经理要表白了?她还没有做好开始新一段恋情的准备。

“我想,你一直有工作在做就不会胡思乱想,就不会一脸哀怨影响我的心情。果然人家说失恋的女人要让大量工作充斥是对的,这样不会有时间去想其他。”

苏沐沐听见极其细微的“啵”的声音,啥东西碎裂了。

“所以,我会一直分配大量工作给你调节心情。”

苏沐沐几乎泪流满面,好体贴的总经理,呜呜呜……

6

苏沐沐极力表现已经走出失恋阴影。

同乔其吃夜宵的时候,在总经理惊恐的目光中,叫了满满一桌子小吃。从米粉凉皮到烤肉丸子,塞得嘴里满满,喷着口水说,“没有办法,我心情一好食欲就特别好,哦哈哈。”

乔其抽了餐巾纸擦脸,“吃东西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说话?”然后他站起来顺便给苏沐沐擦了擦嘴角,嫌恶地说,“下次再也不同你一起吃饭,真丢脸。”

“咳咳……”总经理是极品,有叫她呛到的本事。

其实她的胃小,比较适合少食多餐。果然夜里肚子涨得睡不着,第二天顶着熊猫眼,脸色也因缺少睡眠显得憔悴。扑了不少粉,总算显出点神采来。

但乔其有双火眼金睛,开会的时候,隔一会儿就朝她看过来。

她的心情是悲怆的。妈的,少不得又以为她躲被窝里为了男人伤感了。

看在别人眼里却以为总经理对她“另眼相看”,连带着看她的眼神也多了点暧昧。

总经理是关照她没错,但是关照得叫人想死。散会后,她收拾会议室,一大把年纪蹦蹦跳跳整理文件,用她五音不全的嗓音哼着歌。

一切都是为了显示苏沐沐心情很好。

乔其在门口看了她一会儿才回办公室。她就知道总经理在某个角落里阴测测窥视她。

苏沐沐被折磨得满脑子都是数字项目设计。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她要是表现得心情不好,总经理觉得给她的工作不够多。她要是变得心情不错,总经理就觉得叫她做所有人的工作这招很好用。

她却又见到郑子培。

他和那个女子并肩走在一起,一式的装扮,堪称壁人。

他走过来同苏沐沐打招呼,他说,“沐沐,最近怎么没有到我家里来玩了?我妈常念叨着要做点心给你吃。”

苏沐沐咧嘴笑了一下。

跑车里的女子按响了喇叭,催促迟迟不走的郑子培。他歉意地说,“下次聊。”

哪里有下次,苏沐沐这辈子统共再不会和他回到从前时光。从前,一壶咖啡,歪在地毯上,唧唧歪歪说上一整天,饿了便叫郑妈送点心上来,时间太少,话太多。

苏沐沐慢慢蹲下去,在橱窗的玻璃中看到自己惆怅的面孔,以及不远处默默站立的总经理大人。

她顿时弹跳起来。

手无足措地解释,“碰巧遇到而已,我一点儿不伤心,人家的女朋友又漂亮又能干,和他不知道多般配,我打心眼里为他高兴。

“真的,我一点儿都不留恋了,你千万千万要相信我,我对他真的没有别的想法了……”

为什么感觉自己解释得有点怪怪的,好像被男朋友抓包的场景……

乔其嘴角微微抽筋,身子稍稍俯下来,专心盯着她的脸看。

苏沐沐的内心独白:靠,我高不高兴、伤不伤心关你屁事,你丫自控能力咋这么弱,这么容易就被别人的情绪左右,你是怎么当总经理的?

“我在你的眉眼中……”乔其慢慢下结论,“发现了你隐藏极深的愁闷。”

!!!

苏沐沐有种被判死刑的感觉!是准备用文件砸死她吗?

7

乔其的招数很多。

有个广告要挑模特,在海港沙滩举行比基尼美女评选。公司里的男同事个个翘首以盼,希望总经理带他们一起去,这是一个正大光明吃冰淇淋的机会。谁知乔其钦点,“苏沐沐,你和我同去。”

所以总经理,是觉得也许美人计对她有用吗?

