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分手7年穷男友转眼变高富帅,她设计勾搭却在婚礼当天发现进圈套

134c0005d315cdaed708.jpg

第一章

十月的尾巴来临之际,南方彻底脱离热气,迎来渐寒的秋天,方元就是在这样一个交替之际回到了祖国。

安云远早就叫来了车等在机场出口处,车子驶进市区后,周围的景象与方元的记忆渐渐重合起来,让他生出一种恍若隔世的错觉,明明只是离开了七年而已,为什么所有的事情都像是发生在上辈子?

唯一还鲜活明亮的,就只有她了,黎梦。

这一生他最爱的女人,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

安云远安排的住处在一片高档小区之中,设施齐全,交通便利,还有一个绿化公园供他晨跑,方元很满意。收拾过后他直奔附近的商场吃饭,等餐上桌的时候查收安云远发来的工作邮件,这次他之所以会辞了国外的工作回来,原因之一就是安云远聘请自己来帮忙管理公司,为此甚至不惜给了百分之十的股份。

与国外一样的年薪,再加百分之十的股份,工作环境又是自己的祖国,方元想不出任何理由来拒绝这样的邀请。

再说,他也该回来了。

菜肴陆续上齐,方元吃着吃着才发现自己点的有些多了,幸好今天空闲他有一个下午的休闲时光。

餐馆里不断有客人来来去去,方元在不经意地抬眸间,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他愣住了,夹到一半的菜掉在了桌上也不自知,只能呆呆地望着那背影在离他三个这位置远的地方坐下。

那人的对面是一位衣着华服的贵妇人,两人起先是低声交谈,不一会儿后言辞便激烈起来。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我老公都说要和你分手了你还缠着他,你怎么这么贱啊!”

“呵,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那分手短信分明是你发的,别想骗我,我和王先生是有真感情的!”

贵妇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道:“行,天大地大也不如你们的真感情大。你以为他真的会为了你和我离婚吗?当初可是签了婚前协议的,因为出轨离婚的话,财产就全部归我,到时候你俩就靠着爱情生活好了。”

方元坐在后面,看不清那背影此刻的表情,但也能猜到一定是非常的不好。

周围像方元这样关注着两人的客人不少,听了对话后人人都已经脑补出一场原配大战小三的年度大戏,有几位甚至拿出了手机准备偷拍,被贵妇人瞪了一眼后才收起来。贵妇人理了理头发,起身昂首阔步地离开餐馆,并朝对方泼了一杯水。

即使餐馆里的温度温暖舒适,可方元还是感受到了冷意,仿佛那杯水是泼在自己身上。

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前,抬起手替对方擦拭两颊和额前,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中呼唤出她的名字,“梦梦……”

“方元……你回来了?”

方元点点头,叫来服务员结账,然后带着黎梦回到自己的住处。

黎梦看到他住的小区时已是大吃一惊,紧接着到了他家之后,更是震惊地说不出话。这还是当年那个为了能带她去古镇旅游,而连续吃两个星期泡面的穷小子吗?

“这……是你买的房子?”

“不是,我今天才回国,这是云远临时给我找的住处。不过如果住着舒服的话,我会买下来的。”

哦,原来还不是他的房子啊,黎梦有些失望。她心里挂念着王夫人刚才说的那些话,于是连茶都没喝就匆匆走了,方元没也有挽留,反正他们总还有见面的机会。

第二章

那之后的一星期里方元都沉浸在工作中,根本没有时间去想黎梦,所以当他接到黎梦的电话时,整个人有些发懵,他没想到这个号码会有主动响起来的一天。

电话里的黎梦声音透着浓浓的疲惫,还带着一些委屈,一些忧愁,她说,方元,我们见一面吧。

语气熟稔得像是约老朋友出来谈心,方元忍不住猜测她是不是和王真爱闹掰了。

结果他猜对了,两人所谓的爱情败给了面包,那个婚前协议是真的,王先生为了让太太消气,不仅要和她分手,还把她住的房子给收回去了。

黎梦抽抽搭搭地告诉方元她有多爱王先生,而王先生又有多狠心,为了钱放弃她,还说自己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不知道要去哪儿找住的地方。

