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老公是妈宝男,在婆婆挑唆下离婚,2年后他过上如此可悲生活

老公是妈宝男,在婆婆挑唆下离婚

1

“妈妈,快过来一下,这道题我不会写……”儿子大声喊道。

刚刚理顺的思路就这样被打断了,吴静有些抓狂,她无奈道:“好,就来!”

简南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翘着腿优哉游哉地看着手机,不时发出一阵愉悦的笑声,她深深叹了口气,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少爷,想要让他做些事情是指望不上的。

她耐心地为儿子讲解着题目,直到他弄懂后,才又回到电脑上继续修改图纸,下班后临时接到改图的通知,这些图纸第二天上午的会议上要用,她必须在睡觉前完成任务。

看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图纸,她焦急万分,恨不得将一切抛诸脑后,沉下心来专心工作,但儿子没有睡觉前,她没法这么做。

孩子的作业完成后,她要负责检查,错误的题目要一遍遍讲解,然后督促他收拾书包,洗漱后上床,直到这个时候,她才能静下心来做自己的事情。

她哄睡儿子,捶了捶酸痛的腰,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十点半,简南抱着手机躺在床上,玩得聚精会神。

她漠然地看了他一眼,张了张嘴,终究忍住了要说的话。说了也是白费口舌,不如省些力气。

等她忙完后,已是凌晨两点多。她伸着懒腰,走到阳台上透气,夜色正沉,月亮也被云层遮住,只从缝隙中透出稀稀落落的光,远处高楼外墙上的霓虹灯,明明灭灭,像极了她此刻的心情,矛盾复杂。

十年的婚姻,到底有着感情,取舍之间,尽是挣扎,她望向幽黑的远方,忍不住一声叹息。

第二天上午的会议如期举行,她的上司顾清江看到她黑着眼圈,面色憔悴,关切地问道:“小吴,你是不是不舒服?需不需要休息?”

她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笑道:“没事,就是昨天睡得晚了些。”

“要是太累了,这个会议你就不用参加了。”

“我真的没事,您放心吧。”她鼻子一酸,险些掉下泪来。连老顾都看出了她的异常,言辞之间俱是关切之意,而与她同床共枕的简南却视而未见,不,他根本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怎会知道现在的她身心俱疲,已经不堪重负。

图纸是她负责和甲方反复商讨后确定下来的,即使是她的直属上司老顾也只是知道大概的情况,其中的细枝末节只有她最清楚,而这个会议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便是要将这个项目最后敲定,所以她必须打足精神开完这个会。

会议结束,她感觉到一阵眩晕,便趴在桌子上想要休息一会,本以为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没想到竟然又添了胸闷气短的症状,只得向老顾请了假,打车直奔中医院。

弟弟吴铮是中医院的医生,给她把了会儿脉后,放下心来,“姐,你这就是太累了,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她无奈苦笑,她倒是想好好休息,可休息得了吗?

手头的项目虽然结束了,可老顾手里还积压着好几个,部门的同事有休产假的,有请病假的,人手不足,老顾愁得头发都白了好多,虽然他没有说出来,但她心里清楚,他是想要让她接手一部分的。

工作的事尚且能应付,但家里的情况就让她头疼了,只要她在家,儿子就喜欢黏着她,事无巨细,都要她经手。

简南的工作轻松,但他回家后,要么抱着手机,要么霸着电脑,不会帮她分担分毫,她就像一个陀螺,每天除了睡着的几个小时,一刻不停地忙碌着。

2

婆婆没住进来之前,简南算得上是一个勤劳体贴的丈夫、温和慈爱的父亲。可从前那个和谐欢乐的家在婆婆住进来后,彻底变了模样。

婆婆退休后,因为公公长期出差在外,她嫌一个人在家闷得慌,便将房子租了出去,只身来到宁城和他们住到了一起。

她刚来的时候,吴静是非常开心的。老人帮他们接送孩子,买菜做家务,一刻都没闲着,这让她一下子感觉到轻松了很多,可是渐渐地,她就开心不起来了。

因为婆婆包揽了大半的家务,简南被彻底解放出来了。之前,夫妻两人一起做家务,带孩子,苦中有乐,恩爱和睦,现在变成了她和婆婆一起做家务,带孩子,而简南变成了一个闲人,空闲的时间多了,他开始迷上了一款游戏,逐渐深陷其中,对其他的一切不闻不问。

他将照顾儿子、辅导儿子学习的事情彻底推给了吴静,还推得理直气壮:我妈已经把做饭的事情全包了,不需要你操一点心,小孩的事不就应该你来做了吗?