殊不知叫她自惭形秽。

长腿,大胸,平坦小腹,那是女人梦寐以求的身材。

乔其架着墨镜,舒适地躺在沙滩椅上,十来个露胳膊露大腿就差没有脱光的美女使出浑身解数在总经理面前骚首弄姿。

一会儿排成一字,一会儿排成人字,全方位展现自己的好身材。

苏沐沐本也是站着的,但见乔其一会儿看看比基尼美女,一会儿目光转到她身上,她怎么就有种被比较还处于劣势的不爽感觉。

于是苏沐沐也架了副墨镜躺下来了,和乔其的沙滩椅隔得近,他一伸手就揽到苏沐沐的肩膀。

她震惊了!大庭广众总经理想干什么?

乔其镇定自若看着她说,“你看着些女人看我的目光,一个个如狼似虎。我这是想断了她们的念头,别半夜里敲我房门。”

苏沐沐倒是理解。他曾经有一次被请过去做某个歌唱节目的评委,大约因为外貌姣好加上事业有成,至少有三个以上的女人对他投怀送抱。

好吧,那我就牺牲一下。”苏沐沐勉强说,瞥到乔其皱起眉,她连忙改口,“我的荣幸,荣幸……”

“现在有没有心情很好?”

啊?苏沐沐不知道该怎么心情很好,被总经理吃豆腐心情很好,还是看美女心情很好?好像无论哪一种叫她心情很好都不大正常吧?

她盲目点头。

乔其满意地扬眉,“这就是了。这些条件比你好一百倍的女人都没有得到和我坐一起的机会,你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回想一下现在的场景,应该会叫你乐上好几天。”

“……”

总经理的思想果然异于常人。

晚上一个和她处得不错的女同事小笼打来电话,哭哭啼啼诉说刚刚被男朋友甩了的痛苦。

苏沐沐趴在阳台上听了一会儿,灵光大现。跑过去敲乔其的门给他听又觉得速度太慢,干脆翻过栏杆,跃进他那边的阳台。

哈哈哈,公司里终于有另外的人失恋了,总经理终于可以转移目标了。

她把手机贴到乔其的耳朵边上。

总经理大人,刚刚洗完澡,裸着上半身,被闯进来的苏沐沐吓了一跳。她迅猛的姿态,差一点叫他以为她要霸王硬上弓。

有水滴落在苏沐沐额头上。终于后知后觉看到乔其湿漉漉的头发,淌着水痕的古铜色胸膛,她还站得那么近,好像浴室是氤氲的热气还没有散去,朝她的脸扑面而来。

手机里面,女同事的倾诉还在继续,乔其安安静静听着。苏沐沐于是不好意思拿开了,维持着举手机的姿势。

过了很久,乔其还在听,居然没有显出不耐烦的样子。苏沐沐很诧异,难道手机那头的故事这么精彩?还有,小笼的故事未免太长了吧?

她踮起脚尖凑到手机边上,里面传来的是“嘟嘟嘟”的声音。

8

苏沐沐狐疑地看着乔其。

这才惊觉两人靠得有多近。隔着小小的手机,好似面孔上的绒毛都要碰到一处。

乔其的长长睫毛闪了闪,浓密睫毛下的眼神幽深似碧潭。他的脸往前移了一点,苏沐沐不由自主往后仰了仰身子。他再往前移了一点,苏沐沐再往后仰了一点。

终于,没有练过瑜伽腰部不够柔软的苏沐沐“咚”一声跌在地板上。

她做了自救措施,应该是抓住了总经理腰上的浴袍吧?不然,为什么他的浴袍在她手上?不然,为什么总经理忽然全裸了?

