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有健博客

一篇文章,一份收获
感叹生活不易,品人生百味。

闺蜜裸照被疯传精神恍惚,她追查背后黑手却毁了闺蜜一生

闺蜜裸照被疯传精神恍惚,她追查背后黑手却毁了闺蜜一生

313寝室里罕见的没什么人说话,4个人的寝室,4个人都在,却是没谁说话,空气里除了洗发水的香味就剩下了尴尬。

“我……去打壶水。”孙蓉蓉说着拎起暖壶出了门。

“我去自习室了,过几天那个破建模比赛,我头发都快掉光了。”白楠一抬腿从上铺直接跳了下来,学过跆拳道的人就是不一样,再加上一米七几的身高和那双大长腿,床边的梯子几乎就是个摆设。

“我想我应该,应该不会爱你……”一阵音乐声伴着白楠关门的声音响了起来。

“喂,学姐?嗯,行,我这就去。”金喜彬举着手机对镜子拢了拢头发,又冲坐在桌子前的黄鹤妍摆了摆手,也不管她看没看见,拎起包就走了。

金喜彬还没走到楼门口,一双细长的眼睛已是眯了起来,银盘一般的圆脸上挂着柔柔的笑,带着狡黠,“你不打水去了吗?你不自习去了吗?”第一句是对着孙蓉蓉说的,第二句自然是对白楠说的。

白楠两手一摊,道:“在屋呆着干啥啊?喘气儿都不敢大声儿,我去自习室了,你们呢?”白楠是东北姑娘,这一口正宗东北话,说得干脆利落。

“我也想去……可是我拎着水壶呢……”孙蓉蓉看着手里的水壶,有些为难。

“你瞅瞅你找这借口,直接就走呗,还打水,竟整那没有用的……”白楠甩了甩自己的短发,拍着孙蓉蓉的头撇嘴道。

“放水房吧,走吧。”金喜彬细长的眼睛又眯了起来,露出柔柔的笑容。

三个人这样迂回又迅速地逃离寝室,自然是因为黄鹤妍。

黄鹤妍拿到了院里的优秀学生补助,每学年四千块钱,已经喜滋滋地高兴了四五天了。

无论你说什么,她都能接上一句:“这算什么啊,我那个优秀学生补助才难呢,竞争太大了,我都震惊了。”

前几次大家还是帮着高兴的,可是时间长了,难免让人不快,逐渐也就没人再接她的话了。

三个人正各自忙着的时候,白楠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啥玩意儿?哎呀我的妈呀,真的啊?行行行,知道了,内网就能上啊?”白楠的嗓门一声比一声高,孙蓉蓉不得不一直用手指戳她。

“你干什么啊?这么大声儿。”孙蓉蓉压低声音说着,却被白楠一脸说不出是惊讶还是兴奋的表情给吓了住。

“看,上内网,快,看论坛,咱们级的论坛,快……”白楠拿出手机一边登录一边说着。

“干什么啊?有宋仲基裸照啊,把你急这样。”金喜彬笑着点击着网页,她带了电脑。

“说对一半!”白楠神秘地说了四个字,然后反转手机递给俩人。

孙蓉蓉的小嘴立马成了O字型,一张小脸唰地就红了。

“阿西……”金喜彬都忍不住爆了粗口,电脑上也刷了出来。

还真是裸照,不是宋仲基,是黄鹤妍。

“男生那边都炸了,哎呀我去,这是要疯啊……”白楠晃悠着手机说着。

三个人这一下午唯一的事业就是在议论这件事,显然,事件的传播速度,远超过她们的想象。

在回宿舍的路上,似乎每个人都在低声议论着什么,同级不同班的人也会悄悄凑过来问:“看了吗?”

不用多说,已然是心底明了。

三人回寝室的时候,在门口踌躇了好一阵子才进屋,显然黄鹤妍还不知道这件事。

几个人尴尬地坐在下铺,最后还是孙蓉蓉小声嗫喏地问了句:“妍妍,你……看校内论坛了吗?”

“没有啊,我这忙着填优秀学生的表格呢,学院说毕业时候会给出个证书放档案里呢。”黄鹤妍还是那副骄傲的样子,眼睛都没从电脑上挪开过。

“你看看呗……”孙蓉蓉再一次小声道。

“怎么了?看论坛干吗啊?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八卦和自拍,有什么好看的,我还不如看看书呢,下个月知识竞赛我还想拿奖呢……”黄鹤妍终于抬起头瞥了一眼孙蓉蓉,神情就像是老师对不知上进的学生一样惋惜。

“别整没用的了,你快看吧,出事儿了。”白楠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黄鹤妍蹙着眉百般不情愿地点进论坛,一声尖叫就这么穿透313寝室的大门冲进了走廊里。