起初,孩子遇到不会的题去找他,他不是让他去问吴静,就是草草讲解一通,孩子表示依然不懂,他就会冲孩子发火,骂他脑袋不开窍,直到孩子哭着走开。

后来,孩子有事再也不愿意去找他了,而是越来越黏吴静,他乐得轻松,愈加沉迷在游戏里。

两人开始三天两头地吵架。时至今日,吴静依然清晰地记得他们因为这个矛盾第一次吵架时的场景,那是他们结婚以来吵得最激烈的一次。

那个周六吴静临时被通知要加班,原来计划好的幼儿园踏青活动便无法参加了,看着儿子失望的神情,她只得哄着他:“没关系,妈妈去不了,爸爸可以和你一起去啊!”

可简南因为前一晚玩游戏睡得太晚的缘故,嘴上答应得好,死活就是不肯起床,眼看着时间快要来不及了,儿子急得都快哭了,简南还是纹丝不动。

吴静怒从心生,掀开了被子想要将他拉起来,也许是扯痛了他,简南从床上跳起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了起来,谁也不甘示弱,儿子吓得在一边哇哇大哭。

吵得热火朝天的当口,出去买菜的婆婆回来了。见此情景,她皱着眉头呵斥他们:“都给我住嘴!”

弄清了争吵的原因,她铁青的脸色缓和了下来,淡淡道:“一点小事,至于吗?”

“南南昨天睡得晚,早上起不来也不怪他,我陪我大孙子去春游。”婆婆自告奋勇地将事情揽了下来。

“你们公司也是,加班非要到这个节骨眼上才通知……”吴静出门前,婆婆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

这件事情反倒成了她的不是,吴静被气得抓狂,却毫无办法。

一次次的争吵,毫无效果,却让两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深。

婆婆将简南该做的事情全部包揽了下来,在她心中,简南还是个孩子,吴静的要求未免太苛刻,事情有人做就可以了,为什么非得简南做不可?

她开始对吴静不满起来,好端端的家被她折腾得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对着吴静的时候,便没了好脸色。

再后来,吴静对简南越来越失望,不再对他抱有幻想,她默默地照管着孩子的一切,简南彻底置身事外,仿佛儿子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无数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在黑暗中凝望虚空,思考着这段婚姻的意义。

未来的路,于她而言,就像这漆黑的夜色,只有看不到尽头的绝望……

3

吴静找到老顾,想要多接手几个项目。

老顾不敢置信地看向她,惊讶得下巴快掉到了地上:“你不是说要以家庭为重,让我尽量少分点项目给你吗?”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孩子大了,我为他报了个托管班,学习的事不需要我操心了,”吴静笑着解释道,“再说我还不是想要为你分忧吗?”

老顾迟疑了一会,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事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吴静摇头,老顾的一番话,让她泪盈于眶。她假装看向别处,不让他看到她的泪水。

见她不愿多说,老顾也不再追问,将几个新项目的资料交给她,又叮嘱道:“赚钱重要,身体更重要,要是忙不过来就跟我说。”

吴静朝他鞠了一躬,发自内心地感谢道:“顾工,谢谢你!”

她从老顾的办公室落荒而逃,生怕多耽搁一秒,就会被他看出自己的狼狈。这么多年,老顾对她来说,既是恩师,也像父亲。

大学毕业后,她应聘成了老顾的助理,他将她从一个行业菜鸟培养成了如今可以独当一面的项目负责人,工资也水涨船高。

结婚生子后,她将重心放到了家庭上,跟老顾提出减少工作量,他也欣然应允。她在工作方面是何其幸运,如果家庭也能和工作一样顺心,该有多好!

只可惜没有如果。

儿子上了托管班后,变得懂事又独立,吴静着实省心不少,孩子的变化让她很欣慰,她无比庆幸自己当初的决定,如果不尝试放手,她怎么能知道孩子原来可以这么优秀?

她将更多的精力放到了工作上,家里变得前所未有的和谐,乍看之下,他们家和睦温馨,婆婆对她的态度也缓和了很多。简南玩游戏的空隙常常向吴静感慨:你看看,现在这样和和乐乐的多好!要我说你之前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妈把咱们一家三口照顾得多好,咱们要知足,知道不?

吴静的嘴角扯出一丝冷笑,她一直在等着简南清醒的一天,可他一直没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

他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母亲对他的宠溺,承担着本该由他对家庭付起的责任。他以为只要有人将他该做的事情承担了过去,就和他亲力亲为一般无二,却不知道吴静需要的是一个同甘共苦的丈夫,儿子需要的是父亲的陪伴。

他日复一日地沉浸在游戏的世界中,没有意识到吴静和孩子已经离他越来越远。

4

转眼又到了年末,吴静一年的辛苦忙碌变成了卡上的一串数字,加上之前的积蓄,差不多够付近郊一个小两居的首付。

过完年后,她平静地提出了离婚,简南和婆婆都以为她是在开玩笑。简南摸了摸她的额头:“没发烧啊,说什么胡话呢!”