方元坐在对面,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在心里发笑,什么真爱?恐怕黎梦从一开始看上的就是王先生的钱,本来想着挤走原配自己上位,只是棋差一步,没想到他们有个婚前协议,原配又这么狠,直接把她赶了出去,她走投无路,所以就想起了自己。

这才是真相吧?

多么熟悉的套路,黎梦不知道在他身上演过多少遍,而这次自己还是没法撇下她。

“我家还有两件客房空着,不如你先来住着?放心,我绝对不是想趁虚而入,你可以先住下,然后慢慢找房子,等找到满意的再搬出去,这样不是挺好的嘛。”

黎梦犹豫了半分钟,最后点头答应,“真是麻烦你了,等我安顿下来,会好好感谢你的。”

方元笑笑,比起感谢,他更想从黎梦那里得到别的,但这事不能急,得慢慢来。

安顿好的当天,为了庆祝黎梦开始新生活,方元特地下厨做了一桌子的菜,顺便还叫了安云远过来,可惜安云远约了朋友吃饭在先,不能爽约。

黎梦知道后松了口气,方元注意到了,但什么都没说。

安云远是大学时黎梦踹了方元后交往的第一个男朋友,因为这个他俩当初还大打出手,后来安云远出国留学导致两人分手,但黎梦再也没有回来过,她男朋友一个接着一个换,对身边的方元视而不见。

哦,中间回来过一次。她怀孕了,可男方装死不认,最后是方元带着她去打胎,还在学校外面租了一个月的房子照顾她。那一个月里他们重新在一起了,但关系只维持了半年,因为黎梦又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从此富二代换成了已经成家立业的大老板。

方元那时就认清了黎梦的本质,虚荣,拜金,金钱至上,他为自己爱上这样的女人痛苦不已,于是在学校和国家的资助下出国留学,没想到反而遇见了安云远,还成了好朋友好伙伴。

所以说命运就是喜欢开玩笑。

吃饭时方元特意开了红酒,黎梦微醺的脸映着灯光特别好看,让他想起高中在操场偷偷约会时她羞红的笑容。

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第三章

秘书送来房屋买卖合同时方元手里正忙着,只好拜托黎梦替他拿一下。黎梦顺手看了文件,然后整个人惊讶地不得了,“你要买这房子?”

“是啊,当时不是说了嘛,如果住着舒服就考虑买下来。这段时间住下来,我感觉挺满意的。”

黎梦更加惊讶了,没想到方元现在是真的混得很好,她当时还以为他是为了撑面子瞎说的,早知如此当初就不断得那么干净,应该把人一直吊着才对。

不过……现在似乎也不晚,想着他对自己的一系列态度,估计是还喜欢自己的。

黎梦心里轻松了很多,但面上却露出一丝难过,“你现在是成功男士了,工作好,有房有车,人长得帅还居家,肯定有很多女人赶着要嫁给你,在国外有没有交女朋友啊?有的话什么时候见一面呗。”

方元笑笑,“在国外那几年天天忙着工作,连睡觉的时候都要挤出来,哪还有空去交女朋友,而且……”

“而且什么?”黎梦急急问道。

“而且心里还忘不了一个人。”

然后方元便不再多说,拿过笔在合同上签上大名。

黎梦看着他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就像看见了希望,眼睛都亮了。

但是下一秒她就听见方元说已经托人给她找好了房子,中档小区,离她工作的地方很近,里面也早叫人收拾干净了,立马就可以住进去。

搬走的那天黎梦精神恹恹,她忽然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怀疑起方元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到底代表了什么。如果是不爱自己了,那为什么还处处照顾她?如果是还爱,又为什么要她搬出来?难道不是应该趁着同居的机会大献殷勤,好和她重新开始吗?

