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与富二代相爱他搬进我的出租屋,同居6个月我肠子都悔青了

与富二代相爱他搬进我的出租屋,同居6个月我肠子都悔青了

从来没有摆脱过想找一个男朋友来改善生活的想法,直到我遇见王夫之。

因为王夫之很有钱。

还因为我很爱王夫之,所以突然有了自尊心这种东西。

我是在酒吧认识王夫之的。不过,他是在消费,我是在打工。

老实说,我不知道他看上我什么了,就开始频繁地给我小费。我没去主动勾搭,只是记住了他的长相。所以后来有次看见他在酒吧外面吐,我给他递了纸巾。我们之间的故事,就从那包廉价的纸巾开始了。

他吐完的第二天,在酒吧找到我,说请我吃饭。

我说:“一包纸巾而已,不用这样。”

他摇头,“我想搭讪你,想约你,没看出来吗?”

这样坦白,反倒让人不知该怎么拒绝。况且,王夫之很帅,我想不到为什么要拒绝。

他带我去了一家西餐厅,菜单都不是中文的那种。服务员问我要吃什么,我直接说,让出钱的那个先点,然后我跟他上一样的就行。结果那天吃完出来,我都不知道吃了什么,而且还没吃饱。

他坐在车里问我:“好吃吗?”

我说:“好吃啊,那么贵,怎么会不好吃。”

他哈哈笑。然后问我,“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苏世清。”

“苏、世、清。”他把我的名字放在嘴里慢慢念了一遍,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觉得心里有点异样。

他开车的间隙,偏头望了我一眼,“你怎么不问我的名字?”

“我知道。”

他挑了挑眉,“你怎么知道?”

“你给了我那么多小费,是我的大财主,我怎么能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然后我学着他的样子,把他的名字慢慢念了出来,“王、夫、之。”

他听完好像有点开心,嘴巴一直咧着。

不知道吃到第几顿饭的时候,王夫之问我,“你明明不喜欢吃为什么每次都不说?”

我回,“那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吃为什么每次还要带我来?”

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他放下刀叉,说,“好,那我们今天去吃你爱吃的。”

十五分钟后,我们两个坐在重庆麻辣烫。他看着前面一大碗什么都有的大杂脍,很是吃惊,“这么多东西居然这么便宜?”

我也很吃惊,“你从来没吃过?”

他点头,“嗯。小时候偷偷吃了次路边摊,然后肠胃炎。从那之后家里人都不让我吃这些。”

“你真可怜。”我怜悯地看着他。

他不说话,开始认真吃麻辣烫。

吃完之后,一直咂嘴。说,“世清,我们以后经常来麻辣烫约会好了。”

我被噎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了吗,还约会。”

王夫之认真了,拽着我的手,“那我们在一起吧,世清。”

我大大地松了口气。

他问我怎么了。

我说,“一直害怕你某天突然跟我说要包养我,还好你说的是在一起。”

他突然抱我,揽我进怀里,“哎呀世清,你怎么这么可爱。”

“一开始就给我小费,后来一言不发就要请我吃死贵死贵的饭,也不问我爱吃什么,好像只想给我花钱。这样看起来分明是想包养我啊。”

“不是啊不是啊,是喜欢你才想给你花钱啊。”王夫之温柔地争辩道。

然而真正在一起后,他展现更多的不是温柔,而是霸道。

他不让我在酒吧打工了。

我说我是穷学生,不打工没法活。

他说你完全可以找别的事做。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辛苦程度,在酒吧来钱更快更多,我为什么要去做别的?”

“因为我不想你在那种地方工作!”

“呵呵,”我忍不住冷笑,“那种地方?你怎么不想想你就是在那种地方认识我的?”

“就是因为在那种地方认识你的,不想有别的男的也有那种机会认识你!”他气急败坏。

然后我们冷战了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之后,他找到我,还是气急败坏的语气,“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想包养你啊!”

我气不起来了,逗他,“那好吧,这样争吵,我也很累。就趁这次,不要继续做情侣了,被包养的关系更简单点。”

他捉摸不出我是不是认真的,眼睛突然变红,“你讲真?”

我心一下子软了,赶紧抱住他,“假的假的。”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把头重重搁在我肩膀上,“别吵架了以后。”声音委屈,像只兔子。

没办法,我把酒吧的工作辞了。

正好那个时候我快要考试,也就没继续找别的工作。闲得发慌的王夫之还经常陪我上自习。

我问他,“你到底做什么的,怎么这么有空?”

他很得意,“我是富二代啊,当然很闲。”

“那你不应该叫王夫之,你应该要叫王思聪。”

“哈哈哈。”王夫之笑得眼睛弯弯。

“你真可爱。”他夸我。

我忍不住问了,“当时一直给我小费,是看上我什么了?”

他咳嗽两声,摆出正经的样子,“没看上你什么,是觉得你像学生,想帮帮你。你知道的,有钱人就爱做善事。”

“我不知道啊,我长这么大,就你一个人对我做善事。”

他听完把腿伸到我面前,说,“抱吧抱吧,有钱人的大腿呢。”

我很乖地躺到他腿上。他像揉狗一样揉我的头发。

“我觉得我是在你递给我纸巾的时候,喜欢上你的。”

“一包纸巾就可以了?原来有钱人这么好收买。”

“嗯,你那天还俯身拍了我的背,叫我吐完早点回家。”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

“嗯……还有就是你俯身的时候,衣服领口太大,我看到你内衣了……”

……

“你这个死、变、态!”

