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梦见爱妻去世他失声痛哭,谁知几天后他竟亲手杀死妻子

梦见爱妻去世他失声痛哭

“老婆子,老婆子……”看着躺在床上已没有气息的老伴儿,老杨失声痛哭,她那灰白的面孔,苍白的嘴唇,紧闭的眼睛,无一不显示着,她已经离开了,永远地离开了。

“叮铃铃……”柜子上的闹钟响起,时针指在七点钟的位置,老杨猛地睁眼睛,一颗带着酸楚的泪珠滑过他那长满皱纹的脸庞,留下一路痕迹。摸了摸旁边冰冷的被子,他轻声叹气,慢慢起床,按下闹钟,然后穿好衣服,来到卫生间准备洗漱。

“起来了,快洗洗,准备吃早餐!今儿可是买了你最爱的豆浆油条。”老伴儿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传来,老杨猛地回头,真是看见了老伴儿。

“你你……”老杨看着站在眼前的人,一时竟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什么你,赶快洗洗吃饭,一会豆浆都冷了,这么大把年纪了,洗把脸都得人盯着。”老伴儿不耐烦地打掉老杨的手。

“好,好,马上洗。”老杨洗漱间,还时不时转头看着在餐桌旁摆放碗筷的老伴,露出愣头青的傻笑。原来那只是一场梦啊,她还是那样的精神气十足,还是那样的啰嗦,不过只要她还活着,在自己的身边,就够了。

“我说,你笑什么?”老伴儿见他这模样,觉得有些不对劲。

老杨只是摇摇头,便没再说话,他可不敢跟老伴儿说梦到她死了,否则耳朵又得遭殃了。现在想来,那个梦,倒做得蛮真实的,自己都有些分不清到底是真是假。

吃完早餐,看着在屋里忙活的老伴儿,老杨心里回想着梦里的情况,他梦到老伴儿检查出了肝癌晚期,医生说还剩下三个月时间,后来,后来怎么着,记忆有些模糊了。

这时,一旁忙碌的老伴儿突然开口,“明天周末,你打个电话让孩子们回家吃饭吧!”

老杨连连点头,老两口有两个孩子,一儿一女,都各自成了家,偶尔会回来吃一顿饭。他突然想起来,梦到老伴儿得肝癌后,他原本想着给孩子们打个电话,可是老伴儿硬扯着他的手,不让他告诉孩子们。

老杨急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着也是通知孩子们,哪儿能不说呢?而且医生本就不想让她知道,怕她心里有负担,哪想她自己非得刨根问底,不过知道了也好,她也能做个心理准备。

后来老伴突然就哭了起来,眼泪簌簌就往下掉,他可从没见过她那模样,急得老杨赶紧挂了正在连线中的电话。

“老头子,医生也说了,这病没法治了,你何必再给孩子们打电话,让他们添堵,你也知道他们的情况,老大这嫁了人,自己又没个工作,事事都得看夫家脸色,她能回来看看咱们就不错了,老二啊,娶媳妇,咱们连套房子都没给他准备,如今媳妇也有了身子,就他一个人挣钱,咱也不能打扰他们,也就这两三个月的时间,就咱俩好好过吧!这后头的日子,有你陪着,我也知足了。”老杨听着这话,心里不是个滋味,大女儿嫁人后,接连生了两个孩子,婆婆身体也不好,一家子上有老下有小全得她照顾着,平时叫她回家吃一顿饭都难,至于儿子,自己这辈子也没啥本事,就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工人,一辈子就挣了这样一套两居室,自儿子结婚后,或许是儿媳和老两口生活习惯不同,他们便搬了出去。若是自己有点本事,能多挣些钱,为儿女多留点财产,他们也能腾出点时间陪陪老伴儿,她这几个月也能过得快活些。

老伴儿看着老杨,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又开口说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生病了就得安安静静地养着,省得孩子们回来后吵吵闹闹的,倒不能好好休息了。况且,我走在你前面,就不用一个人孤零零的过日子,只是苦了你,我走了以后,你一个人可怎么办,如果,如果你要是遇到合适的,就找个伴儿,好好和人家过,年纪大了,总是要个知冷知热的人在身边的。”

老杨心里难受得如猫抓似的,只能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如老伴儿说得那样,挺好的,她这一辈子最害怕孤单,就连买菜都得找个人搭伴儿,若真是自己走到前面,她指不定多难受。

“喂,老头子,你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让你给孩子们打电话,你怎么还不打?”老伴儿的手在他眼前挥了挥,拉回了老杨思绪,他暗自叹了叹气,一个梦,看把自己给弄的。

“打,打,这就打。”说着,老杨拿起电话,按下了拨出键。可是,儿子说自己在加班,没时间回来,女儿又说家里婆婆身体不舒服,也来不了。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将这样的结果告诉老伴儿,孩子们都已经两个月没回家吃饭了,她天天盼着他们回来。