“这谁啊?谁这么不要脸啊?我得罪你了吗?给我出来,谁,是谁,有种做,没种认吗?谁……”黄鹤妍在女寝的走廊里放声大骂着。

任谁也劝不住,大家开门探出头一看是她,索性也不关门,就站在走廊里看起了热闹。

女生们越聚越多,有穿着睡衣的、有敷着面膜的、有裹着被子的、有捧着手机的,各色模样地靠在自己房门口,悄声议论着。

显然整件事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最后连楼下的阿姨都上了来,五十几岁的寝室阿姨,扯着黄鹤妍往屋里推。

“回去回去,是啥好事儿啊?也不知道难为情……”阿姨眼神里是挡不住的嫌弃。

从那一晚起,黄鹤妍就再没现过身。

第二天系里出了通告,黄鹤妍的优秀学生补助被取消了。

第二天晚上,照片已经被封了,再找不到,但是男生们的电脑里老早就存下了种子。

对于常年纵横在网络上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种子的保存无异于和下副本刷装备一样重要,他们考试的时候从没有这种先见之明,这时候却是出奇的聪明。

大约过了一周,黄鹤妍的父母找来了学校,黄鹤妍失踪了。

“你们说,她不会自杀了吧?”白楠躺在床上扑腾一下坐了起来。

“哎呀,不能吧?平时挺开朗个人啊,可别想不开啊……”孙蓉蓉放下手里的毛绒兔子歪着头应声。

“是挺愁人的,电话也打不通。”金喜彬摇了摇头,再没人做声。

“这得什么人这么损贼啊,发人家裸照,多大仇啊得,这得是欠多少钱能这么坑她啊?”白楠一边扯着耳机线,一边嘀咕着。

黄鹤妍的电话终于能打通了,她只说是要休个病假,过段时间再回学校,那声音有气无力的样子,说不几句就挂了,此后电话就再没人接了。

313寝室里除了空了一张床位之外,日子还是照常,不远的考试就在前方,没有题库的试题也在前方,旷课扣分的成绩还在前方,学生们很快就忘记了这些事儿。

直到大约一个月之后,黄鹤妍又回来上学的时候,才又稍稍轰动了起来。

黄鹤妍原本就秀气的脸蛋更瘦了,瘦得几乎只剩下一小条,看见谁都不怎么说话,没了平日里活泼开朗的模样,整日里低着头走路,甚至不和人对视。系里的活动也再不参加,学生会也退了,不管什么课,都是坐在最后一排。

“妍妍,我们去吃饭啊?好长时间不见了,咱们吃点好的去吧。”孙蓉蓉上前拉着黄鹤妍道。

“我不去了,你们给我带回来一份吧,谢谢。”黄鹤妍说话的时候还是低着头,不肯看向孙蓉蓉。

三个人没趣地走在去食堂的路上。

“这年头怎么这么恶心?就跟当年艳照门似的,凭啥罪过都得算在女人头上啊,明明是被偷拍的……”白楠迈着大长腿气汹汹地念叨着。

“是啊,该想想办法,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金喜彬摇着头。

不久之后,内网论坛上莫名又多了一篇题目叫做《当世英雄今何在》的文章。内容是反对网络暴力,呼吁每个人都能公平公正地对待别人,追寻表象背后的真相,话里话外谈着网络暴力以及事件背后的恶意人为操作。

虽然没有明说,却是谁都看得出来,这文章在说黄鹤妍的裸照被发上网,是有人恶意为之。虽然文章不长,却是字字铿锵,激愤人心,一时间引起呼声一片,甚至有人成立了专案调查组。

黄鹤妍在这场莫名其妙的网络调查里再一次被捧到了风口浪尖,不只是学生,就连校里的老师也都知道了她。虽然大家看她的目光已经从讽刺换做了同情,甚至食堂卖麻辣烫的阿姨都会特意给她多抓两个丸子,但这仍旧让人浑身像扎满了麦芒一样难受。