吴静将他的手拨开:“我累了,不想再这么过下去了!”

“现在这样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妈辛辛苦苦地伺候你,你还不知足啊?”简南歇斯底里地咆哮道,“你这么一出一出地闹,有意思吗?”

“我们母子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你倒是说出来听听。”婆婆急得涨红了脸,不悦地追问道,“你这才消停几天啊?我还以为你转了性了,没想到还是这么任性!”

“涛涛都这么大了,你还要这么折腾干什么啊?”婆婆说着说着就流下泪来,激动之下她喘着粗气捂着胸口指责着吴静。

简南将母亲扶向卧室,转头冲着她喊道:“妈要是被你气出病来,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冷静下来后,两人谈了一夜,简南竭尽全力地挽留着她,从两人相识后的点滴说到儿子出生后的种种欢乐,往事一幕幕萦绕心头,吴静心肠一软,态度便没那么坚决了。

看到吴静似有所动,简南趁热打铁,向她保证,以后不再玩游戏,会帮她一起做家务,多陪陪她和孩子,吴静思虑再三,同意再给他一次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简南倒是很少玩游戏了。可是只要他一动手做什么事情,婆婆就将他赶到一旁,全力代劳了,弄得简南根本插不上手,而简南只要帮吴静干活,婆婆就会拉长个脸,一脸的不快。

吴静装作没看见,时不时地会使唤使唤简南,婆婆看在眼里,气在心头,明里暗里地说过几次,无奈吴静依然故我,根本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上。

为了感谢老顾一直以来对她的照顾,吴静决定在家里请老顾一家吃饭,到了约定的那天,她拉着简南一早就起了床,买菜、择菜、洗菜、切菜,忙得不亦乐乎。

婆婆刚开始不打算帮忙,后来看到儿子被吴静指挥得团团转,耷拉着脸也加入了进来。

三人齐心协力,做出了一桌丰盛的菜肴。吃饭的时候,因为老顾爱喝酒,为了不让他独酌,简南也倒了半杯陪他,吴静知道他酒量小,叮嘱他少喝一些,老顾也笑着让他随意就好。

两杯下去,简南已有了微微醉意,他不顾劝阻,接连又喝了好几杯,喝醉后,他拉着老顾的手开始诉苦,婆婆不住地向他使着眼色,他恍若未见,依旧滔滔不绝。

吴静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调色盘般精彩,都说酒后吐真言,要不是他的这次醉酒,她哪里会知道简南的心中对她有着这么多的不满?

老顾一家尴尬地匆匆告辞,吴静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送走客人的,满心想要等他酒醒后问个清楚。

由于简南喝得太多,傍晚的时候他开始痛苦地呻吟,赶至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是饮酒过量引发了胃出血。

婆婆起先还有些心虚,发生了这样的事后,她对吴静的不满终于爆发了,简南住院的几天,婆婆甚至不许她去探望。

“要是南南有什么事,我饶不了你!”婆婆红着眼睛指着她怒吼的一幕久久地回旋在她眼前。

她心灰意冷,租了间房子带着孩子从家里搬了出去。

5

简南找到吴静,期期艾艾了半天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妈说咱俩确实不太合适,也许分开对你对我都有好处……”

“那你自己是什么想法?”

“我觉得我妈说得没错,与其这么吵吵闹闹地过下去,不如分开的好。”

“既然你对我这么有意见,为什么上次我提出离婚的时候,你又不肯同意?”吴静问出心中的疑惑。

“我妈说过日子哪有不磕磕碰碰的,该忍耐的时候就要忍耐……”

吴静长吁了一口气,心中已经了然,简南就是婆婆手中的提线木偶,虽然是个成年人,但有母亲可依赖的时候,他就像没有长大的孩子,没有一点自己的主见,这样的男人,她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需要的是一个能为她和孩子遮风挡雨、可以让她们安心依靠的温暖怀抱,而这是简南给不了的。

离婚手续办得还算顺利,房子、车子、孩子婆婆一样都不肯放手,但孩子坚决要求跟着母亲。

也许是婆婆对吴静已经深恶痛绝,急切地想要跟她划清关系,最后婆婆不得不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

为数不多的存款归吴静所有,她用这笔钱再加上自己攒下的业务提成,在城郊按揭了一个小两居。

父母的离婚,让孩子仿佛在一夜之间长大,懂事得让吴静心疼,小小的人儿处处以男子汉自居,独立又勇敢。

这正是吴静想要看到的,男孩子不就要这样吗?她可不想儿子变成一个妈宝男。人生的风风雨雨终究需要他自己去经历,放手让他成长,才是真的爱他。

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但偶遇的概率还是很小。

离婚后,吴静已经快两年没有见过简南了,那天和闺蜜在市中心的商业区闲逛时,无意间一回头,恰好看见简南的母亲一脸怒色从商场里走出来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201.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