全裸了!!!跌在地上的苏沐沐,蓦然觉得这样的角度,风景很好。

这个时候她应该尖叫一声掩面逃走吧?可是,“总经理,你这个样子能不能回避一下?我好像腰闪了爬不起来了……”

总经理比想象中镇定,不愧是见过大场面的男人啊。他冷哼一声,抽过苏沐沐紧紧攥在手中的浴袍,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紧紧攥在手中……

我去换衣服,你维持这样的姿势不要动。”

他换上西装,抱她下楼。

她在他怀里,一抬头就是他刚毅的下巴,听得到“咚咚咚”的心跳声,也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在寂静的夜里,好似擂鼓震天。

什么时候,有些别的感觉在他们之间产生?不会是传说中的日久生情吧?

她连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半握着拳抵在他的胸口,低低说,“总经理,小笼失恋了,估计未来一段时间心情不会好。”

“她心情不好关我什么事。”

苏沐沐眼角一跳,“我很重的,总经理不是手腕受伤了吗?”

乔其脚底下顿了顿,很快恢复,“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严重。”

“可以自己系领带吗?”

“有时候可以,有时候不可以。”

苏沐沐忽然觉得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要从黑暗里蹦出来。那个叫做爱情的野兽,张着血盆大口,悄无声息地注视着她。

苏沐沐喉头发紧,听到不知是谁的心跳声剧烈起来。她问,“什么时候可以,什么时候不可以?”

乔其步伐一缓,垂下脖子看她。她其实是有些怕的,空前紧张起来。

他看着摆出一脸无所畏惧的她,微微笑了起来。

真的,以前是没有非分之想的,像保护一件珍贵的宝贝,看着她笑便觉得开心。她笑的时候让他觉得世界美好,让他小心翼翼无论如何要保住这样的笑容。

直至她失恋,用了许多法子,不得奏效。

前些日子,家政助理多嘴出谋划策,“有什么难的,她的前男友不能给她幸福,你给介绍的男人不能给她幸福,那你就自己上呗。你在她身边,幸福质量有保证哦。”

似乎,也不是不可以。他好像,也不差。

“你可以,其他人不可以。”乔其慢慢地、郑重地、一字一句地说。

她的心头,被山上奔腾而下的暖流淹没。

其实总经理,也不是无缘无故抽风吧?仿佛深夜远处的灯光,随着她的越来越靠近,渐渐明朗。

很久以前吧,因为郑子培抽不出时间陪她去丽江,两个人吵了一架,她怏怏窝在公司里。

隔天,乔其划下经费,组织全公司的人去丽江旅游。乔其说,“我在微博上看到说丽江是十大幸福城市之一。”

总经理刷微博,很是叫她震惊。

好像有那么一次,看上百货公司的一双高跟鞋,四位数,无论如何舍不得买下。公司周年庆,她抽奖,二等奖,得到这双高跟鞋,眉开眼笑。

同事议论,总经理有点不对劲,往年奖品皆是家具、旅游券之类,今年竟统统是女性用品。

没有想到其他,只觉得大约总经理又抽风了。

郑子培做的是黑市生意,有段时间一度资金紧缺,她忧心忡忡。

不想总经理忽然打算投资,他是这样解释的,“听说现如今有点邪气的男人比较受欢迎,大约我也做点这方面的生意会培养些许邪气来。”

只要你开心,陪在你身边的是其他人也没有关心,你开心就好。

9

苏沐沐眼窝子热热。

她很幸福,很幸福……

乔其将她放进车里,她揪住他的衬衫,轻声,“有个法子,大约我会一辈子开心。”她扬起头,软软的唇印在他的脸上。

好吧,苏沐沐承认,她只是想吻他一下的,毕竟感情升华到一定程度,不来一个吻是说不过去的。

大家看她吻他的脸颊就知道她有多纯洁了。谁知乔其贴着她脸,薄唇滑至她的唇,将这个吻加深。

他的胡渣磨蹭她的肌肤,有战栗的酥麻。苏沐沐只觉身上重量越来越大,他压上来,车座椅缓缓放平。

“啊,腰……腰……”

对不起,旖旎时刻她不该如此尖叫。

“苏沐沐你真扫兴。”

乔其不高兴了,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转头去开车。

“总经理……是不是该先把……我竖起来……”

他勾唇笑,一只手伸过来,握住她的手。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238.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