方元好似没有看出黎梦的情绪,一直忙活着搬家的事,不仅把黎梦的东西都放置好,还去超市买了生活必用品,可以冷藏的食物,和一箱芦荟味的酸奶。

黎梦看到酸奶时心情好了一些,但还是恹恹。方元带她出去吃晚饭的时候终于发现了她的不高兴,小心翼翼问道:“梦梦,你怎么了?是不是怕不习惯?不用怕的,我当时一个人在国外的时候……”

“你还爱我吗?”黎梦打断他的话,将心中憋了一天的疑问道出。

方元一愣,而后呆呆地点头,“爱的,你怎么忽然问这个?”

“那你为什么要我搬出去?”

方元一下明白了黎梦的不高兴,因为这个他忐忑的心情忽然高兴起来,“因为我尊重你,我不想你因为感激而和我在一起,我给你选择的自由。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能真正生活在一起,而不仅仅是同居。”

黎梦被感动到了,她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方元对自己的感情还是和以前一样傻。

她伸出手,覆在了方元手上,温柔笑道:“我明白你的心意了,谢谢你还一如既往地爱我,我们一起努力吧。”

“嗯。”方元翻过手,与她十指相扣。

回到家的时候安云远已经在等他了,看到他春风满面的样子就头疼,抓起沙发上的靠枕扔了过去,被方元接了个满怀。

“真不知道现在这样是在帮你,还是在害你。”

“帮,绝对是在帮我。”

这话没有起到一点安慰作用,安云远重重叹气,“你真的不能忘了她吗?好好开始新的生活不行吗?”

方元苦笑,抬起手捂住自己的心脏,“云远,她永远留在这里,我忘不了。要想开始新的生活我就必须迈过这道坎,你答应过要帮我的。”

帮帮帮,安云远认命了,管他是助纣为虐还是助人为乐,只要方元坚持以及不后悔就行。

第四章

方元开始追求黎梦,每天接她上下班,有空时给她做饭,天冷了就买衣服送过去,周末没加班的话还会带她去看电影,殷勤程度直逼二十四孝男友,让安云远直翻白眼,连吐槽的力气都没有。

但方元不在意,他只要黎梦高兴就好。

黎梦能不高兴吗?方元原本就长得高大帅气,在国外磨炼了几年后整个人更是散发着一股成熟精英的荷尔蒙,引得别人频频注目。有这样一个男人宠着自己,怎么能不让人眼红,更别提她之前还因为做小三的事而被同事明嘲暗讽,现在方元的出现,简直就是啪啪啪打她们的小人脸。

一想到她们妒忌的表情,黎梦就更开心了,为了让自己也像个称职的女朋友一样,她特地去给方元送爱心午餐。

这是她第一次来方元工作的地方,一是想看看方元是否真像他表现的那样混得风生水起,二是给方元贴个有主的标签,省得被人惦记。

一下出租车她就听见轰轰轰的引擎声,安云远开着豪华跑车隆重登场,手里还搂着一个同样高调的美女。他认出了黎梦,摘下墨镜,眼神里尽是轻佻,“哟,真是好久不见了,来找方元啊?直接上去吧,他的办公室在顶层。”

黎梦小小地惊讶了下,方元混得好像比他透露得还要好。但她心里又产生了一丝苦涩和不甘,混得再好也终究是给别人打工,方元能给她的是不少,但永远不可能让她活得像安云远身边的女人一样肆意。

她怀着复杂的心情找到方元的办公室,门虚掩着,里面除了方元,还有一个女人,声音软软腻腻,连黎梦都快要被撩动了。她透过门缝看去,两人在看一份文件,方元坐在位置上,那个女人站在旁边,她看方元的眼神就像他俩刚谈恋爱时方元看自己的眼神。