“孩子们怎么说的?”老伴儿走到他旁边坐下,一边摘菜一边问他。

“他们说明天回不来,下次回来前会打电话。”老杨讪讪地回答,其实后面那句是自己加上去的,只盼着能让老伴儿心里好过些。

“噢。”老伴儿沉默良久,又说道,“也好,省得我还要做一大桌饭菜,他们不来,咱俩自己吃,简单做点就行了。”

看着老伴儿失落的模样,老杨突然又记起了梦中老伴儿病后的模样,那时她正疼得厉害,双唇死死咬住枕头,老杨看着心如刀割,仿佛有很多只蚂蚁在那伤口上攀爬着。

“孩子们,有多久没回来了?”老伴儿突然开口,沙哑的声音有气无力,惨白的脸上满是汗珠。

“一个半月了吧。”老杨想了一会答到。

“我精神好点的时候,你给他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回来一趟吧,我想再给他们做顿饭,我怕,我怕往后他们就再也吃不着我做的饭了。”老伴儿看着窗外树上的一个鸟窝,大鸟正给小鸟们喂食,它飞出一趟,带些吃食回来,喂完后又再飞出去,再带回一点,然后又再飞出去,直到它的孩子们都吃饱了,它才停下来。

没两天,老伴儿精神果然好一点,便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孩子们在电话里也说会回来,可到吃饭时间又都说有事来不了,看着那一桌子的饭菜,俩人默默无语地往自己肚里咽。

“老头子,明天孩子们不回来,咱们出去转转吧。”老伴儿的声音传来,老杨看着仍然在摘菜的老伴儿有些恍惚,突然不确定什么是梦境什么是现实了。

“好,你想去哪里转转。”老杨想,幸好那只是一个梦,如今两人的身体都健健康康的,只要她想去的地方,他就陪着,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咱们就沿着当初你娶我回家的路走走吧!好多年没走过了。”说这话的时候,老伴儿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带着回忆的甜蜜,一切仿佛发生在昨天。

“好。”老杨看着老伴儿的样子,也记起了两人结婚那天的事情。

那时,老杨在面粉厂做工人,经人介绍认识了隔壁村的姑娘阿英,一来二去的,便成就了一段好姻缘。结婚的时候,老杨没有多少钱,给了阿英家彩礼后,连一件像样的衣服都买不上,阿英便自己织了件红色的毛衣,作为结婚的喜服。

正值初春时节,树枝长出了嫩绿的新芽,小草们也刚冒出土,阳光洒在身上温暖不已,他在一片嫩绿中看到了红衣的阿英,她化了淡妆,一头黑发盘在脑后,浅笑着与他对视,在亲朋友好友的吆喝声中,他将阿英抱住,然后背回了自己家,那时,他还在单位的宿舍住着,连一间属于自己的房子都没有。

看着眼前的老伴儿,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时光将她的黑发染白,老杨觉得内心满是愧疚,现在的年轻人结婚,动不动就是要钱财,要车子,要房子,可是他连一个戒指都不曾给她买过,老伴儿跟着他这么多年,也没有过一句怨言,是自己做得不够好啊,若不是那个梦,恐怕到现在都还不会想到这些吧。“明天陪老伴儿出去转转,再给她买个戒指,给她一个惊喜。’老杨心里想着。

“也不知道老二的劲椎病好些了没,前段时间还常打电话念叨着,说是对着电脑时间长了,劲椎病就犯,牵引着小手指都会发麻。”老伴儿放下手里的菜,有些担心地问着老杨。

“他要不舒服,我前边打电话的时候,他就说过了,既然没说,肯定是好了。”老杨有些负气地说道。

他又想到了梦里的事,老伴儿病得越来越严重,昏睡的时间也越来越多,有时连一口粥喝不下去,他担心她的时间不久了,便打电话给儿女,通知他们回来看看。

没想到两人回来后,先是指责了老杨一番,说是妈都病了这么久,为什么不通知他们。

其实老杨很想问他们,为什么这么久不来看看父母,为什么妈妈都做好饭了,你们却突然不回来了,但他扯了扯嘴角,还是没再说话。对于现在老伴儿而言,一分一秒都是生命在流逝,他不想把这些时间浪费在争执中。

后来,两孩子便陪着老伴儿说了会儿话,其实那时候的老伴儿多半时间是眯着眼睛听,有时候会低声问问,问外孙们怎么样,问女婿怎么样,问儿媳妇怎么样。

过了一会儿,女儿先将老杨拉到一边,给了他几百块钱,然后轻声说,“爸,你知道的,我婆婆身体不好,家里还有两个小的,我得先回去了,妈这里,你就多费心了。”老杨也不好再挽留,看着女儿开门离开。

女儿刚走,儿子又走到他面前,也拿了几百块钱给他,然后说,“爸,这些钱你拿去给我妈买点吃的吧,她想吃什么就买什么,你知道的,我媳妇儿都6个多月的身孕了,她一个人在家,我不放心,妈这身体,哎,你就多照顾一下,我过几天放假再回来。”