期末考完之后,我要回家过年。那时候跟王夫之刚在一起两个多月,他黏我黏得紧,送我到火车站,眼巴巴看着我,啰嗦了一堆事。

“回去以后要每天跟我视频。”

“三餐都要吃,不要偷懒只吃两餐。”

“脾气好一点,不要跟家里人吵架。”

“冷了多穿点,在那边我反正看不到,丑一点没关系。”

“最重要是要记得想我,知道吗?”

我一直点头,点着点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王夫之大概第一次看我哭,吓得手足无措。

我抱住他,拍他的背,“我都知道的,没事了,你回去吧。”

打发他走之后,我去把票退了。推迟了一个星期,只剩无座,想想也只有十个小时,一咬牙买了。

我因为常常在外面打工晚归,所以上了大学没多久就一直是在外租房住。

退了火车票之后,我把行李放回租的房子里,欢天喜地地给王夫之打电话。

这下换王夫之哭了。

“苏世清……我爱你……”

那是王夫之第一次说爱我。

我们在我的小出租屋里愉快地度过了七天。我煮饭,他洗碗。他扫地,我拖地。我洗衣,他晒衣。他铺床,我暖床。

王夫之说,“二人世界过得,什么理想梦想都不要有了。”

“那你的理想梦想是什么啊?”我躺在他怀里难得娇嗲地问。

“也没什么特别,就是想开自己的公司。”

“那很好啊,你当老板,我来给你打工好了。这样你没意见了吧。”

“怎么会没意见,你是要当老板娘的人好吗。”

我眼睛变成星星状,拖长了声音回了个,“好。”喉咙里甜到发腥。

恋爱的酸臭味充斥了整个出租屋,很容易就让人想到天长地久。

但天长地久,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过完年,寒假回来,我进入大学最后一个学期。不再到处乱打工,想开始找个好地方正经实习。

王夫之暗地里不动声色地帮我,我假装不知道,但在单位里的日子并不好过。本来实习生干点脏活累活没什么要抱怨,但同事看我不顺眼,犯的错想方设法怪我头上,这种亏我吃不下。事情闹大,我被传成没什么本事却脾气死臭的实习生。每天上班心很累,但又要强,觉得离开就是犯怂,于是撑着。

那个时候,王夫之跟我同居了。一开始他说能吃苦,又不是没住过我的出租屋,非常自信地搬了进来。哪想到忍得了当初那七天,现在住久了,觉得哪哪儿都不顺眼。嫌厕所脏,嫌隔音差,嫌床硬,少爷脾气越来越多。

我心情好就哄他,忍他,心情不好时,两个人就冷战。都不说话,东西摔得噼里啪啦响,家里不再有酸臭味,只有乌烟瘴气。

有一天回家,发现不止王夫之在,还有个打扫的阿姨。我在单位受了气,回来看到他吊儿郎当坐在床上吃零食,一个阿姨满脸郁闷在打扫的画面,顿时发飙了。

“王夫之,你是钱太多对吧,三十平米不到的房子,你喊个阿姨回来打扫,你不嫌丢人么?”

王夫之气得跳起来,手里的零食撒了一床,“呵,我有钱我丢人!你穷得倒是好大气!”

“我穷怎么了,我自力更生,你要说我什么!”

“好一个自力更生啊,你现在的实习单位还不是我帮忙找的?”

他不提起这个还好,提起我就更火大,“谁要你帮忙?你自作多情,我不知多想离开那个鬼地方!”

王夫之瞪着我,满脸血红,“哦,是我自作多情,怎么不是呢,我多自作多情,搬到你这里来住,都是我错啊!”

“对啊,都是你错,你最大的错就是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

话一出口,我就知道不该说。果然王夫之露出受伤的表情,气得眼珠凸出来,张了好几次嘴,最后什么都没说。

我想说点什么,却见他走进房里开始收拾行李。我心一酸,像是被人扼住喉咙,说不出话来,也动弹不得。任凭王夫之拖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走出我的地方。

那天,他走了之后我才发现,原来那天刚好是我们在一起半年的日子。

在一起第一个月的时候,他送了我一条项链。什么牌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贵。所以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倾家荡产给他买了个皮夹。他大为感动,第三个月又回送了我一个超级贵的包,我收的时候手都软了。终于开口,“夫之啊,咱们纪念日也过得太频繁了吧。以后还是半年过一次好了。”他很宠溺地亲我,笑着说,“好的吧,你这个女娃娃,真是,想给你花钱还不让呢……”

现在真的到了半年的纪念日,我们之间却这样收场。我蹲在屋里大哭了一场。

哭完之后,我把实习工作辞了。反正只是想证明给那个人看,现在那个人都不在了,我撑着还有什么意义。

也快要临近毕业,索性重新搬回宿舍,专心写论文,过最后的大学生活。

王夫之不联系我,我也不去找他。好像两个人从没认识过。摘了项链下来,脖子上空空荡荡,连带着觉得心也空了,吃再多东西也塞不满。后来有次在食堂把自己吃吐了,才有种觉悟,啊,苏世清,你这是失恋了啊。原来失恋就是一种就算把自己吃吐了也觉得心是空的的感觉。

一个月之后,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问我,“是王太太吗?”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206.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