这一刻黎梦忽然意识到,安云远再好也只是虚无缥缈的梦,而方元却是实实在在能掌握住的,要是给别人抢走,她可就什么都得不到了。

她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于是黎梦换上笑脸,伸手推开了门,方元一见到她就迎身上去,然后想说的话被堵在了嘴里,因为黎梦主动亲了他。

亲完后黎梦向那个女人得意地挑眉,果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和心碎。

宣誓主权完毕,两人高高兴兴吃了饭,接着方元让黎梦先回家,因为今天会加班到很晚,他舍不得让黎梦等自己。

黎梦带着一点不开心前脚刚走,安云远后脚就出现,笑得贼奸,“成功让她吃醋了?”

方元点头,神情淡然。

“你行啊,用激将法。”

“我已经等得太久了,不刺激一下她永远不会有危机感。”

夜里十一点半方元才从公司出来,本想回家早些睡觉,却在半路接到了黎梦的电话,她似乎喝醉了,一会儿嚷嚷着要见方元,一会儿又连连道歉,方元无法,只好转道去她家。

结果门一开就被黎梦抱住,方元一边扶着她,一边关上门。

“梦梦,发生什么事了?”

“阿元,你会不会不要我?今天那个女同事,她喜欢你是吧?你公司里是不是还有很多喜欢你的?那你呢?你有没有……”

“梦梦。”方元笑着打断她,抬起手轻拭黎梦带着泪痕的脸颊,“我心里只有你,其他人进不来的,你别害怕。”

黎梦从方元怀里抬起头,“那我们在一起吧?”

望着那一双带水的含情目,方元没法犹豫,他更不想拒绝。黎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笑得分外灿烂,她倾身吻住了方元。

方元呆愣片刻后反客为主,这夜,他没有回到自己家。

第五章

正式在一起后两人并没有同居,用方元的话来说他还是希望能合情合理合法的住在一起,可女人的第六感告诉黎梦这不是真正的原因,她隐隐有些不安,又不能表现得太急,只好经常找借口让方元留在她家过夜。

于是某天早上,方元先起床,在卫生间里发现了被黎梦“不小心”遗忘的验孕棒,上面两条鲜艳的红杠让他陷入了沉思。

黎梦醒来时方元已经去上班了,厨房里煲着熬好的粥,卫生间里的验孕棒也不见了,黎梦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其实她根本没怀孕,验孕棒是从一个小姐妹手里借过来的,她已经等不及了,方元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知道她怀孕后肯定会主动和她结婚的。

但是方元的反应出乎人意料,他表现得很平静,没有高兴,没有慌张,也没有提起孩子这件事,甚至在黎梦想主动提起时他还会迅速转移话题。黎梦慌了,猜想方元是不是知道自己骗了他,如果是,那他的沉默是否代表了分手的前兆?

这预感越来越强,直到有一天方元带她出去吃饭,那家餐馆是黎梦念叨了很久的法国餐厅,方元本来答应下周带她来,可现在却提前了,黎梦觉得方元是准备要给她答案了。

她确实得到了答案,藏在甜点里的戒指,突然出现的小提琴演奏,还有围观者热烈的欢呼和掌声,都让黎梦喜极而泣,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得到了真正的幸福。

尤其当她被方元抱在怀里,听方元在她耳边温柔道歉:“对不起,这些日子是不是吓着你了?我实在是太想给你一个惊喜了,所以才瞒着不说的,原谅我好不好?”

黎梦拼命点头,现在除了好,她还能说什么呢。

夜里他们躺在床上,方元从后面环住黎梦,手轻轻抚摸她的腹部,“以后我们会有一个孩子的。”

黎梦一惊:“你……都知道了?”