看着孩子们都离开了,老杨的心里五味杂陈,他走到床边,见老伴儿半睁着眼睛,直直地看着窗外,知道她心里定是不好过。

“孩子们,都忙,有我陪着你呢。”老杨其实很想说,养孩子干嘛,为他们辛辛苦苦操劳一辈子,到临了,也没个能陪在身边的,但他不能说,他不想让老伴儿再难过。

“我知道,孩子们都忙,都忙,说明他们,他们过得不错,我也就,就放心了。可是,可是你,往后一个人……”老伴儿断断续续地说道,夕阳透过窗户洒在她的脸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光,原本苍白的脸庞顿时生动起来,老杨想到了个词,叫回光返照。

不待老伴儿说完,老杨赶紧说着,“我没事,你看我身体多好,一个人也挺好的。”

“你今天怎么老发呆,不会是要得老年痴呆了吧!”老伴儿突然拍拍他的手,老杨回过神,自己怎么又想到那梦里去了。

他转头看向老伴儿,阳光就映在她的脸上,他仿佛看到了梦里的那个老伴儿,他突然害怕起来,赶紧拉着老伴儿的手。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老伴儿看着他,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随后说道,“也没发烧啊,今天怎么总是神神叨叨的。”

老杨只是自言自语地说着,“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看着老伴儿转过去的脸,老杨突然哆嗦起来,冒出一身冷汗,他把梦里的一切都想起来了。

在孩子们离开的那个晚上,老伴儿又开始犯疼,这一次痛疼得她连嘴唇都咬破了,鲜血不断地流着,老杨找了止疼药给她,可是根本不管用,最后,老伴儿喊着,“杀了我,杀了我吧!”

老杨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觉得自己一辈子总是一无是处,没给孩子们创造出好的条件,也没让老伴儿安度晚年,老伴儿那一句句杀了我,犹如刻在他的心底,不停地提醒着他,陪伴自己一生的人此时有多痛苦。

“老头子……求你,杀了我吧!”老伴儿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老杨死死地咬住牙,不停地摇头,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

“求你了……”老伴儿低声说道,嘴唇的鲜血染红了整个下巴,此时每说一句话都仿佛要拼尽全力一般。

老杨看着老伴儿痛不欲生的样子,突然拿起了旁边的枕头,放在她的脸上,用手死死地捂住。他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落在手里的枕头上,开出一朵朵绝望的花,他低声说着,“这样也好,也好。”是他杀了老伴儿,杀死了这个陪伴了他几十年的人啊,可唯有她死了才不会再痛了,不会再难过了。

老伴儿没有挣扎,没有反抗,反倒是慢慢将紧抓着被子的手松开。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老杨才将枕头拿开,看着眼前双眼紧闭的人,她微微仰着唇角,像是终于解脱了一般。老杨打来水,小心翼翼地为她擦洗,直到把她脸上所有血迹都擦干净,才坐在床边看着那早已冰冷的人,心如死灰。后来他给孩子们打了电话,他们回家后匆匆处理了老伴儿的后事,又各自继续自己的生活。只有老杨一个人还住在家里,没日没夜地思念着那个已离去的人。

“哎,你怎么在这睡着了!”老伴儿的声音传来,老杨才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靠着沙发睡着了,看着站在面前的老伴儿,他突然有些想哭,还好那只是一场梦。

“人都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我们如今和孩子们却是连顿饭都吃不上,你说,这养孩子到底是图个什么?”老杨想着梦中的事儿,便问老伴儿。

老伴儿却是低声笑着说,“当初要生孩子,不就是觉得小孩可爱么,有孩子家里也热闹,没想着让他们将来养活我们,现在他们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咱们也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行。今儿早上,隔壁的刘婶还向我抱怨,说她儿媳总是嫌她饭做的难吃,两人每天都得争吵几句,哪像咱们的日子过得那么自在安静,这样挺好!”老杨倒是能听出她的口是心非的,年龄大了,谁不想含饴弄孙,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是,这样挺好的。”老杨也低声重复着。

或许是那梦做得太真实,一整天老杨都恍恍惚惚的,直到晚上睡觉前,老伴儿依旧习惯性地问他,明天早上起吃什么。

他才突然发现,这么多年,他一直习惯着老伴儿的照顾,连一顿早餐都没为她做过,随即,便问道,“你明天想吃什么?”

老伴儿奇怪地看着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想,才说,“想吃你做的酸辣粉。”

老杨这才记起,老伴儿怀老二的时候,什么也吃不下,独独就爱酸辣粉,他就跟人学着做酸辣粉,那会儿,她每天都得吃上一碗,自从孩子出生后,他便再也没做过了。

“好,明天早上,做酸辣粉给你吃。”

老伴儿笑着说,“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哪能有什么不对劲。”老杨嘟囔着,转身睡着了。

“叮铃铃……”柜子上的闹钟响起,时针指在七点钟的位置,老杨猛地睁眼睛,伸手摸了摸旁边的被子,一片冰冷,他慢慢爬起来,突然泪眼模糊,泣不成声。

过了许久,才开口自言自语地说道,“今天得做酸辣粉。”

天亮了,梦醒了。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184.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