黄鹤妍这一次是真的病倒了,在校医院住了近一个星期,整日里把头埋在被里,谁也不见,话也不说。无论谁来看她,说不上几句,她就要号啕着哭上一场。

专案调查组还在继续,参与的人也越来越多,就连黄鹤妍住院的照片也被发上了网,甚至有几个学姐亲自来了313做询问。

“黄鹤妍漂亮又开朗,人缘很好的,没听说有谁和她关系不好啊。”孙蓉蓉抱着她的毛绒兔子回答着。

“谁能那么干啊?再说那照片我也看了,明摆着偷拍啊,这太不好找了吧,可疑人多了去了,我哪儿猜去。”白楠一边压腿一边说着。

“事儿都出了,就是希望她赶紧好起来,这心理压力太大了,每次看她都在哭……”金喜彬仍就是那副柔柔的笑容,只是说起黄鹤妍的哭,也难免叹气。

这种调查又一次浮皮潦草地结束了,整件事还是老样子,停留在脑洞大开的猜测层面上,毫无进展。

也不知道的是谁自主自发地不停上传着黄鹤妍住院和哭泣的照片,黄鹤妍并不知道这些,她已经很久不上网了,准确地说,她现在看见电脑就觉得害怕。

可她的害怕并没能止住传言。

有人说是黄鹤妍去借了高利贷,还不上款,被人拍了裸照。

有人说是她和男朋友出去开房吵架,被男朋友发了裸照。

也有人猜测是寝室女生做的手脚,照片是从她电脑里偷的。

更有人认为她是为了想出名,自己拍的那些照片,伪装成受害者。

一时间众说纷纭,甚至翻出了黄鹤妍父母离婚的事情,以及黄鹤妍前几任男朋友的故事,莫名冒出了许多熟人和同学来各自讲述着,难辨真假。整件事情变得混乱不堪,连照片是偷拍还是自拍都说不清楚了,以至于有人私底下再一次转发起了那些照片,打着破案的幌子。

“这帮穷玩意儿,竟瞎他妈整,事儿越闹越乱。”白楠冲金喜彬摇着脑袋说。

“我也没想到……”金喜彬也摇头。

“你看妍妍,瘦得跟个竹竿似的了,真可怕……”孙蓉蓉也摇头。

那些私下里传来传去的照片,虽说是打着破案的幌子,却还是再一次造成了影响,这次的影响无疑是严重且难以挽回的。

黄鹤妍出院之后既没有回家也没有去上课,她整天地窝在寝室里,床周围被她挂上了厚厚的帘子,不接电话也不见人,三餐都是孙蓉蓉帮着去买,整个寝室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阴霾。

窗帘必须是拉上的,即便是大白天的,黄鹤妍也不允许窗帘有一丝的缝隙,门除了进出人,平日里是绝对不能开着的,甚至来人的敲门声都会让黄鹤妍睁大眼睛充满恐惧。

谁也不敢说话,更不敢谈笑,因为无论你说什么,黄鹤妍都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要么整夜整夜地不睡觉,要么成天成宿地窝在被子里,这种情况大概持续了近半个月。

学校终于出面了,叫停了所有关于这件事的调查和网络文章,一切与黄鹤妍有关的搜索都被封了。可越是如此,这些20出头的年轻人就越有干劲儿,专案调查组转向了手机客户端,有人为此特意做了一个“今日英雄”的公众号,来收集消息。

白楠早就不再说话了,能说的都说了,还说什么呢?无论你说什么,黄鹤妍一双眼睛都闪着泪花。

金喜彬整日地挂在网上,也不太说话了。

日子又这样过了三天,黄鹤妍每日躲在帘子里,你和她说话,她也不怎么理,以至于大家是在她的血从帘子上渗出来之后才发现,她自杀了。

孙蓉蓉脸色苍白地靠在白楠怀里,看着导员说不出话。她约会回来时,看见中午带回来的饭,黄鹤妍并没有吃,而帘子的边缘处都是血,滴落在床脚,顺着地砖的缝隙蜿蜒……

120哇啦哇啦地从学校开出去的时候,每个寝室的窗户上都趴满了人,所有人都目送着那辆闪着红蓝光芒的白色车辆远去。

如果可以收集此刻寝室楼里的流言压缩成文字铅印成册的话,相信那栋五层楼高的图书馆都未必放得下。

如果流言有力量,教学楼顶的避雷针大概都会被摧折;如果流言可以伤人,黄鹤妍已经死了千百次;如果流言懂得沉默是金,所有人都已下了地狱……

313寝室里空了一张床铺。

“我没想到……”金喜彬开了口。

其余两个人除了叹息,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今天晚上313寝室的窗帘终于拉了开,一弯明月挂在窗前,银白清亮。

金喜彬对着电脑无声地在哭泣着,那篇《当世英雄今何在》的文章是她发的。她只是想替黄鹤妍寻求帮助,她想维护正义,但是这样的结果是她所无法控制的。

她激起了人们维护正义的欲望,却忘了有心并不代表有力,冲动并不代表正确,同时也低估了网络的力量,那些力量的来源各不相同,明暗相间,难辨善恶。

专案调查组一夕之间就没了声息,甚至没人肯承认,自己曾经参与其中过。论坛里那篇加了精的《当世英雄今何在》也已被删了帖子,可那些闪着红色字体的标题却像刻在屏幕上一样,任谁打开论坛,恍惚都还能看得见……

来源:江有健博客,欢迎分享

原文地址:http://jiangyoujian.cn/drgs/123.html

发表看法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额 本文暂时没人评论 来添加一个吧

返回顶部