“嗯,我偶然碰到你的小姐妹,她说漏嘴了。”方元俯下头,蹭了蹭黎梦的后颈,“怪我,没有给你足够的安全感,你才会做出这样的傻事。”

顿了下,他又说:“如果这次是真的怀上了,其实应该算是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你以前...打过一个吧?”

黎梦听完是浑身都僵硬了,还感觉脖子后面吹来阵阵冷风,“我……对不起,那时是逼不得已的……你别生气好不好?”

“我怎么能不生气?我很生气,非常生气。”方元抱紧了黎梦,深深呼吸着属于她的气息,“所以你以后要生好多孩子来补偿我才行,知道吗?”

黎梦觉得自己又要哭出来了。

方元开始正式筹备婚礼,他拟的宾客名单里大多是黎梦的同事和朋友,剩下的黎梦也都认识,比如安云远,再比如之前的王夫人。黎梦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个女人邀请来参加婚礼,可方元却笑着说这明明是最该来参加婚礼的人。

黎梦一想也是,方元不知道比那个老头好多少,过来参加婚礼,自己就可以彻底在她面前扬眉吐气,一雪前耻了。

婚礼前一星期,方元请安云远来家里吃饭,他能在几年时间内取得今天的成就全靠安云远当初给的机会,这顿饭是专门感谢他的。

起先一切都很正常,黎梦非常乖巧地坐在方元旁边,偶尔和他们交谈一两句,努力弱化自己的存在,她担心说太多会让方元在意起过去她和安云远交往的经历,也担心自己会再次被安云远吸引,心意开始摇摆。

后来方元去厨房端最后一道菜,安云远就开始不安分了,他眼神勾勾地看着黎梦,低笑道:“没想到最后你还是选了方元,他能满足你吗?”

黎梦皱眉,“你怎么这么说话?他是你朋友,你应该尊重他的。”

“呵,他有什么资格做我朋友?要不是看他能赚钱,谁理他。”

安云远倾身凑近,语气里带着淡淡的诱惑,撩人心绪,“呐,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你要不要继续和我在一起,我保证不会亏待你,也不会让方元发现。”

黎梦吓了一跳,赶紧回头去看厨房,幸好方元还没有出来,“你别瞎说,万一被阿元听见会误会的!”

安云远笑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临走前偷偷塞给黎梦一张房卡。

方元为了能有一个不被打扰的蜜月,最近都睡在公司加班,这晚也不例外,他在给黎梦煮了一杯牛奶后便去公司了。

夜里黎梦失眠了,她想起安云远勾人的眼神,暧昧的话语,还有那天他从跑车上下来的模样,只觉得浑身燥热,然后她起身,换好衣服,拿上安云远给的房卡出门。

第六章

婚礼那天黎梦非常兴奋,镜子里的女人不仅眼睛在发光,连眉梢都带着笑意,还没等她笑够,方元就偷偷溜进了化妆室,他穿着定制的黑色西服,显得身材愈发挺拔高大,整个人精神奕奕。

他抱住黎梦,叹息道:“梦梦,你幸福吗?”

“当然幸福了,这是什么傻问题,难道你不幸福吗?”

“幸福,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

方元的拥抱持续了半分钟,又偷得香吻一枚,才悄悄离开。

不久后,黎梦挽着自己的父亲走红毯,看着站在红毯那端等待的新郎,她的笑容愈加幸福,左手被父亲拉着放入方元手中,黎梦觉得自己握住了未来。

司仪站在他们面前宣读婚礼誓词,“黎梦小姐,你愿意嫁给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黎梦说:“我愿意。”

“方元先生,你愿意娶给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

方元说:“我不愿意。”

他的拒绝透过话筒传到大堂的每一个角落,黎梦听到整个大堂瞬间安静下来,甚至连音乐都猛然停下,整个场面从喜庆的婚礼直接堕入冰窟,而黎梦觉得,似乎还会更冷一点。她不愿相信方元刚才说出的回答,她希望能马上听到方元的道歉,告诉所有人他刚才只是开了一个玩笑,然后音乐重新响起,婚礼继续。

可是方元什么都没说,只是笑着,那笑容很温柔,却异常讽刺。

“你……刚才说什么?不愿意?既然不愿意当初为什么要向我求婚?”

“因为我以为你爱我。”

“我是爱你啊。”

“爱我为什么要在答应嫁给我之后又去和别的男人开房?”

黎梦张大嘴巴,下意识地看向观众席,安云远早就不见了人影。

方元还在继续质问:“当初你做小三被人赶出来是我收留了你,我帮你找房子,替你交房租,给你做饭,甚至连你用假怀孕骗婚我都心甘情愿地上当,我那么爱你,可你就是这样来回报我的真心吗?明明连婚期都定好了,转头却和别的男人上床,黎梦,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是真的爱我吗?”

黎梦节节败退,除了否认说不出更多的回答。

方元失望极了,“事到如今还想骗我,你难道真以为我爱你爱到愿意到绿帽子?”

他抬手指向之前一直播放着他们结婚照的大屏幕,幸福的婚照此刻变成了一张张数码相片,是她去和安云远开房的那晚。

她进酒店房间的情景;她穿着浴袍,正对着床擦头发,床上一双男人的脚露出来;还有她和一个男人相拥着走出房间的侧影,右下角的日期正好是他们婚期的一周前。

所有的照片里安云远都只是被拍了身影,只有黎梦,被完完全全地暴露出来。

黎梦再蠢,这时也明白过来自己是被设计了,她忽然变得不认识方元,又或者说她从来没有认识过他。明明上一秒他才对自己说过幸福,可现在却又将她打入地狱,这就是他所谓的幸福吗?

黎梦往后退,一不小心踩到了婚纱的摆尾,差点就要摔倒,还好被方元迅速扶住,她挣扎,想要推开,奈何力气根本比拼不过,只能颤颤巍巍地问道:“这一切都是你设计的?你说的话都是假的?你回来,根本就是想要报复我对吧?”

方元微微一笑,轻不可闻地答道:“对,从你偷偷打掉我孩子的那天起,我们就没有未来了。”

他们靠得极近,方元温热的呼吸持续喷在黎梦脸上,让她感到异常寒冷。

方元放开黎梦,理了理衣襟,抬头挺胸地走出了大堂,留下一堆看尽笑话的宾客,和一个失魂落魄的黎梦。

夜里安云远敲开方元的家门,他摇了摇手里的录像机,奸笑道:“我托人录了你走后的现场,想看看吗?”

方元摇摇头,有什么好看的,无非就是痛哭,嘲讽,失控,崩溃,猜也能猜到的事情他懒得去看。

他疲惫地揉揉了眉心,对着安云远道:“你去帮我找套房子,离公司越近越好。”

“诶,你不是把这里买下了吗?”

“这房子只是诱饵,我怎么可能买下来,当时的房屋合同是我伪造的。”

“你牛。哎,也不知道黎梦那小可怜接下来要怎么办,听说连亲爸都不认她了。”

“她那房子半个月后才到期,她还有时间慢慢考虑是继续留在这里丢人,还是回老家丢人。”

方元的语气里尽是嘲讽和冷意,与当初提起黎梦时的情景相差太大,让安云远消化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略带感慨道:“以前我担心你太爱黎梦,现在我又担心你太恨黎梦,真不知道爱和恨我该站哪边好。”

方元无所谓地笑笑,他其实真不在意安云远站在哪边,因为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会徘徊不定。他爱年少时那个会因为和他牵了手而脸红,会因为一枝五块钱的玫瑰而哭泣,会因为一个浅吻而甜如蜜的黎梦,也恨现在这个被生活改变得虚荣、做作、拜金的黎梦。

他想,比起爱,他的恨应该更多一点,否则也不会耐心准备这一场盛大的骗局来叫醒黎梦。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155.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